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文章

哲學人生筆記 - 《「相信」的反作用力》

圖片
取信於人,不容易!尤其,對於那些有過惡劣紀錄的背信者而言;基本上,自己「無信不立」,就沒有資格再向社會開立「信用支票」。 話術是信用的天敵,也是最廉價的欺騙工具。位高權重的人、有社會經濟地位的人、從事科學研究的人、教誨學生的老師,和學術研究工作者,法官等人必須自律,自肅而謹言慎行。 當一個人經常濫言:"一定要相信我,•••!";或者,"要相信習近平!",此類「祈使句」宣之於口,代表對自己的所言已經沒有自信,又如何能取信於人?簡言之,有詐欺和背信紀錄者又出來以話術自欺欺人了。 還是那句經典:「無信不立」!中國皇帝習近平已進入「成、住、壞、空」的「壞」期;衰象、敗象相繼浮現;偏偏新年開始,流年不利,竟然跑出一個崇拜者,台灣的馬英九,代為宣傳,要台灣人"相信習近平",真是被天上掉下「黑天鵝」砸到頭。 馬英九,在台灣最有名的背信紀錄,就是曾要支持者相信他的政治承諾:"「總統任內,平均每年經濟成長率6%、失業率降至3%以下、2016年平均國民所得達3萬美元」。當然,言而無信矣! 背信者,竟敢空口話術去為習近平的信用背書;難道,馬英九也相信中國權力黑洞文化下的「君無戲言」?習近平,正在由「壞期」轉「空期」,已有一症候群浮現,就是「精神危疑」,嚴重地不相信自己所提用的人,包括故舊或官場上的恩人;目前正在大整肅那些他認為「忠誠不絕對,絕對不忠誠」的近臣奴才。 輕言則無信:"要相信習近平!";台灣人何其不幸,有為敵人作信用背書者;應該可適用撥打「165反詐騙專線」!

哲學人生筆記 - 《「信仰的淪落」》

 
 
 
 
「梵蒂岡」與「無神論」的中國就「主教任命」的問題,簽署「臨時性協議」,「聖座」將承認被中國政府自己所許可和派任的中國教區的「主教」。這件事,是「梵蒂岡」歷史上的重大恥辱,也是對自身的普世神學教義和信仰的自我否定。

「梵蒂岡」作為全世界「天主教」的教廷和教權、信理的「天國代理」的政治中樞,如今,「聖座」的這項與中國的「臨時性協議」,從「非教徒」和「異教徒」的視角看去,實在是昏庸與背叛正信子民的世俗鬧劇。

當任的「教宗」,在任上仍然無能解決教內長年普遍存在黑暗中的神職人員威逼利誘教民的「狎童亂倫」醜事,却天真地、急切地想與「撒旦」拉近關係,向世俗的政治沉淪,實在是「天主教」的醜事。

偉大的正信宗教必有高貴的價值信仰,而且堅定自己的意志,不背叛教義和信理。更偉大地,絕不放棄身陷苦難和被專制的、邪惡的「黨文化」迫害的中國「地下教民」,這也是「天主教」歷史上, 迄今仍有「封聖」儀式傳統的基礎背景。

當「天主教」在當權勢力汲汲營營於開擴廣大的中國教徒市場,這與企業商人的世俗見利忘義於覬覦中國市場有何不同?上帝在浮世的「代理勢力」與「撒旦」簽署「臨時性協議」後,在意義上,等同出賣自己的「主」,使其成為「撒旦」的俘虜,而且,放棄荒野上被惡狼威脅和迫害的羊群。

以往,因信可以稱義,是因為在精神意志上堅定信仰:‘’上帝的歸上帝,撒旦的歸撒旦‘’;如今,上帝的也歸撒旦了。「梵蒂岡」的天主教可以打烊收攤了。

「梵蒂岡」所代表的信仰教理和神權的地位,對台灣而言,有何外交承認的價值?誰願意被「撒旦」的俘虜加持?如今,勉強的不義關係,恐怕已經是恥辱吧!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法哲學筆記 -《"於法尚無不合"》

世界小事筆記 - 《「折磨學」》

園藝生活筆記 -《祝願飛向我家的白頭翁!》

園藝生活筆記 - 《「神豬虎頭柑」》

園藝生活筆記 - 《「伊朗來的無花果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