哲學人生筆記 - 《「去」學「化」學》

 
 
 
「化」,是一種趨勢和傾向;可以視為「移轉」,值得注意的概念,是去舊的「典範」和創新的「典範」。

日本的「明治維新」,「幕府將軍」奉還大政於「天皇」,就是國政制度和統治權的去舊和創新的「典範移轉」。另有「慶應大學」的創立者,思想家「福澤諭吉」的「脱亞論」,指出日本的文明開化的戰略方向,應該是以歐洲文明為典範。

「去」與「化」,是完成趨勢的必要力量,是「時間」的推移;在語言使用上,是"定格"「動詞」(verb)的語境,移轉成「名詞」的語境。

在不同的外語使用上,簡單地概括,英語中有「動名詞」,或"Verb + ing"。在德語中,類似地,"Verb +ierung"。顯然地,在不同語文的語境中都有相似的「化」的語意,以表述趨勢的方向。

有意思地,英語語境中的"Make"和"Making"的語境差異就有所不同,讓人自己去想像;前者泛指動作和意願,或者意指狀態和能力。

在德語語境中的動詞,"sanieren",指出一種「恢復」的「動作」和「意志」;若使這個「動作」付諸實現,可以用「化」中的名詞,"Sanierung",詞性是「陰性名詞」;指的是“復原中或整治中,使除舊迎新”。;通常用在法律的語境,企業在破產後的重整,使「法人再生」。

為何 "Verb +ierung"是「陰性名詞」?俺的想像和淺見,除了約定成俗之外,有可能隱喻母體的‘’孕育再生‘’的能力。

俺,觀賞「非洲獅群」的社會生態記錄片,一個獅群的「獅王」被外來的雄獅打敗驅逐後,「新獅王」對接管的獅群展開「整治」(Sanierung)。

一方面,「新獅王」先咬死「舊獅王」的「小雄獅」,只留下「母獅系」的母女,一方面使性成熟的「母獅」孕育再生「新獅王」的子嗣;這是(Sanierung)的兩面意義,「整治」與「復育」兼具的「化」學。

至於先「殺小雄獅」的殘酷,也可以解釋為「去勢」,先下手鏟除潛敵的奪位威脅。這是「化」的‘’反向‘’指涉,有「解鎖」的語意,英語用的字首,常見的是"de-",例如:「解碼」"decoding"。

德語用的字首,常見的是"ent-",例如:「反身動詞」的"sich entfremden",在「馬克思」的哲學語境中出現,指的是“使疏遠”;指涉「人性」在勞動生產的場域或「官僚體制」中的變化,使自己疏遠原有的「人性」而成為生產工具的零件或被「官僚體制」役使的工具。簡單地形容,就是少乃「人味」。

後者,常見於有的「凡人」,在有了權力和利益後,就傲慢和腐敗,否定原來的自己和出身,而被指責為“Liar”。

在台灣,「舊黨國」的殘餘勢力,對於台灣的多項改革和新制,濫用指控為「去中國化」。以文明開化的戰略出發,「去中國化」是必然的,也已經成為普世的「覺悟」和趨勢。

中國自誇「大國崛起」後,到處耀武揚威,霸凌文明的國家和社會,惡劣又反動的掠奪行徑引來側目和警惕。俺在德國求學時期,許多「老德」學「漢語」,還表示:日後‘’非「去中國」‘’不可。

孰知,日月已換時空,「米國」的總統「川普」君,已經帶頭在‘’去「中國化」‘’了。這種變化,只能說,‘’厲害了!中國,好日子,自個玩完了!謝謝收看。‘’

熱門文章

園藝生活筆記 -《二月梅》

美學史話筆記 -《“等一下,先生‧‧‧!”》

哲學人生筆記 -《在鄉愁與足跡之外!》

園藝生活筆記 -《人生的窗景;書房外的世界!》

詩人之國筆記 -《代你保管!》

法哲學筆記 -《奴性難改》

人生故事筆記 -《詩人之國的遺民》

哲學人生筆記 -《語言、困境與人生》

哲學人生筆記 -《大家錯,就是對?》

哲學人生筆記 -《那一年冬天在馬堡,等待他點亮燈!》

廣告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