哲學人生筆記 - 《「同志」的義理》

 
 
 
「 同志」,在德文的字義表記為(Genossen); 是一種作為組織共同體(Gemeinschaft)的支撑。例如,組成一部機器的所有構件。

此一指涉,被有機地轉借和引用,意義是「合作體」或「合作社」的成員 (Mitglied einer Genossenschaft);所有的成員,存在於共同的利益和虧損的承擔義理中。

俺,對於「同志」(Genossen),此一德文字,的理解而印象深刻,是常聽德語的廣播。尤其,每年的德國各政黨的「黨代表大會」(Parteitag),「黨主席」對所有出席的「黨代表」致詞,“我,可敬的、親愛的「同志們」”,不離口,好像生死與共,緊密結合的有機組織,浮世有這麼一回鳥事。

可是,有機組織既然有進化的本能,就有淘汰的必然,動力是追逐權力到手的意志;本質上,是「同志」之間的權力競合;真地!不是志同道合的那回鳥事。

於是,從「本質論」出發,俺理解「有機體」必然走向衰敗;「同志」的「合作」與「團結」是自欺欺人的話術。「同志」之間有所期望必然失望更大。更多地,是被暗傷。

俺常以此理解自勉,莫從衆而入狐群狗黨,與人互稱「同志」,用意在於捍衛自由的精神與獨立的思想。這項堅持是「哲學家」對「同志義理」的理解。

台灣的「期中選舉」將至,各大小政黨的「同志」正在自相殘殺中,無日無之,恨你特別多。大致上,俺的理解,人性共患難不容易,共富貴更是不行,總怕「同志」比自己偷得多。

可以預期地,這款人性現象,正是合作社不合作,政黨玩死自己的原因。俺在德國的求學歲月,曾經出手援助來自中國的流亡的「老中」。

他們感念俺的義人義助,口耳相傳與俺相交往,呼俺為「老張同志」,許多出外人的心裡苦悶,都願意到「修道院」找俺盡述「鳥故事」,應該是視俺為可以告解的「假神父」。

俺的「精神分析」醫學的「鳥故事」案例也積存不少。有意思地,那些「蛋頭老中」告解之後,特別吩咐俺,要提防其他的「老中」。俺說:“怪哉!你們不是同一國的「同胞」”?

那時候,俺知道了,「老中」不分大江南北,五湖四海,好鬥而互不信任。俺對中國文化的風俗淳厚和人情義理的想像,從此幻滅。還是俺自己的台灣有人情味!珍惜!善哉!

熱門文章

園藝生活筆記 -《二月梅》

美學史話筆記 -《“等一下,先生‧‧‧!”》

哲學人生筆記 -《在鄉愁與足跡之外!》

園藝生活筆記 -《人生的窗景;書房外的世界!》

詩人之國筆記 -《代你保管!》

法哲學筆記 -《奴性難改》

人生故事筆記 -《詩人之國的遺民》

哲學人生筆記 -《語言、困境與人生》

哲學人生筆記 -《大家錯,就是對?》

哲學人生筆記 -《那一年冬天在馬堡,等待他點亮燈!》

廣告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