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8月29日 星期三

哲學人生筆記 - 《「國王與人馬」》

 
 
 
 
 
「納粹德國」(NS Deutschland)的崛起,有一項特徵,就是建立「武裝黨衛軍」(Waffen - SS);以武裝力量作為衛黨和奪權的「建制力量」。「海恩利希.希姆萊」(Heinrich Luitpold Himmler) ,被「阿道夫.希特勒」(Adolf Hitler)交待,完善和指揮「黨衛軍」的建制認同力量。

德國青年,加入「黨衛軍」的條件嚴格,除了認同「納粹神學」,還包括人種和血統的純粹,外型和體格;甚至,以金髮碧眼為必要的播種條件。尤其,「祖先」不可雜染「猶太人」的血統;也可以說,「黨衛軍」是極端「種族主義」、「雅利安人至上」的「反動產物」。

「納粹黨」奪下政權後,「武裝黨衛軍」(Waffen - SS)更是「第三帝國」建制的「帝國國防軍」之外的「第二武裝力量」;跟著「帝國國防軍」的攻城掠地征旅,所到之地,清巢「帝國敵人」,搜捕「納粹黨」務必消滅的"多餘的人口",例如,在東歐戰區裡,古老城市「猶太區」的「猶太人」。

「黨衛軍」,既然是捍衛「納粹黨」的利益,而且是以「我的元首」(Mein Führer)為尊,必須效忠「黨國」的「元首」(Der Führer ) ,「阿道夫.希特勒」絕對唯一的地位。「海恩利希.希姆萊」,對「黨衛軍」的成員立下「絕對主義」的信念:“忠誠就是美德”,將認同的選擇視為道德高下的問題。

這是近代歷史上,「極權主義」的力量禍害世界和平,危害人權的典型。其他「極權主義」國家的「政黨」,也普遍地學習和模仿「納粹黨」,建立私有的「黨軍」;本質上,絕對效忠「黨國」的「元首」。

有了武裝的「建制力量」,有利於奪取和鞏固「黨政權」。對不同年齡的群眾人口;「納粹黨」還建制「希特勒青年團」(Hitler-Jugend,HJ)。

在台灣的民主鞏固和深化階段;有「無黨籍」的候選人,發行「認同卡」以圈養忠誠的「子弟兵」;類似「家父長式」的「臣妾家奴」,或「封建時代」的「國王人馬」的回潮。其他各派系、個人兵馬的攻伐征戰,火力交織,正在開展。

可惜!俺未見「公共政策」的辯論,選民也大多無意知悉。所見,多只有以力壓人,未見以理服人。俺在世道旁觀:時代的精神,是有些無奈的凄涼感。

《圖片來源:Wikimedia;「納粹黨衛軍」指揮官Heinrich Luitpold Himmler (1900年10月7日~1945年5月23日) ,在閱兵時的宣誓效忠儀式。》

精選文章

世界小事筆記 - 《「白紙啟蒙」》

世紀大疫災將近三年;世界衛生組織的秘書長已表示,疫災已接近結束! 中國以外的世界,人們陸續恢復正常的生活。災源地的中國,却反而疫災的確診人數增加。曾經自誇對抗疫災是「親自部署,親自指揮」的中國當權者,「清零宗皇帝」習近平,仍堅持「千古一招」的「清零政策」不改;以疫災惡化的客觀事實...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