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7月31日 星期二

哲學人生筆記 -《「態度不好」》

 
 
 
俺,迄今仍有不解:‘’態度是什麼‘’?在對立、爭執和緊張的對話場域,常聽雙方互相搶說「鳥話 」:‘’你這是什麼態度‘’?…, ‘’你這又是什麼態度‘’?…,

可見,「態度」不解的「百七」很多;俺不孤單!

但是,又浮出下一句「鳥話」:‘’你的態度不好‘’!

這就奇怪耶!既然不知‘’是什麼「態度」‘’?却又妄自下「定論」評價:‘’不好‘’!

接下來,更奇怪的「鳥話」也蹦出來了:‘’你這個人不是人‘’!

俺,聽到後,必須調高「智商」,「百七」已不夠用:‘’態度不好!人不是人!‘’。那麼,「人」與「態度不好」,究竟有何關係?‘’不是人!‘’,還需要啥麼好的「態度」?

說到底:「態度」是什麼?答案在於那個「疑問」:「什麼」?自己必須先定義:“「什麼」是「什麼」”?這個「命題」正是「表述」的困境。正如同:“人無法舉起自己”的困境。

在權力的場域,「造神運動」必須要有以一傳十,以十傳百的「百七」信徒自欺欺人,「造論」和「造勢」,一再宣傳「神話」和「神跡」。

同樣地,「議員」指責「官員」答詢的‘’態度不好‘’;或「檢察官」的「起訴書」上載明:‘’被告的犯後態度不好!‘’,都是自己不知道:“「什麼」…是…「什麼」”。

「漢語」,是缺乏精確的、圓滿的「語法邏輯」的語言;愈聽愈糊塗。平日有機會,俺隨機「觀戰」,如在法庭上的「聽案」;多聽「漢語人」的爭吵,可以察覺:“不可理喻”,只有吱吱喳喳。

「米國」和「中國」正在進行「關税」的「報復戰争」;中國的「官方發言人」批評「米國」的攻勢:“奉陪到底”,預告「漢語人」自己的結果:‘’鴨子嘴硬七月半‘’。

精選文章

哲學人生筆記 - 《「活著」》

鬥啊!爭啊!終於「到站」!活著是向死亡的存在;活著,該如何活著?為什麼活著?人生從「起站」出發,何時到站?當然,一定有「終站」! 近三年來,浮世多變;大致上,分為「鬥來鬥去」和「死去活來」兩類「活著」。 前者,爭權奪利和搶來搶去,一犬吠影,眾犬吠聲,持續一陣子後才平靜下來,逐漸地...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