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文章

世界小事筆記 -《「被歧視」的理解》

圖片
「被歧視」, 一種相對於「歧視」在主客位置上的位差。總之,互看「不對位」的視覺上和心理上的偏差。文化的、宗教的、族群的、部落的、語音的,•••無所不在。 「被歧視者」將感受說出來的時候,必然是一種被排斥的、被看低的自卑和受傷;非我族類,其心必異。「被歧視」來自相對者的「優越感」。每個生物系統都存在「歧視」和「被歧視」,關鍵在於「實力」,那才是「被歧視者」必須武裝自己的條件。 曾經貴為米國總統的川普君,連任失敗後回復「死老百姓」的地位,多案的官司纏訟,不免感嘆「被歧視」。那就是失去權力,也就失去特權;虎到平地被狗吠,很正常! 最近,台灣的郭大富想選總統被徵召不成,心理和自尊頗受創,支持者傳出其在過程中「被歧視」。浮世以成敗論地位。不虛也! 中國人,近來熱嗆香港「國泰航空」的空服員歧視中國乘客;事出於,中國乘客對於要求提供「毛毯」的英語說成了要「地毯」,而被空服員嘲笑且相傳於同事之間。此舉,引來「中國人玻璃心症候群」的發作,以前的「百年民族恥辱」又被喚起。 回想過往到現在的大小敘事;別忘了!中國自己常欺侮鄰國,要求朝貢天朝和漢族的天子;中國人更常仗勢欺弱;對周圍的鄰人,常駡人「小日本鬼子」,「鬼島呆包子」、「高麗棒子」、「越南蠻子」、「夷狄番子」、「西番犬戎」,•••。 俺的老中同學透露著:中國廣大地域人口的互相歧視多矣!北京人歧視上海人,男人懼內而侍妻;上海人又歧視廣東人,後者好吃陸海空的各類野味。有意思地,以政治地緣上的遠近來決定歧視的程度。 上海、廣州的「城市經濟」較有發展;北京來的老中同學給的評語是:中國地廣人多,有歧視是多元文化現象,「夷狄犬戎」入中國則漢化,「被歧視」是異族同化進程中的自然現象。就忍著唄!佛教東傳中國,梵語讀音“अमिताभ"(Amitābha)現在不都習慣著唸「阿彌陀佛」?! 天啊!這樣的大國衆民,自以為是的心態,難怪會讓內外的弱者恐懼,活得沒有人的尊嚴。保持距離,以策安全。

哲學人生筆記 - 《「生與死的價值」》

 
 
很難以想像,在一個標榜“慎終追遠,民德歸厚”和“厚生載德”的文化傳統裡,「死者」仍不得安寧,被政治利用,被榨取「剩餘價值」,出來參加「公民投票提案」的聯署。

「死者為大」,應該是一種人性上和情感上對「人的尊嚴」的基本尊重。社會上的普遍態度,對於生命,是「慶生畏死」,只知生不知死。人從何而來?人死後又如何?哲學家的觀察,“死者總是別人,仍與自己有距離;甚至不相信,自己是走向死的存在”。

關鍵在於「時間」,每個存在的人都是依著「時間」折舊。也因此,「死者」被尊重為「往生者」。「生者」對「死者」的想像是「死後萬事空」;在「佛教」的語境是「諸法皆空,諸行無常」。

於是,「生者」面對「死者」的態度,被鼓勵是「自肅」與「放下」。對「生者」已無能為力的「活人」,只能寄希望於「死者」的「剩餘價值」,欺之於「死者」已無可控訴;未免太「失格」和「無品」。

浮世行走的基本法則,老弱婦孺不可欺,何况「死者」?在法律上,「自然人」的定義,‘’始於出生,終於死亡‘’。「死者」已無行為能力;每家每户都有往生的先人,而必須以慎終追遠的虔誠心「自肅」,以面對「死者為大」的傳統,不宜去「政治動員」。

「黨國」時代的「總動員法」的咨意妄為已不可恃了;「生者」的自尊自重,‘’作為人本身就是目的,人的尊嚴不可被侵犯‘’,有此項價值信仰,是「生者」的義務。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園藝生活筆記 - 《「伊朗來的無花果乾!」》

法哲學筆記 -《"於法尚無不合"》

世界小事筆記 - 《「折磨學」》

哲學人生筆記 -《極道の國家和女人》

園藝生活筆記 -《祝願飛向我家的白頭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