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小事筆記 - 《給「牆國」的「大會考」》

  
 
曾經有一位「牆國」的「長征老幹」之子,在國外的商務場合,與俺聊話題:「抗壓力」。這位「老中」,以「又紅又專」的出身,不無得意地,為他的父母那一代,貧窮的「中國共產黨」,能在「解放戰爭」中勝出,正是有不可小看的「抗壓力」。

尤其,「建國」之後,不在乎「帝國主義」的「反華勢力」,尤其「米帝」為主的各種經濟打壓;也就是,‘’窮鬼不怕死‘’;說得好像真的!很神勇?

俺,以「哲學辯證」的理解微笑提醒:“你老兄,真有理解貴國的神學「唯物主義」?”。「貴國」,若期望一如既往的「神勇抗壓」,則最好的戰略,就是繼續「維持貧窮」;不要富裕起來!‘’。

「老中」苦笑:“兄弟,說啥鳥話?你愛說笑;就是「窮怕了!」,才要「改革開放」;現在就是賺錢!賺錢!”。

换俺回敬一句:“兄弟,你不是才說:「窮鬼不怕死」?”;彼此嘻哈打趣一番。

俺說:“窮人有窮人的勵志銘言”;一旦發了!富了!就怕又窮了!‘’;富人也有富人的「持盈保泰」的語言。

有一類,財大氣粗,就怕別人不知:“老子富了!無所不能,想啥就啥!”。另一類,稍有節制的人,或者赢家族群,惦惦地「狡兔三窟」,怕人知道,尤其怕「窮鬼」上門分享;於是,想方設法,分散風險是常見的策略。

「反市場心理」有可參考的價值,藏富到「米帝」;理由心知肚明,「米帝」是「法治國」,只要不犯「米帝」的禁忌,至少可預期「人財均安」;又可保妻小和「臣妾」在「米帝」境內享受。下一代開始,「翻身」是可預期的。

老兄,你父母那一代想「搞革命到底」,你老兄也想要如此嗎?俺猜猜看:你在「米帝」也有「藏寶」吧!‘’。

這位「老中」:“哈哈!哈哈!有譜!你老兄「冰狗」,八九不離十,全中!賺錢!賺錢!誰還要解放「寶島台灣」,「格老子」第一個站出來說:「NO」!”;配上誇張的手勢。

俺誇他:“你這枚「共匪」,坦誠!夠意思!被俺解放,搞定了”!

浮世無定時,法律上有一專用語:“情勢變更”,「法律行為」也就有不同的解釋。人性的現實考慮而已。

「牆國」的「改革開放」,在各方「敵對勢力」樂觀其成而共助下,茁壯起來,却少了「精神文明」的建設,丢了傳統文化中的「濟弱扶傾」,“遠人不服,修文德以來之”的高貴包容的價值,而耀武揚威,表現惡質的「痞子心態」,野蠻強拗又掠奪地盤,以勢眾壓人,順昌逆亡,令人鄙視厭惡。

俺注意到,‘’富之不可恃!‘’的智慧;也認為「牆國」有潜伏將爆的危機:「牆國」除了人多,戰略上却是「資源」匱乏的國家。封閉的系統潛伏許多不穩的條件,在等待大限。當前已累積有「金融危機」、「債務危機」,總合而成的「流動危機」和「系統危機」。

這是正在惡化中的症狀;更嚴重地,在於「通膨危機」;而且,是出自對未來悲觀的「預期心理」,欠缺自行改善的系統機能;最可怕的「怪獸」,「反泡沫」,將至。

消費者在過去的繁榮時期,出於「貨幣幻覺」而以高融資比例的負債,囤置「流動性」較差的房地產;銀行之間高比例的「同業拆借」再放款出去;當「資產收益」不足以負擔「利息支出」,侵蝕「可支配所得」。何況,外資退出的影響,失業率走高,匯率走貶。

加上,「牆國」與「米帝」的「關税戰」,帶起「輸入型通貨膨脹」,影響所及的範圍,受害最先的是「民生必需品」,預期漲價和缺貨的心理,囤貨備需是可理解的,更因搶購而更缺貨,「委內瑞拉症候群」不是不可能傳給老朋友「牆國」。

‘’夏蟲不語冬冰‘’,「牆國」有過「一窮二白」的苦日子,抗壓容易,只求活下來。但是,發了之後,「抗爆力」難於「抗壓力」,這是「市場經濟學」的考題。

老牌的‘’邪惡資本主義‘’,「米帝」的「川普君」出了這道高明的「難題」;以「牆國」的「唯物主義」的低下智能和粗暴手段,習慣吹大牛和抄襲,學半步的「改革開放」以來,發展以後,第一次送上門的考題,可不容易考試及格?

‘’補習‘’「卡爾.馬克思」的「政治經濟學手稿」,不如去‘’補習‘’「亞當.史密斯」的「國富論」。

熱門文章

園藝生活筆記 -《二月梅》

美學史話筆記 -《“等一下,先生‧‧‧!”》

哲學人生筆記 -《在鄉愁與足跡之外!》

園藝生活筆記 -《人生的窗景;書房外的世界!》

詩人之國筆記 -《代你保管!》

法哲學筆記 -《奴性難改》

人生故事筆記 -《詩人之國的遺民》

哲學人生筆記 -《語言、困境與人生》

哲學人生筆記 -《大家錯,就是對?》

哲學人生筆記 -《那一年冬天在馬堡,等待他點亮燈!》

廣告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