世界小事筆記 -《中國的「要害」》

 
 
 
"厲害了!你們的國";迄今,没有真正的「大國崛起」,只有「泡沫膨脹」,特徵是「後繼無力」和「成長實虚」。

世界上以積存大量「米元」作為「外匯儲備」的國家,日本、馬來西亞、泰國、南韓、台灣、中國,都經歷成敗在「米元儲備」的虛榮中,大繁榮的房地產大漲價、「貨幣幻覺」的富裕「虛擬實境」中。

米國,自二十世紀初取代沒落的「大英帝國」,成為以「米元輸出」作各國的「貨幣準備」的「米元帝國」以來,捍衛「米元」作為「戰略資產」是「米國優先」不作他論的最高原則。

米國的國家利益,就在「米元」不可被取代的戰略地位;其他的,作為國際貿易結算單位的工具,…都只是衍生的功能。

上世紀九十年代,俺在德國大學攻讀的「歐盟法域」專業之一的「經濟」、「哲學」和「公法學」,曾經在研究中指陳:「歐元」意圖在未來與「米元」作為國際流通貨幣的選項,甚至取代的可能。

俺,當時在相關著作的論文之一:「德國統一的經濟整合效應分析」中,曾經指出「歐元」是「歐洲大一統」的歷史意識和「理想主義者」的「歐洲夢」,必將面對,有朝一日,夢醒最殘酷的事實。

「歐元」以虛擬的「共同貨幣」被發行,隱藏貶值和解體的巨大風險危機;尤其挑戰「米元」作為「帝國存在」的象徵,勢必不能見容於米國坐視可能的威脅。

進入二十一世紀後,初期的「歐元區」的「國債危機」,乃至後來的「恐攻危機」、「難民危機」和「脱歐危機」,歐元的戰略價值已不足論矣!只剩歐洲的「足球夢」,這正是歐洲所剩的戰略強項,可以對比米國和中國缺席「世足賽」的「米中不足」。

術業有專攻,米國的強項在「米元」,即使米國的國債高不可攀,米國依然只有可以外推的「金融危機」而浴火再生。更有本錢,對正在作「中國夢」的「泡沫帝國」施展戰略上的「鎖喉功」。

關键,在於中國缺乏貨幣獨立的地位,對米國大量的貿易出超,却又將出超購入大量的米國政府的公債,套住自己的戰略能動空間,已動彈不得,遑論在可能的米中「貿易戰」來到時作為反制米國的武器。

畢竟,中國既想「黨國帝制」,又想得到「黨國資本主義」的發展利益,終究還是不敵老牌正統的「資本主義」米國。山寨拼正牌, ‘’厲害了!你們的國‘’;要害在於:‘’糟糕了!你們的國‘’,以「吹泡沫」自我膨脹作「中國夢」;甚至夢到「一帶一路」,想聯到「没落的西方」作終點。

「中國天皇」,大概没有「國師」提醒他,德國歷史哲學家「史賓格勒」早在一個多世紀前,即已向浮世指出「西方的沒落」,却迷信「醒來的雄獅」此一没營養的催眠鳥話。

中國的「一帶一路」,作為「中國天皇」的當代「國家神學」,以海陸兩線通向西方,實在只是拾歷史的「絲路」舊瓶,不具文明交流的創新意義,背後是中國「大泡沫」的外溢輸出和「殖民主義」。

以經濟成長的理論概言,中國式的經濟成長是「創債虛榮」;未平减「通膨率」的「負債比」是二百七十七兆國內負債,對比同期的「國民生產總值」(GDP)的七十七兆人民幣,相當於每產出一元,却投入負債三元六角。

以「打腫臉充胖子」的草民用語形容現實的困窘,可以理解,中國為何要對內和對外嚴格管控人民和發作「歐威爾式」的胡言亂語?原因在於,「民族有疾」:有「玻璃心疾」和有「痛脚疾」,踩不得也!那是自卑變自大的民族精神病態。

熱門文章

園藝生活筆記 -《二月梅》

美學史話筆記 -《“等一下,先生‧‧‧!”》

哲學人生筆記 -《在鄉愁與足跡之外!》

園藝生活筆記 -《人生的窗景;書房外的世界!》

詩人之國筆記 -《代你保管!》

法哲學筆記 -《奴性難改》

人生故事筆記 -《詩人之國的遺民》

哲學人生筆記 -《語言、困境與人生》

哲學人生筆記 -《大家錯,就是對?》

哲學人生筆記 -《那一年冬天在馬堡,等待他點亮燈!》

廣告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