哲學人生筆記 - 《「煙囪裡的黑貓」》

 
 
 
出於民族與國家的嚴重自卑感和轉化成野蠻狂妄,從小被注射「毒疫苗」的「牆國人」,變態狂地強迫「台灣郎」必須反省和道歉,必須承認自己也是「牆國郎」;「祖國」就是「牆國」。

可悲矣!「牆國郎」奔走「米國」藏「情婦」、「家小」和不義的「財富」,也偷拿「米國籍」,以當「米帝洋鬼子」炫其族郎,却到處追緝「台灣郎」去當「牆國郎」。

不幸地,「台灣郎」,歷史的無奈,被迫當過「阿本郎」;然後又怕「牆國」的「共匪」來「打郎」,有不少没安全感的有錢的「台灣郎」也先偷溜,先跑先安,去當「米國郎」。

俺以前在「台灣電火局」的同事私下透露,自己歛財有方多年,早已全家在申請「米國移民」和「加拿大移民」,問俺今後有何打算?銀子已準備好否?當年,俺說:“只想去「哲學王國」和「詩人之國」”。俺被視為「精神異常郎」。

現在,又一群「阿里不搭郎」為賺「牆國財」,只好承認自己也是「牆國郎」;正好「牆國」的「毒疫苗」滯銷,於是自己承認是「牆國郎」,就要補打「毒疫苗」;「喝毒奶」;然後語無倫次犯賤,回頭駡「台灣」和「台灣郎」。

「牆國」有名言:“近朱者赤,近墨者黑”;想必是自小被施打「毒疫苗」而長成「變態狂」的「玻璃心」。這種症狀已經没救了;既駡「米國」又愛「米國」,據說:「米國女郎」都簡稱「美人」?既愛台灣又駡台灣;據說:‘’台灣最美的風景是郎‘’?可惜矣!「牆國郎」經常演出病態給「台灣郎」看。

俺早就看出,「牆國」的民族「精神異常」,也提醒那些對「牆國」和「米國」有幻想的「台灣郎」,小心得了「大頭症」,就是自認「優越感」,高人一等。「國家病理學」上稱為「大國小鳥病」。

「牆國」流行「羡憎交織症」(Ressentiment);據考證,他們的祖先、曾經被「歐羅巴白郎」打扁,子孫經過一百多年後才吃胖回來,而想要當「白郎」,又想要報仇打扁「白郎」;偏偏「牆國女郎」多想嫁「白郎」,尤其是「米國白郎」。

但是,「米國郎」的遠祖自「歐羅巴洲」到「米國大陸」時,欺壓「印第安郎」和「黑郎」,強佔土地又蓄奴;以致,到現在,許多「米國郎」仍然「擁槍自保」,心虛而見黑影就亂開槍;據「心理恐懼」的調查,「米國條子怕黑郎」。以致,有意無意藉機開槍先殺「黑郎」。可憐矣!「黑郎」的沉冤難雪!

「米國郎」自大已成偏見,地理知識大都很差勁,俺在德國時的米國來的同學自敍,在上高中前,還以為「加拿大」在「大洋洲」,「古巴」在「非洲」,「台灣」在「阿非力加洲」,「加州」在「南米洲」;連「家貓」也吃得癡肥而常迷路,還得找「消防隊」來爬煙囪救貓。

唉!即使浮世多「渾蛋郎」,「台灣郎」還是想要認「祖國」;却「認賊作父」。結果,不幸地,去當「米國郎」又「米語」和「英語」始終說不流轉,只能回頭看台灣的「衛星電視」和報紙。

「台灣郎」到「牆國」又得補打「毒疫苗」,假的也得說是真的。‘’「祖國」想你,又愛你!快來補打「毒疫苖」‘’!俺不是雞,却聽得雞皮疙瘩。

俺見識過浮世荒謬,也多次提醒,在台灣混不下去而想移民的「人才」好友,或移民後又想念台灣而經常回來吃喝玩樂的「蛋頭」朋友;“自由就是選擇,心裡自由就没有祖國,別像那隻迷失在煙囪裡的黑貓”。

熱門文章

園藝生活筆記 -《二月梅》

美學史話筆記 -《“等一下,先生‧‧‧!”》

哲學人生筆記 -《在鄉愁與足跡之外!》

園藝生活筆記 -《人生的窗景;書房外的世界!》

詩人之國筆記 -《代你保管!》

法哲學筆記 -《奴性難改》

人生故事筆記 -《詩人之國的遺民》

哲學人生筆記 -《語言、困境與人生》

哲學人生筆記 -《大家錯,就是對?》

哲學人生筆記 -《那一年冬天在馬堡,等待他點亮燈!》

廣告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