哲學人生筆記 - 《「蘇格拉底」的「那隻雞」》

 
 
 
庸俗、粗陋,膚淺、…語言、動作極盡誇張,究竟有何問題?那些都是社會的浮面現象。不合理嗎?情緒取代理性,讓事實隐晦,喧曄、哭鬧、抗議、嘲諷,…咬人、踢人、流血,仇恨,這些現象從古時候就存在。

哲人「蘇格拉底」,就是一位呱噪粗俗的男人,到處找人開講,好辯,話術高明常讓對方鼻子摸一模,啞口無言,走了!没有走的,大多是年輕人,驚為「導師」,跟著、圍著,「蘇格拉底」無所不談,似乎無所不知。

在外面,他是一位有爭議的男人;外型老粗、不洗脚,不衛生;但是,年輕人為「蘇格拉底」的嘲諷浮世叫好,認為他是議會以外的「真民意」。

挑戰「秩序」,等於挑戰「既得利益」。終於,「雅典」的「城邦議會」受不了,不開心,決議:“嘲諷「雅典」的議會,誤導年輕人對「城邦」的看法。判「蘇格拉底」自己收拾自己”。

這位年輕人的「導師」,本來有機會流亡到其他的「城邦」申請「難民庇護」(Asyl)。他却認為「惡法亦法」,自甘服下「毒芹」,以成就自己的「守法」。

後人所給予「蘇格拉底」的「古典哲學家」的桂冠,究竟有何哲學意義?這個探究應該已沒有意義。

「蘇格拉底」,如果没有為自己「殉法」早死,恐怕後來的庸俗、狡猾、胡扯的「鳥事」會更加層出不已,讓愈來愈多人倒胃口。包括「蘇格拉底」的「懼內」、「厭妻」、欠某人「一隻雞」,來不及生前歸還,交待學生,記得在他死後還願。

歷史,在「蘇格拉底」時代的場景,「民粹」激情之後;俺只知道一件有關「蘇格拉底」的「鳥事」:他說:“俺只知道,俺啥麼鳥事不知道”。

不過,那隻被記得應該還給「債主」的雞,因為不是鳥而不幸成為哲學人物歷史上的「名雞」:「蘇格拉底雞」。

浮世常言:“人心不古”,意指「古意」是奢侈的期望。十六世紀的歐洲「文藝復興」,有感於經歷漫長黑暗的「中世紀」,人心愚昧、膚淺、幼维而號召浮世精神‘’回到古典‘’,「古希臘」和「古羅馬」的人文精神和「愛智慧」。於是,俺想到那隻因「蘇格拉底」而走紅的「千古名雞」。

俺,也想到:“風雨如晦,雞鳴不已”;愚味的時代,不知死活的雞。俺也只能期許自己,自足而不忘初心,也切莫疏於論述「鳥事」,穿透浮世裏表不一的假象,“慨然有澄清天下之志‘’。

熱門文章

園藝生活筆記 -《二月梅》

美學史話筆記 -《“等一下,先生‧‧‧!”》

哲學人生筆記 -《在鄉愁與足跡之外!》

園藝生活筆記 -《人生的窗景;書房外的世界!》

詩人之國筆記 -《代你保管!》

法哲學筆記 -《奴性難改》

人生故事筆記 -《詩人之國的遺民》

哲學人生筆記 -《語言、困境與人生》

哲學人生筆記 -《大家錯,就是對?》

哲學人生筆記 -《那一年冬天在馬堡,等待他點亮燈!》

廣告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