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8月31日 星期五

哲學人生筆記 - 《「秋收的幸福感」》

 
 
「白露」已不遠,在九月八日;最近多雨,「南台灣」陷於水患。「北台灣」,夜裡的氣温,已不再讓俺感到難受,可以自然眠到天亮。 

除了人溺己溺的「絆」,不捨南部的鄉親和朋友受溺受苦;其他的公私領域,還算順利,身體健康,「幸福感」就愈來愈強。可以說,慈悲没有敵人,放下没有煩惱。

還記得一個多月前,俺受「熱邪」之苦;當時浮現想像,夏天是「水深火熱」的季節,今年只要近「白露」就會有諸事順利的愉悅。人生浮世遊,隨著年紀增長,人生近老,也能有「與時俱轉」的理解;心情就是人的「營收」,就像企業的「經營」,先求生存,次求發展。

「心情曲線」,如同「營收曲線」,是呈現「拋物線」,既是「形」也是「型」,更是「趨勢」;每年週而復始,一年又一年;曲線與時間同步推移而有短期、中期和長期構成的「型態」。

浮世人生的真實,就是有生就有死;生命有起有落,「山峰」和「谷底」交錯,中間就是「波狀」。時間與動能耗盡時,就是「趨勢」的「反轉點」。

曾經,俺研究數學的「碎形理論」,應用「微分幾何」和「偏微分方程」來推導「經濟模型」;得到的結論,不得不感嘆「數學的純美」。

如果人生浮世也可以用數學來解釋該多好!然而,「業師」提醒俺:“幸好,我們活在哲學的世界,以哲學來理解、分析和批判世界;「數學的純美」就是客觀的規律”。

攻讀哲學,在「潜意識」裡,總會想到冰冷的哲學聖殿上存在偉大的德國哲人「康德」所指陳的「純粹理性」,而陷入不食人間烴火的語境;經常我思我在,却不知所云。

即使如此「自以為是」,俺依然信仰:尊重客觀規律的存在,不以主觀意志而改變;正如花開花謝,緣起緣滅;每年到了秋天,雜樹林中的果樹就自然地有果實可以採收。然而,在去年秋收之後,俺還不確定來年是否風調雨順,可以期待來年豐收?

至此,俺見到果實漸熟,豐碩的風景就在眼前,不得不心有感恩和相信「自然律」就是「數學的純美」;「自然」就是「純粹理性」。秋收的季節裡,思想上,能理解客觀存在的規律,也是一種「幸福感」。

2018年8月30日 星期四

人生故事筆記 - 《種「酪梨」,想到「馬鈴薯」》

 
 
 
「酩梨」的學名:‘’Persea americana‘’,是「樟科」的植物;原產地在中美洲的「墨西哥」南部,到南美洲的「秘魯」地區。說到「秘魯」,就想到「馬鈴薯」的原產地和「印第安人」的主食;由「西班牙人」帶回歐洲。

「酪梨」與「馬鈴薯」,前者結在樹上,後者長在土裡;兩者的外型都有些土氣,但是都富含營養成份。「酪梨」被喻為「植物奶油」,在歐美地區是被「營養師」推薦的水果,也可作料理的食材。「馬鈴薯」,富含「澱粉」,曾經拯救歐洲人於「大饑荒」的歲月;至今,德國人仍然以「馬鈴薯」為主食。

俺客居在「修道院」期間,吃「馬鈴薯」的密集程度到頭大不已,負責料理三餐的「修女嬤嬤」,見到俺來取食物,就笑著說:‘’抱歉!又是您最怕的「馬鈴薯」;但是,歐洲人曾經餓怕了!感謝上帝!「馬鈴薯」救了我們的祖先‘’。

當時,俺有些「罪惡感」,自己內咎少了「同理心」;却也因此而略知不同的民族各有不同的「主食情結」和農作物的「文化史」典故。

俺對「馬鈴薯」没有成見;只要有料理的創意,「馬鈴薯」也可以被做出美食。迄今,在歐美地區,「馬鈴薯」的食物出路,最有名的,就是「炸暮條」或「薯餅」、「薯泥」。

俺曾經入「庖廚」,客席大廚,教過「修女嬤嬷」燉「馬鈴嘗紅燒肉」、「咖哩雞丁馬鈴薯」或「磨菇醬汁馬鈴薯」;奈何「修道院」內香氣洋溢;「主食革命」引來「神學士」大動凡心食慾,入不敷出,反而有違清修寡慾的戒律;最後被「院長嬷嬷」謝謝指教。「神學士」都不無遺憾。

主要,還是德國人自豪是「會思想的民族」,不重口腹之慾。也因此,俺還是得面對每天清淡的「水煮馬鈴薯」充饑的殘酷現實。至今,看到「馬鈴薯」就回想到那段OMG歲月。

俺發現,「酪梨」在台灣被推廣作為營養豐富的料理食材。今年,為了取出碩大的種核來培植「實生苗」,作為嫁接用的「砧木」,吃過多次「酪梨」;口感略為平淡而想到曾經頭大的「馬鈴薯」,二者都有平凡而實用的營養價值。

2018年8月29日 星期三

詩人之國筆記 - 《「給你逮捕!」》

 
 
 
一陣混亂/ 
吱吱喳喳/ 
哀爸叫母/ 
警察,氣呼呼!/ 
草民,氣噗噗!/ 
「警方依法」,‘’給你逮捕!‘’/ 
「警察」說,「草民」說/ 
對方不對!/ 
誰逮捕誰?/ 
逮捕,總有人不法/ 
「給逮捕」?或「不給逮捕」?/ 
「語法」的「位格」,容易被誤解/ 
法律用語,必須正確!/ 

- 《大家來學好「法律語法」!》-

詩人之國筆記 - 《「火氣」》

 
 
 
那一天,…/ 
「天公」,傷心大哭/ 
終於,淚水傾倒/ 
大雨下不停,…/ 
積水不退,淹水了!/ 
澆熄夏末的炎熱/ 
暑氣漸漸消了!/ 
火氣,却冒上來了! 
總統,下水也被燙傷/ 
災民,最偉大了!/ 
無所不罵/ 
世界多所虧欠!/ 
對不起喔!/ 
自己無責?/ 
超抽地下水/ 
濫墾、濫伐、濫挖、濫植/ 
與河爭地/ 
天公痛哭,土地公接淚/ 
一次收回土地/ 
誰來都枉然/ 
淹水冒大火/ 
只會發火又冒火/ 
天地不可思議/ 
奇怪嗎?/ 
不!天災出人禍,不奇怪!/ 
天地示警,不可欺!/ 

- 《水火不容,必要時,水火同源》-

哲學人生筆記 - 《「國王與人馬」》

 
 
 
 
 
「納粹德國」(NS Deutschland)的崛起,有一項特徵,就是建立「武裝黨衛軍」(Waffen - SS);以武裝力量作為衛黨和奪權的「建制力量」。「海恩利希.希姆萊」(Heinrich Luitpold Himmler) ,被「阿道夫.希特勒」(Adolf Hitler)交待,完善和指揮「黨衛軍」的建制認同力量。

德國青年,加入「黨衛軍」的條件嚴格,除了認同「納粹神學」,還包括人種和血統的純粹,外型和體格;甚至,以金髮碧眼為必要的播種條件。尤其,「祖先」不可雜染「猶太人」的血統;也可以說,「黨衛軍」是極端「種族主義」、「雅利安人至上」的「反動產物」。

「納粹黨」奪下政權後,「武裝黨衛軍」(Waffen - SS)更是「第三帝國」建制的「帝國國防軍」之外的「第二武裝力量」;跟著「帝國國防軍」的攻城掠地征旅,所到之地,清巢「帝國敵人」,搜捕「納粹黨」務必消滅的"多餘的人口",例如,在東歐戰區裡,古老城市「猶太區」的「猶太人」。

「黨衛軍」,既然是捍衛「納粹黨」的利益,而且是以「我的元首」(Mein Führer)為尊,必須效忠「黨國」的「元首」(Der Führer ) ,「阿道夫.希特勒」絕對唯一的地位。「海恩利希.希姆萊」,對「黨衛軍」的成員立下「絕對主義」的信念:“忠誠就是美德”,將認同的選擇視為道德高下的問題。

這是近代歷史上,「極權主義」的力量禍害世界和平,危害人權的典型。其他「極權主義」國家的「政黨」,也普遍地學習和模仿「納粹黨」,建立私有的「黨軍」;本質上,絕對效忠「黨國」的「元首」。

有了武裝的「建制力量」,有利於奪取和鞏固「黨政權」。對不同年齡的群眾人口;「納粹黨」還建制「希特勒青年團」(Hitler-Jugend,HJ)。

在台灣的民主鞏固和深化階段;有「無黨籍」的候選人,發行「認同卡」以圈養忠誠的「子弟兵」;類似「家父長式」的「臣妾家奴」,或「封建時代」的「國王人馬」的回潮。其他各派系、個人兵馬的攻伐征戰,火力交織,正在開展。

可惜!俺未見「公共政策」的辯論,選民也大多無意知悉。所見,多只有以力壓人,未見以理服人。俺在世道旁觀:時代的精神,是有些無奈的凄涼感。

《圖片來源:Wikimedia;「納粹黨衛軍」指揮官Heinrich Luitpold Himmler (1900年10月7日~1945年5月23日) ,在閱兵時的宣誓效忠儀式。》

詩人之國筆記 - 《「七月半」》

 
 
 
在路線上,迷路/ 
方向,東西南北/ 
没事!没事!/ 
反正,來騙的/ 
自己先迷路/ 
亂了步伐/ 
老賊,不退/ 
小賊,生氣/ 
賊,彼此不爽/ 
你,來亂的!/ 
他,來騙的!/ 
我,來譙的!/ 
Crazy! 你們亂好騙的!/ 
騙子,從被‘’認同‘’開始/ 
被騙之後,來到「七月半」/ 
「持卡」,來拜一拜喔!/ 

-《「認同卡」》-

哲學人生筆記 - 《「認同卡」》

「認同卡」,未必僅是一張卡,肢體動作和服式,臂章、用語也都是。「認同卡」是「造神」的前奏,集眾人的注意於專一。

德國「納粹黨」推行「國家社會主義」,一套國家與民族的「政治神學」,其中的「神」呼之而出。當「阿道夫.希特勒」(Adolf Hilter)出場時,底下的信眾該如何表態?

僅用熱情呼喊其名,是不夠敬愛「人造神」的;還需要高舉右手四十五度向上,五指合併的手掌,行「阿道夫.希特勒敬禮」(Begrüßung Adolf Hitler),呼喊:“神聖的希特勒!”(Heil Hilter!),或‘’「我的元首萬歲!」(Heil, mein Führer!)。

認同者,普遍地,穿上棕色或黑色的「納粹制服」,配上「十字銁」的臂章;有夠投入的認同。當時,這些認同的圖騰、手式;到了現在,進化出來的「人造神」,以「晶片卡」和「儲值」內建,販賣給認同者。

作為「自由人」,應該認同的對象,是辯證出來的真理和價值,捍衛作為人的自由和尊嚴,不作「人造神」的工具;內建成為自己的信仰;有自由的精神和獨立的思想。不同於信仰宗教的信衆,必須供養師父和教祖,還得下跪膜拜「人造神」,口喊:“感恩”。

如何啟蒙信奉「人造神」的愚味信眾?「個人崇拜」,一直是時代的「精神障礙」問題。困難之處,在於人的「心智」最難開啟。有救嗎?有!需要漫長的時間,但是效果不彰!有聽過:“愈老愈糊塗”的寫實嗎?

哲學人生筆記 - 《「夏秋交替」》

 
 
 
八月七日,「立秋」;八月二十三日,「處暑」。前後兩個「節氣」的間距共兩週;俺每年夏天深受「熱邪」的苦惱,就在等待這段「天時」。

這個「時節」,有什麼特徵呢?暑氣「熱邪」的勢漸弱,而秋意「風邪」的勢漸強。‘’秋風起兮雲飛揚‘’,正是寫實的季節風景。夜裡,書房窗外,傳來風鈴叮叮噹噹,似乎在提醒俺:“秋天回來矣!”。

以身體的承受作實證,尤其在本日,「處暑」節氣的「前一日」,俺在中午日正當中,走在路上,陽光灼熱;但是,早出晚歸却有感受涼意。也就是,身體感受的溫差漸大,皮膚容易流失水份而有乾燥感。

在季節更迭的意義上,是夏秋的季節正式交替而有重叠,就是夏季在「處暑」節氣進入潛伏而秋天上場。「處暑」過後,再過兩週的九月八日,是「白露」節氣,「芸香科」果樹的「柚子」在此時開始採收,放到「中秋節」的風味最好。同一期間,漸漸地,「中秋節」的氣氛漸濃。

俺的園藝生活經驗,「處暑」開始,若有下雨,則每下一陣雨後,就感到一陣涼意。夏天的「熱邪」正式收斂了,身心的感覺當然日漸輕鬆。不過,俺必須注意,秋天也是好發「過敏症候群」的季節。

哲學人生筆記 - 《「背叛」》

網路搜尋引擎企業Google,被傳出正在設計適用於「極權中國」市場的搜尋引擎;如果成真,Google企業得到中國政府的市場准入;意味著,自己將放棄長期以來對核心價值「不作惡」的信仰。

以前,認同這項企業核心價值的Google員工,目前已經為此而焦慮不安,有上千名員工聯名請願,希望企業的主管高層能再次公開地確認,不會背棄原來的核心價值。也就是,Google企業不會背棄員工的信仰初衷。

現實的情況進展,企業主管高層的態度是不置可否,也不公開地向員工釋疑。這項案例,類似「哥蕯克人」對族群傳統的驕傲自豪,却被高層領導人暗中背叛,與惡勢力達成尋利的交易。

Google的品牌口碑,世界有名,建立不易;若為了得到中國市場的准入而向「極權中國」妥協,企業將自毁形象和將自貶身價,淪為只是許多庸俗的市場逐利者之一。

―――――――

相關文章:

美學印象筆記- 《「哥蕯克人」的祖國認同與命運》

2011年7月11日

這是一幅由俄羅斯偉大的現實主義畫家伊​里亞‧葉菲莫維奇‧列賓(ИльЯ ЕфИМОВИЧ РеПИН , 1844 ~ 1930年)在1891年所作的世界名畫《查波羅什人給土耳其蘇丹回信》。

它引起了我的注意,是在多年以前,我閱讀前蘇聯作家米哈伊爾‧亞歷山大羅維奇‧蕭洛霍夫《Михаи́л Алекса́ндрович Шо́лохов;生於1905年 ~ 卒於1984年;1965年諾貝爾文學獎得主》的名著《靜靜的頓河》(Тихий Дон)時;對於書中的人物哥薩克青年葛利高里(Gregor Melekhov)和阿克西尼亞(Aksinia),以及他們的族群在帝俄時期徬徨於祖國認同和族群命運的選擇,而讓我對於哥薩克人有了同情與理解。

哥薩克人(Каза́ки́)不被承認是俄羅斯廣闊領土上多元民族的一個民族,而是被標誌為具有特殊文化傳統的自治族群組織。他們的祖先是源於十三世紀時逃避蒙古人西征的斯拉夫難民族群;後來,在帝俄時期,又加入了城市貧民和不願當奴隸的農人。

這些不同原因的落難族群逐漸匯流;大多數人定居在俄羅斯南部和東歐烏克蘭的平原大地上;而這裡是屬於頓河(Дон)、第聶伯河(Днепр)和伏爾佳河(Волга)的流域。

在歷史上,他們被稱為哥薩克人(Каза́ки́);在帝俄時代,沙皇祭出大斯拉夫民族主義收買了哥薩克人的上層領導人,鼓勵哥薩克人為帝俄領土的擴張而奮鬥。從此,在俄羅斯的歷史上,哥薩克人淪為驍勇善戰的帝國傭兵;哥薩克人也以堅守驍勇善戰的族群傳統為榮。

哥薩克人在帝俄的對手,鄂圖曼土耳其帝國的君主蘇丹的眼中,是值得爭取策反的族群;哥薩克人(Каза́ки́)在土耳其的突厥語意中,就是《自由人》的意思。如果他們起義歸附鄂圖曼土耳其帝國,將有助於削弱帝俄的擴張勢力。

因此,伊​里亞‧葉菲莫維奇‧列賓(ИльЯ ЕфИМОВИЧ РеПИН , 1844—1930年)的這一幅晝,可能是以斯拉夫民族主義的觀點表彰或反諷哥薩克人?

他在畫作中描繪出,住在烏克蘭查波羅什雪契的武裝哥薩克人自治組織,被他們的領袖慫恿,而慷慨激昂地聚在寫信者週圍,生動地表達仍然願意忠於祖國俄羅斯的意志,回信拒絕鄂圖曼土耳其帝國的君主蘇丹的歸附利誘。

作為落難流亡的族群,哥薩克人雖然被稱為《自由人》,在歷史上重大抉擇的關頭,可悲的是,被自己的族群領導人出賣而無法決定自己的命運。以致哥薩克人只能在許多次的帝國戰爭中淪為供權力者驅使征戰的傭兵;或是被其他的強權者利誘歸附。

人真的是自己命運的主人嗎? 

詩人之國筆記 - 《「力量」》


還有多少時間?/ 
逐漸衰退中!/ 
由動到静,由生到死/ 
時間到了!/ 
用了多少時間?/ 
不到一個時代吧!/ 
是的,力量沒有時代/ 
只有趨向虛無!/ 

- 《啥麼都不是的時代》 -

2018年8月19日 星期日

哲學人生筆記 -《「小時候」》

還找得到自己「小時候」的照片嗎?‘’很土‘’的‘’樣子‘’,對吧?!或者,年輕時代的相片,‘’很欠揍‘’的樣子,對吧?!

不必傷心!俺不是出身貴族世家,「草民」一枚,就是那幅"死老百姓",欠管理的樣子。當然,這是從「權力者」的視角看出去的衆生黎民百姓的‘樣子‘。

但是,浮世多變,許多年後,自己也有可能,會登上大位。於是,很怕出身低,沒有‘’人君‘’出身的貴氣。

其實,人生的可貴,在於‘’作自己‘’,不必在意作別人視界中的‘’他者‘’。「自由人」,先從‘’作自己‘’開始!

俺回顧,七年前所寫的,以下這篇文章,浮現一個哲學問題:"命運的意義";以後,別再說:‘’小時候,不怎麼樣!‘’。
___________
相關文章:

美學印象筆記 -《孤獨是她一生的命運?》 


(2011年8月19日) 
宮廷畫師,在為王室家族成員和宮廷活動作畫時,除了必須講究精工技巧外,如果能夠意在畫外地呈現隱喻的現象,則這一幅畫作將是流傳歷史的經典啟示錄。達文西(Leonardo da Vinci)的世界名畫蒙那麗莎(La Gioconda),呈現在世人眼前的是讓人猜不透蒙那麗莎微笑的隱喻。

佛洛依德(Sigmund Freud, *1856年5月6日 — +1939年9月23日)醫師試圖從精神分析醫學(Die Psychoanalyse)的角度去解析蒙那麗莎的心理狀態;其實是想要探索蒙那麗莎的潛意識。

人無法隱藏自己的內心想法,無論如何壓抑,潛意識一定會在某一個時候,從身體的疏忽的部位流露出來。

我看到有關英國都鐸王朝女王伊莉莎白一世(Elisabeth I., Königin von England, Tudor; *1533年9月7日 — +1603年3月24日)童年的這一幅宮廷畫,就先佩服宮廷畫師的觀察入微;畫師在眾多宮廷活動中,竟然能補捉到王室家族成員之間那一份巧妙難以直述的情結(Complector)。

依照佛洛依德醫師的理論,每一個人的話語行為表現都被潛意識支配;而潛意識又是童年生活印象的殘留。人在社會化的過程中,言行舉止會逐漸被外部規範所馴服,同時壓抑本我(it / Es)和自我(ego / Ich)。

描繪十六世紀英格蘭都鐸王朝國王亨利八世(Heinrich VIII Tudor.,*1491年6月28日 — +1547年1月28日)家庭的這一幅畫中,前景的人物四人,先後成為英國都鐸王朝的國王。亨利八世雖然有雄才大略,但是性格殘暴多疑,殺死許多對他有威脅的政敵;畫中出現他的二女一子,都是由不同的妻子和情婦所生。

這一幅畫呈現慈父與子女的親情互動,看似溫馨;但是卻隱喻著兩位女兒不同的性格和命運。在弟弟出生後,這對姐妹被賦予照顧幼弟的任務。父親曾經將她們的母親先後關進倫敦塔(London Tower)處以死刑。

大女兒瑪莉一世(Maria I Tudor.,*1516年2月18日 — +1558年11月17日)在父親面前以跪姿,表現出愛護異母所生的弟弟愛德華六世(Eduard VI., *1537年10月12日 — +1553年7月6日),以討好父親,乞求關愛的眼神。

同時,她的異母所生的妹妹伊莉莎白一世卻出現失寵背離的孤苦伶仃,孤獨地站到虛假的親情圈之外。伊莉莎白一世的母親不是教會所承認的合法妻子,因此她的身世遭受非議。在她三歲時,母親被父親以叛逆罪,處以死刑。

國王亨利八世死後,由不到十歲的兒子愛德華六世繼位(1547年1月28日),僅在位六年就早逝。隋後,由異母所生、信奉天主教的姐姐繼位(1553年7月6日),成為英國歷史上有名的血腥瑪莉女王(Die blutige Maria I, England Tudor),大肆殺戮新教徒;信奉新教的妹妹伊莉莎白一世也曾經被她關進倫敦塔。

然而瑪莉女王在四十二歲的時候死了,伊莉莎白一世幸運地存活下來,並且繼承王位(1558年11月17日)。

鑑於之前父親和姐姐的血腥恐怖統治,讓英國分崩離析,民窮財盡,宗教對立嚴重,文化氣息貧乏;女王伊莉莎白一世實施寬容和諧的統治。她雖然信奉新教,但是學習超越自我的信仰,想要以天主教的聖母之愛作為最高價值。她放棄政治或情感上可能的婚姻,將餘生奉獻給英國子民。

她的豐功偉業讓後世的英國人歌頌不已;在她的時代,英國為世界產生威廉‧沙士比亞(William Shakespeare,*1564年4月26日 — +1616年4月23日)這一位偉大的劇作家,是英國的驕傲,也是世界文化的幸運。

如同歷史啟示錄一樣的這一幅畫,預先顯示出女王伊莉莎白一世孤獨失寵的童年,危疑驚駭的倫敦塔歲月,高處不勝寒的王位,伴隨她的一生,是何其不幸。似乎,早在她的童年就已經從這一幅宮廷畫中看出:孤獨是她一生的命運?

2018年8月18日 星期六

世界小事筆記 - 《給「牆國」的「大會考」》

  
 
曾經有一位「牆國」的「長征老幹」之子,在國外的商務場合,與俺聊話題:「抗壓力」。這位「老中」,以「又紅又專」的出身,不無得意地,為他的父母那一代,貧窮的「中國共產黨」,能在「解放戰爭」中勝出,正是有不可小看的「抗壓力」。

尤其,「建國」之後,不在乎「帝國主義」的「反華勢力」,尤其「米帝」為主的各種經濟打壓;也就是,‘’窮鬼不怕死‘’;說得好像真的!很神勇?

俺,以「哲學辯證」的理解微笑提醒:“你老兄,真有理解貴國的神學「唯物主義」?”。「貴國」,若期望一如既往的「神勇抗壓」,則最好的戰略,就是繼續「維持貧窮」;不要富裕起來!‘’。

「老中」苦笑:“兄弟,說啥鳥話?你愛說笑;就是「窮怕了!」,才要「改革開放」;現在就是賺錢!賺錢!”。

换俺回敬一句:“兄弟,你不是才說:「窮鬼不怕死」?”;彼此嘻哈打趣一番。

俺說:“窮人有窮人的勵志銘言”;一旦發了!富了!就怕又窮了!‘’;富人也有富人的「持盈保泰」的語言。

有一類,財大氣粗,就怕別人不知:“老子富了!無所不能,想啥就啥!”。另一類,稍有節制的人,或者赢家族群,惦惦地「狡兔三窟」,怕人知道,尤其怕「窮鬼」上門分享;於是,想方設法,分散風險是常見的策略。

「反市場心理」有可參考的價值,藏富到「米帝」;理由心知肚明,「米帝」是「法治國」,只要不犯「米帝」的禁忌,至少可預期「人財均安」;又可保妻小和「臣妾」在「米帝」境內享受。下一代開始,「翻身」是可預期的。

老兄,你父母那一代想「搞革命到底」,你老兄也想要如此嗎?俺猜猜看:你在「米帝」也有「藏寶」吧!‘’。

這位「老中」:“哈哈!哈哈!有譜!你老兄「冰狗」,八九不離十,全中!賺錢!賺錢!誰還要解放「寶島台灣」,「格老子」第一個站出來說:「NO」!”;配上誇張的手勢。

俺誇他:“你這枚「共匪」,坦誠!夠意思!被俺解放,搞定了”!

浮世無定時,法律上有一專用語:“情勢變更”,「法律行為」也就有不同的解釋。人性的現實考慮而已。

「牆國」的「改革開放」,在各方「敵對勢力」樂觀其成而共助下,茁壯起來,却少了「精神文明」的建設,丢了傳統文化中的「濟弱扶傾」,“遠人不服,修文德以來之”的高貴包容的價值,而耀武揚威,表現惡質的「痞子心態」,野蠻強拗又掠奪地盤,以勢眾壓人,順昌逆亡,令人鄙視厭惡。

俺注意到,‘’富之不可恃!‘’的智慧;也認為「牆國」有潜伏將爆的危機:「牆國」除了人多,戰略上却是「資源」匱乏的國家。封閉的系統潛伏許多不穩的條件,在等待大限。當前已累積有「金融危機」、「債務危機」,總合而成的「流動危機」和「系統危機」。

這是正在惡化中的症狀;更嚴重地,在於「通膨危機」;而且,是出自對未來悲觀的「預期心理」,欠缺自行改善的系統機能;最可怕的「怪獸」,「反泡沫」,將至。

消費者在過去的繁榮時期,出於「貨幣幻覺」而以高融資比例的負債,囤置「流動性」較差的房地產;銀行之間高比例的「同業拆借」再放款出去;當「資產收益」不足以負擔「利息支出」,侵蝕「可支配所得」。何況,外資退出的影響,失業率走高,匯率走貶。

加上,「牆國」與「米帝」的「關税戰」,帶起「輸入型通貨膨脹」,影響所及的範圍,受害最先的是「民生必需品」,預期漲價和缺貨的心理,囤貨備需是可理解的,更因搶購而更缺貨,「委內瑞拉症候群」不是不可能傳給老朋友「牆國」。

‘’夏蟲不語冬冰‘’,「牆國」有過「一窮二白」的苦日子,抗壓容易,只求活下來。但是,發了之後,「抗爆力」難於「抗壓力」,這是「市場經濟學」的考題。

老牌的‘’邪惡資本主義‘’,「米帝」的「川普君」出了這道高明的「難題」;以「牆國」的「唯物主義」的低下智能和粗暴手段,習慣吹大牛和抄襲,學半步的「改革開放」以來,發展以後,第一次送上門的考題,可不容易考試及格?

‘’補習‘’「卡爾.馬克思」的「政治經濟學手稿」,不如去‘’補習‘’「亞當.史密斯」的「國富論」。

哲學人生筆記 - 《「比底氣」》

兩年前的本日,以下所附這篇筆記,是俺有感於童年鄰家的姐姐,「脱台入米」後,在物質生活上,實現移民的「米國夢」,生活富裕了;却出現精神上的焦慮而以長途電話向老弟俺告解。

「精神焦慮症」的原因,以「蒙古大夫」俺,採用「烏魯木齊診斷法」,應該是「空巢期」的精神空虛,自絕於「米國」的本土和社會;拜「衛星電視」所賜,没事就經常收看台灣的那些殘餘的「黨國媒體」,經常炒作「中國好棒棒!」、「中國一定強!」、「習武大帝」,以及那些「二十一世紀是中國人的世紀」,有的没的,五四三的自欺欺人,又催眠兼洗腦的陳腔濫調;以致懷疑,以前自己所相信的‘’米國月娘又圓又大‘’的成見是押錯寶。

浮世人生,容易被表象所迷惑,如果自己缺乏始終如一的高貴的價值信仰,以為人生就是吃飽、穿好、過得好。可是,偏偏有「一山望去一山高」的不知足,人生難免有生錯時代,跑錯地方的虛無。

俺以為,時代精神呈現的本質是「價值辯證」;這對於浮世逐利者是艱難的功課,既不知自己的底氣,以致言不達意,既說不清楚,也講不明白,自己是誰?當然,就只能淪為被恐嚇和被驚嚇的「鳥人」。

三年過去矣!「米國」的氣勢又上來矣!中國又回到「義和團」的時代;國家的形象毁在「一杯咖啡」的故事。

對矣!「義和團」的「鄉勇」是不懂得「喝杯咖啡」的文明意義;據說只喝「符咒水」壯膽。

俺也懷疑,「牆國人」自幼所施打的「假疫苗」有「後遺症」,讓「牆國人」得了「玻璃心症候群」。

俺希望三年來,姐姐在「米國」,已經Great Again!

――――――――――

人生故事筆記 -《「大國人」與「三國人」》

(2016年8月17日)

幾天前的一個夜晚,一位已入美國籍的童年鄰居姐姐,在多年未聯絡後,突然來電話有事相問:“她是否可以投資俄羅斯的銀幣古董收藏?老弟瞭解俄羅斯嗎?”;這是啥鳥問題?

姐姐說:“台灣完了!財經電視台的專家,建議有錢人轉出台灣,投資國外的資產和黃金、白銀。尤其,俄羅斯的“布丁”總統,正在恢復往日的帝國光榮和大國地位。中國也崛起了,將取代美國。總之,美國也完了。”。錢多又自尋煩惱,問題也不平凡。

這位姐姐先客氣地自謙,只緣身在美國而不知美國的真面目,今年適逢美國的總統和國會大選;這位住在達拉斯郊區的童年鄰居姐姐,似乎没有絲毫地參與或關心美國的國政大事的概念。

至於,目前美國兩大黨推出的候選人,共和黨的川普先生和民主黨的柯林頓女士的背景特點和政見;姐姐坦言:"莫宰羊"。反而,遠在美國,姐姐每日必看台灣的政論節目,與「藍色黨國」同悲憤,以為台灣没希望了。

這是極具反諷的現象;姐姐反而提示我,台灣的生活方便又安全,尤其上餐館、超市或便利商店遍佈各地,比她在美國的生活所需,就没有如此地親切方便;出門購物、上餐館,得自己開車跑一大段路程。每次到台灣出差商旅,總是感到生活便捷,到處是餐館和美食小吃。我,…沒聽走音吧?

記得童年時代,在台北的歲月,看著鄰居姐姐愛玩,不愛讀書,初中時代的升學壓力迫使她逃避,而成了她父母眼中,頭痛不抱希望的"問題女兒"。曾經有多次,被我見到,姐姐在暗夜的街角拭淚而不願意回家。

隨著我們各自的成長和搬遷;這位曾經鼓勵我"好好讀書"的姐姐,以敢於冒險嚐試的精神,在人生中年後,我們相遇於她自美國到台灣洽談珠寶生意的商務場合。

姐姐,已經是有多位「藍色黨國」政商權貴的知名夫人所信任的特約珠寶商;自己也是美國德州科技企業的總裁夫人;先生是台灣留學美國的航太博士,任職於NASA的合約供應商,擔任企業總裁。

表面上,遠走美國,改變了姐姐的人生機遇,忘記了她少女時代的茫然、自我逃避和躲在暗夜的街角哭泣。也許,這是吸引許多人移民美國的美國夢。但是,鄰居姐姐數十年長居美國,却對美國陌生而疏離。

"身在一個自由、民主而多元的超級大國,除了經濟上的致富機會外,應該可以更積極地認同美國本土和参與當地公民社會的公益活動。取之於美國,用之於美國;相信美國的民主,建立在自由與法治的基礎上,有自我改善的反省調整功能";這是我在談話中能鼓勵姐姐的建言。

古羅馬帝國時代,疆域遼闊,民族多元;當時的商旅,從各地往來於帝國首都羅馬,有一句名言相傳:"到羅馬,就要"是"羅馬人"。

同樣地,我也建議姐姐,美國對於出生認同採取“屬地主義”;子女都在美國出生成長,已不可能如同上一代的父母,都已經成為新一代的美國人;美國就是他們所認同的唯一國家。我說:“姐姐,您就專心地"是"美國人吧!,少看台灣的電視政論節目;您已不可能是台美中的「三國人」 "。

"至於俄羅斯,我一直懷抱浪漫而古典的嚮往,衷情於北國遼闊而荒寒大地上的俄羅斯文學和古典音樂,偉大的文學大師與音樂家是俄羅斯的英雄瑰寶;也是超越國界的,屬於全人類的文化遺產;黃金和白銀的時代都已經過去了"。

2018年8月17日 星期五

人生故事筆記 - 《「喝杯咖啡!」》

 
 
 
喝「咖啡」,是俺挣扎多時後的口福選項。在此之前,許多年來,俺的供水,只喝「白開水」和「茶水」。其他的含糖飲科,汽水、可樂的「碳酸飲料」,都很少喝。

俺曾在德國的「天主教」修道院客居多年,三餐都在院裡的餐廳與德國神職和「神學士」共桌兼交誼,也是有趣而豐富的跨文化交流。當時,負責供餐的「修女嬤嬤」,每天早餐時,總會慈祥地為俺準備一壺「熱紅茶」,也是唯有俺獨家指定。很温馨!

照規矩,入境隨俗,應該「從眾」才對;「老德」好奇,俺為啥不喝咖啡?當時的歲月裡,俺總覺得:“喝茶很奇怪嗎?”,或“不喝咖啡,怎麼會引來質疑?”…,衍生出來的問題還更多;就是「標新立異」、「特立獨行」。

「修女嬷嬷」,得為俺特地泡茶,還得先準備茶包、茶具。在團體生活中的不從衆是給人添麻煩了。

有意思地,這種「自咎意識」,俺是從一位來修道院作客的日本籍「修女嬷嬷」,「卡特琳」那兒得到同感。俺問她,為啥不喝茶?至少,在她的祖國日本,也是茶文化區吧?

意外地,「卡特琳」說出一種日本人的「群體意識」,就是服從「眾意」,壓抑自己的偏好。那是一種日本人在幼童時期,即被母親教導和提醒:“不要給別人添麻煩”;在學校裡要聽命於群體一致的行動,包括忍耐個人一時的不便或不適。

俺想到,小時候,母親也常提醒:“出外時,自己能做的事,就不要給人添麻煩;離開位置時要物歸原來的秩序,包括座椅歸位和不留棄物,向被打擾的人微笑致意或致謝包容”。

「卡特琳」說:“那是自律的意識”;她還說:“Alfred, 您可以鼓勵自己接受咖啡,這是歐洲文化的典型風味,品嚐咖啡帶給人優雅、閒情和愉悦”。然而,在那段歲月裡,俺依然未喝咖啡。

直到有一年,俺追随業師的學術旅驛,回到德國中部的「哥廷根大學」問學;這所古老的大學是偉大的政治家,「德意志帝國」的「鐵血宰相」,「俾斯麥」的母校;也是偉大的數學家「高斯」教授和「希爾伯特」教授的數學聖殿。

一個秋天的週末上午,俺走在「大學城」的學人住宅區的林蔭巷道,聽到多處民家傳出有人練鋼琴和小提琴、大提琴的樂曲聲。走過長約一百公尺的巷道,前後傳出「貝多芬」、「莫扎特」、「巴哈」的古典音樂曲目。

要命地,俺不只耳聰,還聞到烘培蛋糕的香氣,…,還配上從臨巷透天的陽台座上飄來陣陣的咖啡香氣。有一位金髮高雅的德國阿桑,悠閒地坐在花木扶疏的陽台桌旁啜飲咖啡。

更意外地,她竟然向俺笑著,還主動地打招呼問候。真是太友善了!完全没有德國人被定型的「排外」和「冷漠」的態度。

隔座的花園房屋,就是業師被安頓的住宅;這位阿桑告知,業師臨時交待她,有事外出,請阿桑讓俺等一個多小時左右。阿桑,客氣地,請俺陪她喝杯咖啡!

俺本來自律婉謝,阿桑笑著說:“女士的邀請,不得拒絕!(Die Einladung von Dame darf man nicht ablehnen!)”。從此,俺記下指教了!

說得也是,「喝咖啡」又不是「打嗎啡」;何況,俺總不能說‘’喝茶‘’吧?說真個兒的,有生以來,‘’初體驗‘’,陪「初認識」的阿桑喝杯香淳回味的咖啡,說些東方的鳥故事給阿桑見聞。

有說有笑,直到業師回府,不無羡慕:“好小子,你真好運,安頓在此地,迄今,那位阿桑還不曾請師父喝過咖啡,你是如何喝到的?”

俺,恭敬地回答業師:“多謝教授您的外出,留給弟子機會”。從此,‘’破戒‘’以後,俺喝咖啡也喝上癮了!打嗎啡,也會上瘾,聽說。至今,多年來,俺既未背棄喝茶,也喝咖啡,愈陷愈深。

哲學人生筆記 - 《「小商計較兮!」》

 
 
 
「賊為財死,鳥為食亡」;商道也是如此,場域的風險自負!「大商無算」,堅持為商應有的尊嚴與高貴的價值信仰;「小商計較」,為小利而自失尊嚴,踐踏自己的靈魂,否定自己也在所不惜。

經商,也是表現人格的另一個場域;商場利益的誘惑,有導致「商格」與「商譽」沉淪的風險。

企業,是被創設的「法人」個體,也有「法人」應有的「格」。有違背道德和法律,更重要地,違背誠信,冒犯國家尊嚴的生意不能作,有此類風險的市場不能去。否則,任何的風險和損失都不值得同情,必須自己承擔,遑論被尊敬。

商與政之間,有分際,却始終模糊,常見政商牽扯不清,尤其「人治」的國家,政商的權與利的交易,常是政治黑暗,社會污濁、經濟崩潰的淵藪。

俺曾經商旅中國,涉及台商企業的委託案;也有以前同在德國求學而相識交往的中國同學,在學成後,任職於中國學界和在中國投資的德國企業。私下的交流經驗,增加許多中國見識。

多年的案例經驗:傳統中國「儒商文化」的「古樸大商」典範,早已成為歷史幻影。

在「極權主義」的中國,「一黨專政」的「黨文化」統治下,「改革開放」後浮現全民曾經“窮怕了!”的心理,人性中的貪婪與爭奪盡出,就怕自己會吃虧的「難民心態」,使得假交易、欺騙,假報表,潛規則横行。

觀察中國,不免必須逆向思考;‘’只有騙子才是真的‘’!假疫苗、假錢莊、假牛奶、假大空,虛張聲勢,自欺欺人,…只有「假中國」在台灣。

有些「老中友人」私下告白,都指陳中國社會存在極大的「信任危機」,上下交相賊,能撈就撈,不貪白不貪;學界浮誇造假,商界倒賣,「陰陽合約」成為普遍存在的「異化現象」。

有位「老中友人」,任教大學的「博士生導師」,難得仍有「知識人」的良知,語重心長地私下告白:“人性扭曲,等待大限”。心有所危,包括台商在內的外資企業,盡是在賭大限所至。

俺等仍有以往在德國讀「公法學」研討課上得到的「共識」:「市埸經濟」的基礎,在於國家之上的「法治」;而此理想正是「極權專政」的「黨文化」統治下所無能為力的。

歷史的實證,「權力黑洞」與「黨紀自查」只是一場又一埸,無止境的權力鬥争。商人與企業都將被挾持成為人質,進退失據。

每當有台商企業或藝人,公開地的表態自我檢查,與台灣的自由民主現實進程劃清界線,服從中國的「話語權」,無情地傷害生養自己的台灣;俺認為,自我賤賣商道和藝道,不值得俺去同情。

出賣尊嚴的企業和商人,即使自認無奈淪陷虎口,被人霸凌,是逐利的「小商」而已,消亡只是在等待大限來到。世界很大,選擇市埸却選到賊窩虎穴,就當作活得不耐煩,自甘去送死吧!

哲學人生筆記 - 《「上帝」,「選民」與「草民」》

 
 
 
「選民」,在「民主共和國」,所指涉者,是有「選舉」與「被選舉」權利的公民。

行政院長,對於「公務員」的定位,稱為「上帝的選民」;此項指稱,可能是院長個人的宗教信仰所引伸出來的「神學語境」。

院長認為,「公務員」離「上帝」最近,也就是離「幸福」最近。確實!「公務員」受法律保障,有可預期的展望和安全的前景;也是婚姻的「維穩飯票」;「公務員」只要別混撈過頭,引人側目。平常,公文來去,假裝很忙,凡事好說!好說!大事化沒事。上帝會保估!

「上帝」是誰?「公務員」的「老闆」嗎?然而,偉大的德國哲人「康德」却認為:“上帝是不可證明的”!「選民」由誰來選?「草民」嗎?想得美!

「草民」,被「公務員」期待和要求,應該是「順民」,不可作「刁民」,否則,「公務員」得將「刁民」以「妨礙公務」移送法辦。夠力吧!有上帝在「公務員」的背後當「靠山」吧?!

「草民」不得不信上帝!

精選文章

園藝生活筆記 -《「大佛手與小愛玉」》

暖陽初冬的好時光即將在今夜變天;遠望高聳的台北一〇一金融大樓方向,西北方淡水方位的天空已有厚重的雲系靠攏。 天邊的概念有多大?雲聚遠天,風起雲湧,真壯觀!但是,這也是東北季風的鋒面將至的天象。換言之,北方的鋒面將帶來風雨,氣溫會急降;今夜起,將有冬天已至的感受。 晴朗的天空下,...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