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故事筆記 -《「如果還俗成真,…」》

 
 
 
其實,這件事是神職人員心裡的「禁忌」。說來,俺有點「白目」,不該問却問了,也得到可供參考的答案。

應該說,被俺誤問的人,本來苦無機會說出心裡的鳥事,被俺歪打正著問了;於是,俺反而被當成「神父」,‘’正牌‘’的神父向俺這個‘’冒牌‘’的「神父」告解。

聽人說故事,也算好人一枚,俺就聽來聽去,心想:“爾後,凡事必須三思而行,不可被拐”。

話說多年前,俺客居德國的「修道院」,那些「老德」神職,神父、修女,神學教授或掛牌深造的神學士,對俺特別友善;看到俺東方人一枚,對異文化的好奇,也想見證「馬可波羅」的東方見聞趣事是怎麼一回鳥事;於是,有機會就找俺開講,說說笑笑。

話說,遠道來的和尚唸不同的經,彼此互相一番比手劃脚,就教了!有一位波蘭來深造的神父,外型可觀,氣質談吐和年紀,若不是在修道院而是在外面的浮世,早就被如狼似虎的「民女」佔為己有了。

有一回,難得在夜晚,在修道院外的紅塵閒逛而不巧遇到俺,兩個「外國人」,就在大學城裡漫步,也談故鄉事和修業的甘苦。俺攻續「法哲學」,神父攻讀「神學」;以往總想找哲學家俺辯經兼偷渡傅教。

那一次,神父自述:有時候,苦悶上心頭,尤其常被不知其神父身份的民女「性騷擾」!!??;當民女知道他的神父身份後,就更起勁想勾引他,想要攻破持戒的城堡。據說,民女會有有戲謔的‘’成就感‘’。

神父的困擾不是被“me too!”,而是經常苦惱,加果不是神父,該有多好!

Oh mein Gott!俺没聽錯吧!?俺的德文能力特別注意「虛擬第二式」語態的表述:“期望,或與現在的事實相反!”;也就是,如果現在是‘’凡人‘’,就可以有‘’凡人‘’的生活。換言之,神職的試煉在於自己的七情六慾的考驗;信仰的考驗才是其次的試煉。

那件鳥事,在許多年後,俺在園藝生活的實踐中,得到應證。植物,也有兩性,「雌雄異株」或「雌雄同株」;「單性花」不能結果,「兩性花」的「自花授粉」;或「人工授粉」,才能修成正果。

十多年前,俺植下一株「大果桑樹」,一直不察,這株樹只開「單性花」,不過每年「清明」前後,發出新綠色的葉芽和開出象牙白色的花朶,很賞心悦目。也就没去注意:“為何不結果?”,以為只是花期正逢「時雨」,生不逢時。

只是,俺也很納悶,種到「單性樹」,還分不清雌雄。去年八月中,俺找來本土培養出的另一品種的「大果桑樹」,是「雌雄同株」,已有開花結果的記錄。

於是,俺以「靠接法」,新技靠上老樹;竟然‘’老傢伙‘’的活力轉到新枝,二十天後就證實存活,而且,生機旺盛。今年四月「清明」,已經有結實「大果桑」,而且是豐產。

在青梅成熟,楲樹新葉轉紅的暮春;俺採果來食用;想到當年那位苦惱的神父。如果「還俗」成真,現在是否會後悔?唉!浮世,早知道……就…,却世事難料。

熱門文章

園藝生活筆記 -《二月梅》

美學史話筆記 -《“等一下,先生‧‧‧!”》

哲學人生筆記 -《在鄉愁與足跡之外!》

園藝生活筆記 -《人生的窗景;書房外的世界!》

詩人之國筆記 -《代你保管!》

法哲學筆記 -《奴性難改》

人生故事筆記 -《詩人之國的遺民》

哲學人生筆記 -《語言、困境與人生》

哲學人生筆記 -《大家錯,就是對?》

哲學人生筆記 -《那一年冬天在馬堡,等待他點亮燈!》

廣告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