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0月10日 星期三

哲學人生筆記 - 《「光的遊戲」》

「黑暗」,無所不在,包括在人的心裡角落;「黑暗」,也恆古存在,宇宙從其中「大爆炸」(Big Bang);於是有了「光」。

人們,習慣「光明世界」,總認為「黑暗」可惡;然而,「光明」來自「黑暗」而有了「時間」與「空間」。痛恨「黑暗」,如同嫌棄自己的「出身」;別忘了,「抹黑」與「挖黑」或「掃黑」,是人們樂此不疲的「季節遊戲」;「黑暗」都是指向「別人」。

哲學的理解,不是要還「黑暗」公道,而是要直指人們的「偽善」,或氣噗噗地自認「高尚」。看穿了,就是自己標榜「光明」,不容被「抹黑」、「沾黑」。

尤其在「選舉季節」,表面上是與「別人」比「光明」的戰爭;實則,是與「別人」比較「黑暗」的競爭。民主國家,有定期舉行的「比黑季節」。

這也是「民主」的優點;藉此「比賽」,讓人們正視「黑」、「黑暗」的存在和「惡」的積極意義;就是人們要自勉,超越「黑暗」與「惡」,包括自己的內心角落,迎向光明和高遠的目標。

於是,為「大爆炸」歡呼吧!有「光明」真好!「光明」可以與「黑暗」對比,看清彼此的不同。至於探究「黑暗」的本質,哲學已交給科學,正在研究宇宙「暗黑物質」,究竟存不存在?

人們,喜愛「賞光」,「光」也就得寵,在地球的南與北兩個「極區」,每年有各自的「永夜季節」,「黑暗」主宰時空;此時,也是「光的遊戲」季節。

那是「太陽系之父」發怒,吹出的「太陽風」,來到地球的「極區」,與地球「大氣層」的表層接觸,「氧分子」與「氮分子」的化學結合,激發光的興緻,在黑暗的時空,出現「極光」(Polarlichter)的舞姿,戲弄黑暗,以各種變幻顏色的形狀表演給人們「賞光」。

人們,除了在北歐的「芬蘭」北部「拉普蘭」(Lapland),可以拜訪「聖誕老公公」外;每年的八月中到次年的四月初,還可以到「洛凡尼米」(Rovanimi)「賞光」,那裡正是「光的遊戲」季節。

影片:「極光」(Polarlichter)

來源:「ZDF heute」和「All About Lapland

精選文章

世界小事筆記 - 《「白紙啟蒙」》

世紀大疫災將近三年;世界衛生組織的秘書長已表示,疫災已接近結束! 中國以外的世界,人們陸續恢復正常的生活。災源地的中國,却反而疫災的確診人數增加。曾經自誇對抗疫災是「親自部署,親自指揮」的中國當權者,「清零宗皇帝」習近平,仍堅持「千古一招」的「清零政策」不改;以疫災惡化的客觀事實...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