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7月31日 星期二

哲學人生筆記 -《家園、天空、浮雲》

 
 
雖然服役、就業、求學和旅遊的各種緣份,去過許多地方,俺始終是戀家的;那是「絆」,與出生土地的感情聯結,於是親情、友情、愛情、草木、天空、日月、星辰和偶然飄過的浮雲,都是俺在精神上的風景聯結;一種只有自己能感受到「愛的呼唤」。

若有颱風要來,俺會關心家園、親人和朋友,同胞,祈求上蒼慈悲,能免於災損的威脅。平常,每天早起的自我要求,必然是望向窗外的天空,再祈求菩薩和祖先賢明在上,保佑國泰民安、風調雨順。這項儀式,也是俺向母親生前的承諾,不能忘記或疏忽。

日出而作,一切始於善願。雖然俺沒有皈依任何宗教,不過在德國求學時,客居天主教的修道院;多年的宗教為伴的生活,深受神父、修女、教授和「神學士」的温馨歡迎與照顅,俺始終心懷感恩和幸福。

一位德國神父鼓勵俺,自由自在地參加清晨的「彌撒」早課,這是神職人員的宗教義務,稱作「為神效勞」(Gottesdienst);也就是,超越人性與經驗的「對話」,對外或對內,說出自己的善願。

俺想到,自己的祖母和母親,在世的時候,也是每天清晨禮敬神明和祖先,唸唸有詞。神父說,那種「對話」,不分宗教,不問皈依與否,就是以自省發心來承認個人的渺小。

哲學的理解,“上帝是不可被證明的”!偉大的德國哲人「康德」,如是說。「佛祖」,也有“不可說”的偈示。於是,人只能「自己說」;說出自己在「神學」上的「存在意義」。

「老德神父」,笑著讚許俺,有宗教的慧根,在「教門」之外,過而不入,最好就順從自己的意志,流浪於哲學的荒野,反而更能自由自在。

感謝神父的尊重與成全,於是,俺的皈依寄託,在哲學、在家園、在天空、在浮雲,那是精神上的安全和自信;本質上,就是自由自在。

幾天前,「瑪莉亞」颴風對台灣非常友善,似乎知道俺有掛保險,先祈禱「瑪莉亞」能過而不入,留下雨水就好。事後之明,也確實如此,台灣各地的水庫大進補,可以紓緩夏天的用水需求。

不僅如此,颱風切過北台灣的海域之後,炎陽下的天空更清明,偶有浮雲掠過,家園的風景也呈現宏觀亮麗,也有微觀的花果採集樂趣。

精選文章

哲學人生筆記 - 《「活著」》

鬥啊!爭啊!終於「到站」!活著是向死亡的存在;活著,該如何活著?為什麼活著?人生從「起站」出發,何時到站?當然,一定有「終站」! 近三年來,浮世多變;大致上,分為「鬥來鬥去」和「死去活來」兩類「活著」。 前者,爭權奪利和搶來搶去,一犬吠影,眾犬吠聲,持續一陣子後才平靜下來,逐漸地...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