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8月3日 星期五

哲學人生筆記 - 《「陪吃飯」》

 
 
 
 
「吃飯」,很偉大嗎?「賜飯」,以上臨下的恩賞,本身就是傲慢。「權力者」濫權,要求男女部屬出去“陪吃飯”;如果「陪吃飯」還不足夠,就有可能要求部屬出去“陪睡覺”。

當人不再肯定自己是「唯一」與「獨特」的「存在」,就會有「與人同質」的競爭焦慮,不自覺地,而使自己淪落為被人支配的「工具」,也不以為意。

一個社會,難以完全「啟蒙」,脱離「蒙昧」的狀態;性別上的肉體和外貌有市場價格,個人必然不容易建立「主體價值」。

在此,社會上的交往,「價值」不存,只見「價格」,人只有「工具」的意義。浮世渾濁,個人可警惕自己的:‘’作為人,本身就是目的,不是他者的工具‘’。

「陪吃飯」,「陪喝酒」,…「陪睡覺」,當「權力者」能輕易地朗朗上口,人格上的危險已可預見。當「權力者」不能以「平等」待人,只有對權力的濫用,性格上,必將專制獨裁。下場可慮!

精選文章

哲學人生筆記 - 《「活著」》

鬥啊!爭啊!終於「到站」!活著是向死亡的存在;活著,該如何活著?為什麼活著?人生從「起站」出發,何時到站?當然,一定有「終站」! 近三年來,浮世多變;大致上,分為「鬥來鬥去」和「死去活來」兩類「活著」。 前者,爭權奪利和搶來搶去,一犬吠影,眾犬吠聲,持續一陣子後才平靜下來,逐漸地...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