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8月7日 星期二

哲學人生筆記 - 《俺是「復仇者」》

 
外國有四十四家航空企業,屈從中國的壓力,矮化台灣的國格。台灣該對這些屈從中國壓力的外國航空企業報復嗎?

有一派的觀點,似乎善意過度而變成偽善,以致淪為自虐;認為外國航空企業為了營利而屈從中國壓力,是不得已的「受害者」,無奈的!

俺以為,若照此派的觀點,台灣無所作為,就乾脆打烊國門!此事件將無真正「受害者」,台灣自己也成為加入強權和‘’唯利是圖‘’的航空企業的共犯集團,來迫害自己的自虐病態狂。女人常是「強暴案」的受害者,需要同情「從犯」嗎?認為「從犯」也是受害者嗎?

‘’保留報復的權利‘’,有意志嗎?有聽過嗎?俺不惹人,與人為善;但是,仍要學習「毒蝎」和「咬人貓」植物,對那些以為俺善良可欺的惡勢力,敢冒犯俺者,俟機出擊,螯其要害部位幾針。

「航空企業」都是以營利為唯一目的之勢利又現實的無良企業,乘客花錢購票又得交出自己的生命權,多無奈又沒保障!幾年前,俺讀過一則「黑色趣聞」的報導:某外國有航班的正、副機長為争奪和同班空姐的「過夜同床權」,升天後,在天上吵架,互嗆著陸後來場決鬥。

台灣若無利可圖,外國航空企業早已自己打烊收攤了。台灣切莫妄自菲薄,自卑而作孽自己。可悲的弱者,在於任惡勢力侵門踏户,還要歡迎光臨,下次再來。

凡事不經奮戰,就自認力不如人,務實不務虛而放棄報復的意志,坐享其他勇士的抗戰成果,此等懦弱的「投機客」,浮世常見。可預期地,如此,只會招來強權和勢利者更多的、更大的屈辱。可悲之人必有可恨之處。

浮世常見霸凌的現象,是何以成常態的?在於弱勢的一方放棄自己的抗爭而自咎。俺讀「德國反猶史」的心得,以「猶太民族」在歷經慘痛的「大屠殺」悲劇後,餘生倖存者找出可貴而被遺忘的祖先智慧:“俺不為自己,誰會來為俺?”。

换言之,「俺自己」才是最可靠的「復仇者」;若自己仍然捨身為強權和勢利者的利益設想和開脱責任;那麼,德國和以色列,又何必天涯海角,契而不捨地追緝「納粹黨」的「小從犯」?

另文,俺將回顧自己的一件「刺客任務」,‘’代友復仇‘’的故事。

精選文章

世界小事筆記 - 《「白紙啟蒙」》

世紀大疫災將近三年;世界衛生組織的秘書長已表示,疫災已接近結束! 中國以外的世界,人們陸續恢復正常的生活。災源地的中國,却反而疫災的確診人數增加。曾經自誇對抗疫災是「親自部署,親自指揮」的中國當權者,「清零宗皇帝」習近平,仍堅持「千古一招」的「清零政策」不改;以疫災惡化的客觀事實...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