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文章

哲學人生筆記 - 《「哭泣著離去!」》

圖片
哭泣!像春天寒風中的雨滴;花容模糊矣!哭泣必然有難言之隱喻,只待精神分析解讀出可能的「潛意識」。 哭,先沒有淚,只是傷心;必須眼眶有湧水、精神狀態上呈現抽搐,以成「哭泣」的感傷畫面。人到傷心委屈處,愈想愈悲憤;再加上見到關心好奇的閒雜人,二、三句的打探,就更說不清楚、講不明白了。哭泣!問題和故事就更複雜了。 台灣民眾黨的美女發言人公開哭泣著,要告辭黨職一償久未休息的倦怠疲累。俺,看著不知所云的美女哭泣;以哲學理解的方法進行邏輯分析。大致上,這是一場政治權力鬥爭失落後的「淨身出戶」。其中,隱含著功勞未得償,苦勞被冷落以對的不甘心。 漢語對話中,常聽到佔優勢的對手奚落敗者的用語:"哪裡涼快,哪兒去吧!";如今,當事人說要一償休息或出國的心願,應該是剛好的「出口」。 從敗者的精神出口去尋找療愈;俺的建議是,此地老東家無情無義又不留人,自己就先涼快一陣子,拋棄老東家無聊的鳥人鳥事。過些日子,天無絕人之路,必有另一片新天地。 敗者,若能學得理解名利和權力競合的本質和放下「過去」的不愉快;對比之下,那位柯主席每有理虧,就哭泣回家找媽媽、妻子;男人,被外界嘲笑為「媽寶」,格調差遠矣!俺,看著美女哭泣,開悟較多!

人生故事筆記 - 《種「酪梨」,想到「馬鈴薯」》

 
 
 
「酩梨」的學名:‘’Persea americana‘’,是「樟科」的植物;原產地在中美洲的「墨西哥」南部,到南美洲的「秘魯」地區。說到「秘魯」,就想到「馬鈴薯」的原產地和「印第安人」的主食;由「西班牙人」帶回歐洲。

「酪梨」與「馬鈴薯」,前者結在樹上,後者長在土裡;兩者的外型都有些土氣,但是都富含營養成份。「酪梨」被喻為「植物奶油」,在歐美地區是被「營養師」推薦的水果,也可作料理的食材。「馬鈴薯」,富含「澱粉」,曾經拯救歐洲人於「大饑荒」的歲月;至今,德國人仍然以「馬鈴薯」為主食。

俺客居在「修道院」期間,吃「馬鈴薯」的密集程度到頭大不已,負責料理三餐的「修女嬤嬤」,見到俺來取食物,就笑著說:‘’抱歉!又是您最怕的「馬鈴薯」;但是,歐洲人曾經餓怕了!感謝上帝!「馬鈴薯」救了我們的祖先‘’。

當時,俺有些「罪惡感」,自己內咎少了「同理心」;却也因此而略知不同的民族各有不同的「主食情結」和農作物的「文化史」典故。

俺對「馬鈴薯」没有成見;只要有料理的創意,「馬鈴薯」也可以被做出美食。迄今,在歐美地區,「馬鈴薯」的食物出路,最有名的,就是「炸暮條」或「薯餅」、「薯泥」。

俺曾經入「庖廚」,客席大廚,教過「修女嬤嬷」燉「馬鈴嘗紅燒肉」、「咖哩雞丁馬鈴薯」或「磨菇醬汁馬鈴薯」;奈何「修道院」內香氣洋溢;「主食革命」引來「神學士」大動凡心食慾,入不敷出,反而有違清修寡慾的戒律;最後被「院長嬷嬷」謝謝指教。「神學士」都不無遺憾。

主要,還是德國人自豪是「會思想的民族」,不重口腹之慾。也因此,俺還是得面對每天清淡的「水煮馬鈴薯」充饑的殘酷現實。至今,看到「馬鈴薯」就回想到那段OMG歲月。

俺發現,「酪梨」在台灣被推廣作為營養豐富的料理食材。今年,為了取出碩大的種核來培植「實生苗」,作為嫁接用的「砧木」,吃過多次「酪梨」;口感略為平淡而想到曾經頭大的「馬鈴薯」,二者都有平凡而實用的營養價值。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法哲學筆記 -《"於法尚無不合"》

世界小事筆記 - 《「折磨學」》

園藝生活筆記 -《祝願飛向我家的白頭翁!》

園藝生活筆記 - 《「神豬虎頭柑」》

園藝生活筆記 - 《「伊朗來的無花果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