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小事筆記 -《「場域」》

 
 
 
「場域」涉及風險,也就是「地利」或「地害」。或者,將自身的安全押注在特定「場域」的安全。

生活的經驗顯示,識人不清,常被熟人欺負。台灣,仍有不少人對中國懷抱不切實際的期待;有些人是文化的相近、或血緣鄉愁,或經濟利益的牽扯。在各個相關的「場域」受到欺騙和傷害仍不悔,只能被歸類為「愚癡」。

中國,迄今仍不是文明的「法治國家」,也不被歐盟、美國和日本承認為「市場經濟體」。中國,對內閉鎖和鎮壓;對外交往慣用「強拗」,以力壓人,以騙誆人。

有些商場客户,當初對俺的分析建議半信半疑,總以為自己通曉中文,說漢語,去中國經商有便捷的優勢。結果,受騙、被奪佔投資利得的案例屢見。在中國的場域,又得不到實質的公平保障,最後心力憔悴地回到台灣,才敢大吐苦水。但是為時已晚。

也曾有童年鄰居,父親是反共的「黨國權貴」,有被統戰的階段利用價值;自米國學業後,‘’回歸‘’中國,替老子向廣大的中國人民贖罪認錯;才一年多就回到台灣,向俺訴說:“悶死了!老爸反共是先見之明;還是在台灣自在”。俺笑他:“老子反共,兒子投共,正負扯平,台灣無辜”。

中國,在貿易交往上,是一個不可信任的對像,歐美文化強調:競爭必須有可預期的公開透明的公平規則,服膺此條件的「公平兢爭者」,被視為「可敬的」對手。但是,與中國交手,總被要求必須先承認中國預設的「前提」;如此,形同陷入中國的場域,已無空間可以迴轉。

就以中國操作,‘’取消‘’台灣的「台中市」主辦「第一屆東亞青年運動會」的資格而言,後見之明,其「委員會」成員的組成,絕對多數是中國的「同路人」。

台灣涉身其中,如同孤軍涉險,難有‘’盟友‘’可應援,只是被利用的或被剝削的「冤大頭」;兔子探訪狼穴,不知死活。

如今,台灣被中國霸凌和‘’奪權‘’,只是許多相似的案例之一。米國的「川普總統」正在對中國的「關税戰」上「以戰逼戰」,正是受夠了,也看穿中國的拗蠻和欺騙的本質。

隔海觀戰,「米國警長」Uncle Sam,連續拋出套索絞殺「牆國惡龍」,平常受盡中國鳥氣的台灣人,謙虛地承認,愈看愈過瘾,有幸災樂禍的「小國心情」,是正常的。

浮世行走,多與人為善,但是不應該不符市場行規:羊入虎口,自找死路。

熱門文章

園藝生活筆記 -《二月梅》

美學史話筆記 -《“等一下,先生‧‧‧!”》

哲學人生筆記 -《在鄉愁與足跡之外!》

園藝生活筆記 -《人生的窗景;書房外的世界!》

詩人之國筆記 -《代你保管!》

法哲學筆記 -《奴性難改》

人生故事筆記 -《詩人之國的遺民》

哲學人生筆記 -《語言、困境與人生》

哲學人生筆記 -《大家錯,就是對?》

哲學人生筆記 -《那一年冬天在馬堡,等待他點亮燈!》

廣告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