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7月31日 星期二

哲學人生筆記 -《末代王朝「學姐是誰?」記事》

 
 
 
「戊戍」年,農小六月,炎陽赤灼,「大暑」逼近;天下人心多染「熱邪」,火氣正冒,到處找「敵人」。

俺「聖國」朝野,大內、府中,老少世代,奴才、走卒,五蘊中燒,「變態」鳥事多不可勝數。

聖國前後皇上,男女有別;「天龍朝龍皇」下野之後,衰人走衰運。「地虎朝」檢察有司連下三道「起訴金牌」;控其兼行商賈,賤價大拍賣,致「保皇黨」所強佔之「國產」被「特別背信」,中飽「龍皇」之特定奸商友人,以成其欺世盗名之「假聖人」虛名。

「金牌」既已下,「龍皇」惶恐已極;各路「奶媽」不捨,亦憤慨至極。世道充斥「起而迎戰」,「俺將再起」之耳語傳聞。已有奸商回饋捐輸;當是奉聖國之外患「天朝中國」之指示而行。蓋「天朝中國」自認已非昔日「吴下阿蒙」,亟欲介入俺聖國之內戰。

當朝「地虎女皇」登基二年有餘,改革鳥事仍在途中;雞飛狗跳,引來各路反動勢力疾呼:“不可動俺!”;可見,變法革新不易。唯改革艱難,更見浮世蔽端叢生糾結。然「反改革」之聲浪愈高,支持改革之進步力量,亦更加壯大,隱伏於民間,於關鍵時機湧然而出。

書生草民,静觀浮世之變易法別,歷史乃辯證前進。「天龍龍皇」以偽裝而奪天下熟女奶媽之五魂六魄。昔日,每聞「龍皇」將至,魂不守舍吱吱叫,拋夫棄子奔走相告;書生草民亦曾受熟女友人脅迫,不得評「龍皇」之「偽」。

嗚呼!浮世精神錯亂,現象更迭,隨人而轉,竟是「五蘊中邪」。「龍皇」過氣矣! Er ist passé !無望再舉,失望傷心帶走一代熟女奶媽之癡心。傷心矣!唉!謝謝收看!

然,瘋狂癡呆亦見於聖國「京畿」近期發生之「鳥事」,世道有傳:“「學姐」出没!”;“Who is 「學姐」”?乃各路‘’無三小路用‘’之學子為之造神,以「聖國維娜斯」稱之。

從前代「志玲姐姐」泡沫後,江山代有「女神」出,以慰安「腎上腺」阻塞而「性焦慮」之男丁學子。淡季,幸有「日出國」之「波多野結衣」(はたの ゆい)上場代打 。「學姐」者,奶媽之於幼童之安撫者。學子喊:“學姐”,乃索奶以求塞奶也。

書生草民,為天下之「學姐」憂,下場難逃始亂終棄,出於「莫名」,跌於「其妙」;用後即棄,尤應防其主子之以人充其「工具」之邪。

「學姐」,曾西學於番邦「英吉利」,何需於道上為主子「拭汗水」?

「汗水」者,個人之私密分泌現象也;在公共領域,豈勞女人代男人拭之?尤其,女人主動為男人效勞,「男尊女卑」何其不倫亦不堪?「學姐」恐必須防「後宫之禍」。僅以此觀之,令人不值,「學姐」何必以「小宫女」自居?學有專長自有大用,浮世可嘆鳥事之一,‘’鳳凰棲雞籠‘’也。

精選文章

哲學人生筆記 - 《「活著」》

鬥啊!爭啊!終於「到站」!活著是向死亡的存在;活著,該如何活著?為什麼活著?人生從「起站」出發,何時到站?當然,一定有「終站」! 近三年來,浮世多變;大致上,分為「鬥來鬥去」和「死去活來」兩類「活著」。 前者,爭權奪利和搶來搶去,一犬吠影,眾犬吠聲,持續一陣子後才平靜下來,逐漸地...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