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故事筆記 - 《「希望的影子」》

 
 
 
本日,七月十五日,是「外來黨國」的「蔣總統二世」,宣佈對遷佔的台灣和澎湖,解除長達三十八年又五十六天的「軍事戒嚴」的笫三十一「週年日」。

台灣人民,對這個日子,究竟是要「慶祝」,還是「紀念」?現在三十一歲以下的台灣人民的「新世代」,未曾經歷過「軍事戒嚴」下的「被佔領」和「被統治」,不太能體會被剝奪作為人應有的權利、社會不公不義的階級歧視,和失去尊嚴的苦悶。

現在的各世代,即使有對現實的不滿而抗議和抗爭此起彼落,也都不會受到「禁評」的被壓抑或被失蹤的壓迫。

自由,從來不乏敵人!台灣內部仍有不甘於失去統治特權的「舊勢力」,迎合中國「帝國主義」擴張的領土野心,絡繹於途,甘於聽訓於「中國皇帝」的「鳥話」,成為無恥的「傳聲筒」,巴望「中國皇帝」的臨幸,讓自己成為中國在台灣內部的「代理人」;言必稱「中國」的"大大英武"。

歷史總是在嘲諷當代!自甘為奴隸者,不乏其人。

俺,草民書生,迄今的人生歲月,在青年時期經歷被戒嚴統治;在被非法佔領和被軍事統治之下的台灣,「外來黨國」,對被非法佔領的土地上的「本土人」,實施違反「國際法」的「非法徵兵」。俺,當年名為被「徵兵」,服「預官役」,實為「國際法」意義上的「無國籍」的「傭兵」。

「預官役」的「傭兵」,月餉三千五百元,「排長加給」一百元;外加配給「長壽香煙」兩絛。鈔票上印有「金馬專用」;草民俺不哈草,「長壽香煙」分享「士官長」哈來哈去。

當年的外島歲月,除了「戰地戒嚴」、「第一線戒嚴」的肅殺壓抑之外;另有「總統」來前線巡視的草木皆兵的佈防演習。

今昔對照,「中國皇帝」「禁評」,也禁「被潑墨」;沒人敢自稱代表「禁評皇帝」。在台灣,「解除戒嚴」以後,想當總統的人很多,但是"被嚇到"的「在任總統」和"跑法院"的「御任總統」,將會越來越多。

幸或不幸?俺認為,自由民主是人類本能的渴望,有雜聲異議正是活力的展現,仍然是最好的政治制度。那些"頭殼在燒"的各位「總統們」,只能怪自己選前濫開「空頭支票」的政見,還說了一大堆自己既不相信,夜裡睡覺還會作噩夢的鳥話。

支持者和人民懷抱希望,卻生出失望,是很自然的!就像在陽光下找到自己的影子。習慣就好!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相關文章:

人生故事筆記 -《代表「總統」來?!》

( 2017年7月15日)

來台灣訪問的「巴拉圭總統」,以「西班牙語」推崇「蔣介石」;「譯者」略過未口譯人名。這下子,被知道「蔣介石」其人其名的信徒,非常不悅,不肯善罷甘休。這現象,也實在有些詼諧!有意思!「譯者」怎能「失神」而不「傳神」?

「金剛經」有開示:"應無所住而生其心";這句「無神」的「提醒」,不適用於宗教的信徒;否則,別信教了!信徒們,心中就是要常駐「偶像」。尤其,時代的精神正在「大破大立」,依照德國哲學家「尼采」的呼喚:"重估一切價值";因此,各教各派的信徒,顧自己的神,就像顧自己的命。深怕稍有閃失,就會「失神」。

「蔣介石」三個字,已好久沒被提起;其人已遠,年輕的世代,可能很陌生了。歷經瘋狂地「造神」而終於走上「除魅」,是社會「世俗化」的必然結果。

在歷史的和社會的對話語境中,「蔣介石」的「大名」,被轉化成「蔣公」、「尊蔣」、「去蔣」,…,「存蔣不論」的各式替代指涉,而且帶有價值的指向。這一切的發展,哲學的理解,就是回到:"「蔣介石」是人,不是神"的事實。

以前,學生時代,有「小學生」的"遠大志向"是:長大後要成為「蔣總統」;理由很多,其中之一,是可以「萬壽無疆」。還好,當時沒說取代「蔣總統」,讓自己來「當總統」。

在金門服兵役時,早點名、晚點名、有讀「國父遺教」和「蔣公遺訓」的場合,「說者」和「聽者」,每次說到和聽到「蔣總統」三個字,必須挺胸、立正站直,部隊有志一同,必須發出類似「肅然起敬」的「共振」的聲勢。否則,「輔へ」,「輔導長」隨侍在側,會要求重來,順口斥責:"還沒睡醒啊?有種,就再不甘不願,給我「試試看」!"。

「輔導長」罵兵,等於在罵在場帶兵「傳教」和「讀訓」的「主官」;軍系的內部矛盾,由此可見;「輔座」監軍,是「皇上」,「小蔣」的分身。「主官」,私下對我訴說戒慎和「自肅」之處。

那時候,「政戰系統」的「王主任」,以及「劉少康辦公室」,聲勢驚人。旗下「人馬」所到外島各駐地時,等於「蔣總統」臨幸。不過,這位「蔣總統」是「蔣介石」的兒子和「皇位接班人」,「蔣經國」。

「花木蘭」,到部隊的陣地來政戰,開口:"我們,代表「主任」來關心各位弟兄!",自身也不忘"挺胸立正",還對「帶兵官」頤指氣使。久未見「西施」的「男人場」,有「花木蘭」的「莒光日」,票房不輸「軍中情人」來唱歌勞軍。陰陽調和,可抑制陽剛暴烈。

「輔導長」自己開的「主場」,「莒光日」的活動?殘念!…看電視,就…老少一同,無望再舉,Z…Z..Z..Z…z….z..z…ZZZZ,休養生息。「輔へ」私下怪我,「死老百姓」,不認真捧場,還帶頭打呼!

殊不知,俺三更半夜去防線「查哨」,「輔へ」自己正在床上呼呼大睡。當年,在金門,我已預見「劉少康」人馬的後勢端倪;功高震主,盛極必衰。「劉少康」的「王主任」,終於被「蔣總統」空投到「南美洲」的「巴拉圭」去自肅。

「解除戒嚴」三十周年的本日,回憶往事;台灣人民的最大成就,我認為,至少是:"成為真實的自己,作為人,就是目的;其他的成就或失敗,就看台灣人民在自由的基礎上,自己的選擇"。

相關文章:

人生故事筆記 - 《趙子龍燉黑土雞》 

熱門文章

園藝生活筆記 -《二月梅》

美學史話筆記 -《“等一下,先生‧‧‧!”》

哲學人生筆記 -《在鄉愁與足跡之外!》

園藝生活筆記 -《人生的窗景;書房外的世界!》

詩人之國筆記 -《代你保管!》

法哲學筆記 -《奴性難改》

人生故事筆記 -《詩人之國的遺民》

哲學人生筆記 -《語言、困境與人生》

哲學人生筆記 -《大家錯,就是對?》

哲學人生筆記 -《那一年冬天在馬堡,等待他點亮燈!》

廣告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