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7月31日 星期二

哲學人生筆記 - 《「怪自己」的精神病理》

 
 
怪東怪西,就是不怪自己;「怨天尤人」,都是人性的自保本能。

在論述自由的本義時,自由是人性,人性却有逃避自由的可能。自由是一切價值的基礎;精簡地指陳,‘’自由就是選擇‘’;人唯有享有選擇的權利和能力,才是「自由人」。

現實的情況,仍有許多人享有自由却恐懼選擇,寧可放棄自由,害怕承擔選擇的責任。這樣的人是「精神上的侏儒」。

在「皇權」專制的時代,皇帝以下的奴才不敢有自由,天威難測,隨時得向皇帝自責:“奴才該死!臣知罪!”,以平息皇威怒火。

不自由的人,是被外部的某種力量的邏輯所控制,失去精神上的自由和思想上的獨立。在中國野蠻又醜陋地剝奪台灣的「台中市」主辦首屆「東亞青年運動會」的權利後,在台灣內部已引起民心的波瀾反應。

中國長期以來以力拗人,壓迫異己,表現出「羡憎交織」(Ressentiment)的國家病態,固然源自「極權國家」的強權意志作祟,而對台灣深懷敵意,却又有難以併吞台灣的挫折感。

但是,台灣內部的民情另有怪異的反應,是一種精神病理上的「奴隸心態」,隨時服從強權的邏輯,永遠活在唯恐觸怒強權的恐懼中,而先審查自己。只要有壓迫的勢力出現,必然先「怪自己」。奴隸的可悲,在於没有自由;更可悲地,在於自己放棄成為主人的意志。

精選文章

哲學人生筆記 - 《「活著」》

鬥啊!爭啊!終於「到站」!活著是向死亡的存在;活著,該如何活著?為什麼活著?人生從「起站」出發,何時到站?當然,一定有「終站」! 近三年來,浮世多變;大致上,分為「鬥來鬥去」和「死去活來」兩類「活著」。 前者,爭權奪利和搶來搶去,一犬吠影,眾犬吠聲,持續一陣子後才平靜下來,逐漸地...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