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哲學筆記 - 《「人治」的危險》

 
 
有一位「前總統」,在「黨主席」任內對多件「黨產」的出售處理,涉嫌觸犯多案的「特別背信罪」、「侵佔罪」、「洗錢罪」,被代表「國家法權」的「檢察官」(Staatsanwalt)提起控訴。

這些罪名,涉及觸犯「證券交易法」、「洗錢防治法」、「刑法」的罪責。其中「特別背信罪」,所涉及之「背信」,有何‘’特別‘’?「背信」,所規範之對象,在於受委任的一般「經理人」或「受僱人」。

本案的「涉嫌人」是對外代表政黨組織的「黨主席」,所監管和處分的黨產,屬於股份公開發行上市的公司,其權力之大,概括承受照顧「公眾法益」的重大責任而不同於‘’凡人‘’,確屬“特別”。

就「證券交易法」 的規定,刑責不輕,依法而論,恐遭「一罪一罰」。然而,以往的類似案例顯示,訴訟的程序冗長,尤其對於「證據力」的檢驗,「被告」仍有抗辯的可期待的和可著力的空間。該事屬「特別法」的專業;非一般人所易於理解;以致訴訟時程有拖延多年而未決的可能。

在「本案」,尤其被告是「前總統」、「政黨前主席」,政治的‘’身分屬性‘’涉及法律論罪;戰場似乎在法律,實則仍難免有政治的攻防。草民觀案,俺之視角,在於「人治」的危險,足堪企業中人在議事程序管理上和決策上的警惕。

對「剛性政黨」的治理,議事之決策程序,必須符合法治的、民主的和正當的,由下而上的「程序正義」。這也是普遍適用於所有組織的原則。若反其道而行,採由上而下的決策,必然引來官僚下層的唯命是從和不敢承擔責任,甚至必須凡事佈防以自保。

本案的決議事實是,「威權性格」的人物獨裁自誤,以致由上而下的「指令式」的決策;「黨主席」以個人的偏好意向而專斷自決,即使不合常理的交易也逕自決行;牴觸法律也不以為意。

「威權性格」,容易使「權力者」陷溺在專斷的自誤情境,所犯的決策錯誤必然不會是單一事件,而是多案併發;性格使然。歷史上的皇權專制時代,稍微有自覺的皇帝,會以「懼」來自我警戒;若有錯誤,下「罪己詔」,自咎“萬方有罪在朕躬”。

然而,即使皇上英明,還是「人治」;何況,歷史上,皇帝大多是無能的昏君。決策的正當和防弊,必然不如民主和法治時代的「內部控制」和「外部監督」。

熱門文章

園藝生活筆記 -《二月梅》

美學史話筆記 -《“等一下,先生‧‧‧!”》

哲學人生筆記 -《在鄉愁與足跡之外!》

園藝生活筆記 -《人生的窗景;書房外的世界!》

詩人之國筆記 -《代你保管!》

法哲學筆記 -《奴性難改》

人生故事筆記 -《詩人之國的遺民》

哲學人生筆記 -《語言、困境與人生》

哲學人生筆記 -《大家錯,就是對?》

哲學人生筆記 -《那一年冬天在馬堡,等待他點亮燈!》

廣告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