哲學人生筆記 -《歷史的「辯證哲學」》

 
 
 
「反共」,曾經是台灣在外來的「法西斯黨國」時代的「國策」;在「戒嚴令」的威逼控制下;全國的資源被依據「國家總動員法」治理;包括人民的思想、教育的方向。

當時,「黨國」的口號,就是「反共、反共、反共,…」;誰不反共就是「共匪」的「同路人」。於是,「知匪不報」和「為匪宣傳」是常被「黨國」用以捉人的「罪名」。

當年的兩位「反共」的「蔣總統」視「共匪」相關的一切如「草木皆兵」;結果,「黨國」的徒子徒孫,當今絡繹於途,媚中國,傾共匪,還回頭辱駡當年被「法西斯黨國」的「反共國策」迫害的本土台灣人是「賤民」。

許多人的人生,在「戒嚴時期」被扭曲和浪費,公道正義如何平復?無奈的本土歷史,數代人生於斯,長於此;台灣就是賴以生根茁壯的土地。

對於「外來黨國」殘留下來的各類不倫不類的「名號」,被「共匪中國」踐踏排斥和坑陷,許多人因此而悲憤、意外;不是「兩岸一家親」?“國軍共軍都是中國軍”?「一中各表」?

或者,「同表一中」?「一中共表」?「表哥在彼,表妹在此」?「維持現狀」…?許多自欺欺人的口號朗朗上口嗎?「共匪」怎麼還可以粗暴地打壓台灣?

問題,出在台灣自認善意不變,有温度的善願,以加持「中國」,却誤了强大自己的意志。以前的「反共」而視認識「共產主義」的極權專制本質的哲學經典如洪水猛獸,都被「反共國策」的「戒嚴令」所查禁和捉捕。

以致當今有不倫異象,以「反共國策」維持「外來政權」的政黨,在「解除戒嚴」後,竟然走上虛無自欺的「反台獨」以取媚中國,求倖進以分食讓利殘渣;甚至「聯共制台」;實在有夠犯賤與自嘲。

極權專制的中國,早已不是「反共黨國」洗腦下所思念的「歷史中國」和「文化中國」,而是「黨文化」掌控一切的「權力黑洞」,吞噬、吸納所有「唯心主義」所生成的價值善願。

「權力機器」的運作邏輯是「唯物辯證法」;歷史的發展是強迫任何主觀意志服從客觀規律。這也是,「共匪」的「鬥争」不離口而形成鬥争決勝的「統一」。隨著時間和客觀形勢的變化,進入下一階段的鬥爭,以取得統合。

俺攻讀「法哲學」專業,對許多「法意識」和觀念的歷史,在哲學聖殿多年的探索,「辯證哲學」早已出現在西方哲學史上的論述;同是德國人的「馬克斯」、「恩格思」的「歷史唯物主義」是以辯證哲學與「黑格爾」的「歷史唯心主義」,既聯合又批判發揚,而成就歷史哲學的「本體論」;歷史就是鬥爭前進。

「辯證哲學」,曾經在台灣被視為禁忌;「反共」而不知“為何反共”?“何以反共”?以致「法西斯黨國」的徒子徒孫竟無免疫力,而膜拜「共匪」為「祖靈」。

這種獻媚共匪中國的言行,才是對兩位「黨爺爺」「蔣總統」的最大污辱。無論是「親中」、「和中」、「媚中」都無從改變「極權中國」的機器的本質。

「中國共產黨」的上層「意識型態」來自「馬克思」和「恩格思」哲學的核心:「哲學家」是改變世界的驅動力;下層治理是取自歷史中國的江湖草莽的痞子、流氓、無癞的掠奪作風。

上下彼此,以鬥爭形成存在的浮力。這也是「中國共產黨」黨內分贓的歷任權力者都坐不安穩、食下下嚥,面容沉重,表情做作,必須隨時準備「黨內互打」的原因。

台灣人對於來自中國的打壓侵略,不必感受意外、也不必被恐嚇;先拋棄自己不切實際的媚大的幻想;拒絕那些背棄台灣主體價值,鼓吹「失敗主義」以媚中國的懦弱者。

台灣善用自身既有的戰略地位優勢,以科技強國和發展「法治國家」的「市場經濟」,堅實國防強兵、尊敬軍人對國家和土地的奉獻犧牲,成為不可被輕侮的小而強的國家。對於外患,既不求戰,也不畏戰、更不懼戰;人民永遠懷抱對優質文明小國的價值信仰;抱持「無敵國外患者國恆亡」的精神建設。

俺作為草民,書生淺見可為生育土地劬勞者,國家有難,唯有善盡草民的義務,與台灣共存亡,平日認真工作,為客户服務,愛智慧、愛家庭,鼓勵國人同胞,多讀哲學以明思路,明辨是非。

熱門文章

園藝生活筆記 -《二月梅》

美學史話筆記 -《“等一下,先生‧‧‧!”》

哲學人生筆記 -《在鄉愁與足跡之外!》

園藝生活筆記 -《人生的窗景;書房外的世界!》

詩人之國筆記 -《代你保管!》

法哲學筆記 -《奴性難改》

人生故事筆記 -《詩人之國的遺民》

哲學人生筆記 -《語言、困境與人生》

哲學人生筆記 -《大家錯,就是對?》

哲學人生筆記 -《那一年冬天在馬堡,等待他點亮燈!》

廣告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