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0月5日 星期五

哲學人生筆記 - 《「米國十字軍」》

 
 
 
「米國」,在對「牆國」的經濟戰争中,明顯地,應該是已經取得「主場勝」。接下來,「米軍黑船」被「有線電視CNN」報導,即將東來「客場戰」。

歷史,有客觀呈現的規律發展趨勢,要素是「時間」;動能是「經濟」。這項理解是俺的「唯心主義」的表述,而且,俺服膺「市場經濟」的發展,必須在「對外開放」、「公平競爭」和「法治規範」的基礎上,才能實踐「善的價值」。

「米國」,建國之前,是歐洲「清教徒」移民的「新大陸」;甚至被比喻為「上帝」的應許之地;「清教徒」有「使命」在身;回報和崇聖此一恩典,就是勤奮自律,普及善願。

對此,德國社會哲學家「韋伯」(Max Weber)在經典著作「基督新教倫理與資本主義精神」已有論述。

「清教徒」的先人,在「老歐洲」,無論是「歐陸」或「英國」都曾經受到專制王權和「天主教」的壓迫。

在「米國」東北的「新英格蘭地區」,可感受建築型式和民風,與在英國、歐陸的德國中、北部地區的風格相近,可感受「清教」的教化是普世的感應和見證,以無愧於「上帝選民」的「恩寵」。

放在國家價值的見證,「清教徒」移民認為:"國家是不得已的必要之惡",為了實踐作為人生而平等,發揚自由的價值,國家的建立,政府的運作,必須完善民主和嚴格制衡。

同樣地,此項「國家哲學」被以「使命」外傳擴展,必然與世界上至今對內專制、對外侵略弱小鄰國的「極權國家」敵對。若從地緣戰略的爭奪概觀:「米軍黑船」東來,固然,意在捍衛「米國」在西太平洋海權的國家利益;若從歷史和「基督新教」的視角出發,視為「米國十字軍」也可以。

附記:

「黑船東來」曾經迫使日本幕府「開國」。對庶民也有故事可傳說和演唱。

以下,「島津亜矢小姐」主唱 的演歌浪曲《お吉》,即是說唱苦命民女「阿吉」的命運。

――――――――

相關文章:

哲學人生筆記 - 《「黑船東來」啟示錄》2018年3月18日

米國總統「川普君」在「台灣旅行法」案即將自動生效的前刻,「臨門」再補上一脚,簽上「大名」;有特別的意義,代表憲政制度中掌握行政權的「總統」主動地為該法案的可執行加以「背書」。

中國「天皇」想拉台灣人跨海過去當「天朝皇民」;米國總統却想派「大官」跨洋過來台灣,自己先開闢航道。從地緣戰略競合的角度觀察「三國大勢」:俺的理解,呈現「天朝傲慢」與「黑船東來」的歷史再版。

中國,雖然自認「大國崛起」,在國家發展的進程上,却一反「改革開放」的自信,走回歷史上的「皇權黑洞」。「長城」,作為中國漫長歷史閉關自守的神學意義,在當代被以網路金盾封鎖和大興嚴密的「文字獄」取代,使「天朝中國」成為早晚將發生內爆的系統。

米國的「台灣旅行法」生效,在歷史意義上,如同重演十九世紀中期航向日本的「黑船事件」。當年的目的,是要求日本開國。現在的 「台灣旅行法」是為自己的國內法「台灣關係法」補強,多修一條正式的「陽關道」。

台灣有自身的歷史無奈,却也有自身優越的地緣戰略優勢;二者互為辯證。「天朝西招」和「黑船東來」,固然是東西向的大國地緣競合;然而,台灣自身的歷史發展却證明,‘’南北行走‘’才是王道。

中國的庶民用語「買賣東西」,點出當前的「一帶一路」是重複古代「絲路」的東西發展方向。回顧台灣的貿易發展方向,自古庶民以「跑南北貨」而發展出自身的較佳方向,可避開自東向西的歐亞大陸的動亂。

精選文章

世界小事筆記 - 《「白紙啟蒙」》

世紀大疫災將近三年;世界衛生組織的秘書長已表示,疫災已接近結束! 中國以外的世界,人們陸續恢復正常的生活。災源地的中國,却反而疫災的確診人數增加。曾經自誇對抗疫災是「親自部署,親自指揮」的中國當權者,「清零宗皇帝」習近平,仍堅持「千古一招」的「清零政策」不改;以疫災惡化的客觀事實...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