哲學人生筆記 - 《「心情不錯!」》

 
 
 
這裡所說的「心情」,先跳脱醫學所治療的「憂鬱」與「躁動」,而是從哲學的思考和遭遇的埸景或情境來「定格」一種「自我感覺良好」。

或許,浮世不知俺者,可能會認為「白目」或「自閉」。以上皆非也!俺以「數學語境」來形容,人的「心情」是「時間」的「函數」;假日之後的「上班日」,或「收假日」前的「夜班車」上,心情都不是理想的。何以如此?

俺多年的經驗,就是即將「身不由己」,那是即將面對未知的時間狀况。此種情形,常見於許多人都有的「焦慮」。因此,愉悦、輕鬆是‘’可欲的‘’心情,甚至可能還過度而有激越的表現,就是「高亢」。

至此,可以說,「心情」如「波浪」,不可能靜如鏡面,而是隨時有「波折」;在重要的時間點之前,是可能出現波濤暗潮的激盪。以上的分析,意旨在指出,何以浮世的改革或變易的舉措,總是引來抗拒。

理由,很明顯的,就是‘’打亂心情‘’,尤其好不容易平靜下來的心情。基本上,浮世眾人,大都是「反動派」,只要是涉及自身的利益損失,包括安逸的心惰。

换言之,「改革」,只要去改別人,革去別人的利益,自己都是旁觀的看戲路人,心情可能不差,還可以偽善地強調“支持改革,誰說不宜!”。唉!……唉!人的心情,哲學家的苦惱。

有一位曾經學多年德文而幾乎全還給老師的友人,本日相遇,「鳥話」說到半途,突然問俺:‘’如何以德文表述「幸災樂禍」”?俺知道,這個傢伙必然有「新仇舊恨」的「心結」(Komplex)放不下。八九不離十,與家中的「大內」在「冷戰」中。

只是,為何要用到「德文字」,難道漢語的「活該」不夠用?何況,「大內」又不是德國人,是台灣人;用「恁娘卡厚!」,既問候「岳飛」的母親「岳母」,又溫文有禮,盡到身為「半子」的禮數。

不過,俺還是與友人做了「交易」,必須先交待那檔「八卦鳥事」?才能換到德文字「幸災樂禍」。

終於,俺知道了,友人的「大內」不聽「老夫」勸阻,浪費銀子去整型兼打酸拉皮,結果成效不符預期,走樣矣!心情更差;總在鏡前怨來怪去,影響家人的「心情」。子女私下說:“家裡好像來了「後母」”。

老友,表面上旁觀不多說「鳥話」,內心「幸災樂禍」,「大內」要求「老夫」表述看法,虛情假意也好,就是不能惦惦。老友,突然想就以此情境,“重設”德文語境的能力,加強詞窠的印象。

俺,告知老友,也恭賀老友,‘’老婆換新娘‘’,賺到矣!至於,「幸災樂禍」(Schadenfreude)大可不必矣,而是「老漢新妻」,幸福的喜事矣!「心情」更新。

唉!俺,哲學家,又知道一件浮世的「鳥事」矣!心情不錯。

熱門文章

園藝生活筆記 -《二月梅》

美學史話筆記 -《“等一下,先生‧‧‧!”》

哲學人生筆記 -《在鄉愁與足跡之外!》

園藝生活筆記 -《人生的窗景;書房外的世界!》

詩人之國筆記 -《代你保管!》

法哲學筆記 -《奴性難改》

人生故事筆記 -《詩人之國的遺民》

哲學人生筆記 -《語言、困境與人生》

哲學人生筆記 -《大家錯,就是對?》

哲學人生筆記 -《那一年冬天在馬堡,等待他點亮燈!》

廣告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