園藝生活筆記 -《「旺來緣」》

 
 
 
去年三月底在路旁,俺看見「條子」給「旺來兄弟郎」開罰單;俺的世道行義,總覺得官府養的有些條子,兼營包娼包賭的圍事,柿子專挑軟的吃。

浮世生活多艱困,路旁常見官爺的「黑頭車」霸道並排,違規亂停,條子視而不見,好像沒那回事;還趕走草民的「自轉車」。只許州官放火,不許草民點燈。「黑頭車」,想也知道,大有來頭,特權階級享受「治外法權」。

一對夫妻,在不礙到誰的路旁「鳥地方」,暫停著「發財仔車」,叫賣產地「台南關廟」批來的‘’夭壽甜‘’的「金鑽旺來」,却被沒鳥事可忙的三位條子‘’圍事‘’開罰單。

那位「兄弟郎」一肚子的「鳥氣」,只能出到那位遇人不淑的苦命女人身上。收攤回家後,俺聽說,女人還要被算「違停罰單」這‘’一條帳‘’。想像中,那位看似苦命的女人,可能得皮肉痛,只好吃苦當吃補;浮世多見,女人被愛所昏,跟錯男人,比死還淒慘。

浮世的經驗:‘’刑不上財閥,罰不到權貴‘’,‘’法律只保護懂法律‘’的人,偏偏這些「鳥人」花得起銀子備妥法律資源來玩法。罰單給「倒楣鬼」;監獄是窮人的歸宿。這也是「司法改革」被草民殷切地期待的原因。

俺也知道,「司法改革」,「小英總統」的「就職口號」而已,不是要「維持現狀」嗎?那套「黨國憲法」是最大的不義;騙不懂法律的「死草民」而已。改革?改個鳥!

堂堂「台大法律系」出身的幾位總統和各路的大官爺,到現在,對於「台大校長」的遴選,還玩不出一隻鳥。那批自認高尚的「鳥人」,不是還在玩法,程序、法條,來來去去,有温度、有善意的正面回應?全部是虛話、廢話、鳥話,他奶奶的話。政官、學官,兩個口而已。

話說:「旺來」,熟得抉!尤其在氣温逐漸走高的夏天,農業看天吃飯,盛產就敗市。俺去年就是路見那位「兄弟郎」,帶著他那位苦命的女人,整車「旺來」還乏人問津,「條子」却先來問候。於是,俺路見不平,加碼買進以平民怨。

那位「兄弟郎」,大概也看出俺的‘’鳥樣子‘’,「書生草民」一枚,却有伸手救援買進的善意;特地交待他的女人,為俺多款待幾枝「旺來尾」。

就順著那次的「緣」;俺吃了來自「台南關廟」,甜蜜的「金鑽旺來」;多出來的「旺來尾」種來實驗。“種「旺來」,得「旺來」”;只有一株有‘’結果‘’,尺寸却比市售的規格小了一半。其他的幾株「旺來」,迄今未見開花結果。

本日,俺先摘下「迷你旺來」作早餐。刀切下去,先吃一塊;OMG! 又脆又甜,尤其冰過之後,「旺來」多汁而蜜香。俺去年的那次「俠義之緣」,值得了!DIY的實驗可以結案。俺將回歸既有的專長植物,「芸香科果樹」。

相關文章:

園藝生活筆記 -《「あにき」,呷「旺來」啦!》

(2017年4月23日)

鳳梨,一般人耳熟的稱呼是「旺來」;原產地在中南美洲,在台灣被發揚光大。鳳梨,僅作為水果吃,台灣改良出來的新品種,我的口感是讚賞不已;愈來愈順口好吃;與過去的「土鳳梨」的囗感相比,已經別有風味。

每天的蔬果早餐,只要是在鳳梨的出產期,必然少不了這款水果;金黃色澤,又被稱作「旺來」,實在色香味俱全,又討人喜愛。鳳梨的營養價值很高,尤其「鳳梨酵素」有助消化,也是我愛吃的主要原因。

在街頭路旁,常見有小貨車滿載鳳梨,為買家現場削皮;這也是吃鳳梨前較費工的麻煩事;不過,買現場削的鳳梨,返家後存入冰箱。次日早上,享用包括鳳梨在內的多款水果;實在好吃,盛讚生活在台灣真好。

德國友人,有時在敘家常時,都很懷念我曾經招待和贈送的「冰鳳梨」和「鳳梨酥」。我都笑「老德」友人:"德國人自認重思考,所以自找煩惱;台灣人重口感,所以好吃的東西讓人回味"。當然,對吃不到鳳梨的遠方友人,這種"吊胃口",是有些「白目」。

自己來種鳳梨?以前想過;但是,總覺得鳳梨的外型像「仙人掌」,不能平易近人而作罷。能付諸行動,也是偶然!三月底,遇見道旁有「小貨車」,停在市場入口的附近,正在叫賣「現削的鳳梨」。看著賣方身上佈滿刺青,似乎有些道上兄弟的身影;正以手上的削刀,俐落地切去鳳梨的頭尾;再快速削去鳳梨的外皮。

當時,我想看果肉的顏色,來判別鳳梨的品種;只見攤商不察,不遠處可能已經有「條子」出現,引起雞飛狗跳。他,大概知道我正在欣賞他的刀法表演,愈削愈自豪,大約在三分鐘之內,完成四顆作品。「條子」可能已另有獵物了。

孰知,另一名「條子」,從側面的人群中突然出現;跑不掉了,被開了罰單;我有些錯愕和同情。生意本來就冷清;路人見到「條子」在執法,也不知該不該進場交易?

站著看完「浮世鳳梨緣」;我想到,「官府打劫」,大概相去不遠;捉小民放大商,世道難靖。草民生活不易,「條子」難為,各有「唱本」;我算老幾?現場觀眾吧?路人草民五四三?愛看「鳥事」的「閒雜人」?也許都是,都不是!

就當個出手的買家吧!那位「鳳梨兄弟」收下罰單,轉身交給一位看似苦命的女人,還唸了幾句,不是「六字經」,而是「三字經」;大意是,他的那位女人"守土失責,把風不力",讓「條子」得逞;回去後要"算這一條帳"。真是苦命的女人!一張罰單,也可能跟進一家失和,甚至一條苦命;女人遇人不淑,下場堪憂。

也許,我是"路人之仁",想太多了!男人不壞,女人不愛!果真?「鳳梨兄弟」回過身,看見我還在場,手上那把半尺長的削刀,指向我:"「あにき」,呷「旺來」啦!";這下子,看來面惡心善;浮世裹表,都是「緣」。

在呼喚我嗎?「あにき」?一介書生,是嗎?也許,「鳳梨兄弟」想招呼客人,稱兄道弟,本意是"お兄さん(おにいさん)"。好吧!世道行,被人稱呼「あにき」,也行;「兄貴」(アニキ) ,就進場出手捧場吧!

"兄弟へ,四支「旺來」;另外送哇十支「旺來尾」,有否?"。「鳳梨兄弟」,喚著他的女人:"へ,找十支「旺來尾」,送這位「あにき」"。

就如此這般地,我先用水培「旺來尾」,十五天後發根;趁著「穀雨」前,「定植」到土裡。如果風調雨順,預計一年半後有希望呷「旺來」;是自己種的「台農十七號金鑽鳳梨」!

相關日本演歌:

【縁(えにし)】 島津亜矢

相關文章:

園藝生活筆記 -《「穀雨」與「時雨」》
導遊故事筆記 -《德國客人愛吃台灣鳳梨》
導遊故事筆記 -《茶飲配鳳梨酥的愉悅滋味!》

熱門文章

園藝生活筆記 -《二月梅》

美學史話筆記 -《“等一下,先生‧‧‧!”》

哲學人生筆記 -《在鄉愁與足跡之外!》

園藝生活筆記 -《人生的窗景;書房外的世界!》

詩人之國筆記 -《代你保管!》

法哲學筆記 -《奴性難改》

人生故事筆記 -《詩人之國的遺民》

哲學人生筆記 -《語言、困境與人生》

哲學人生筆記 -《大家錯,就是對?》

哲學人生筆記 -《那一年冬天在馬堡,等待他點亮燈!》

廣告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