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0月31日 星期三

哲學人生筆記 - 《「桑梓青山」》

 
 
 
「青山」,何僅「桑梓」有?‘’心有所絆‘’之地,都是「桑梓青山」。「詩經」的「小雅 . 小弁」:“維桑與梓,必恭敬止。”;確實,出生的「桑梓」,童年所存的記憶烙印,最初也最深的地方,就是「桑梓」。

突然,台灣出現一個從中國傳來的新詞「北漂」,被有心政治操作的勢力,引為「選舉」題材。對台灣草民而言,「北漂」這個詞的語境是虚無的,甚至是無病呻吟的;既不浪漫,也無凄美感,與台灣本土是完全水土不服的「不知所云」。

在哲學的理解,之所以直指「北漂」的虛無呻吟,是因為與台灣的實境不符。在現實的「國家競争力評比」的報告中:台灣,被瑞士的WEF評為「超級創新國家」;自從「高鐵」開通疾馳之後,早已經成為「一日生活圈」,南來北往,環島行旅才是許多人的真實生活經驗。

台灣的國土空間不大,從「命運共同體」的角度看待,國境內的每一個地方,都是台灣人的「桑梓青山」;想要往返駐地與本家,只要沒有嚴重天災的阻礙,而自己有心走動,都能如願往返。

「北漂」,那是中國那個「南拳北腿」,地理廣闊的國土空間,跨省後的生活,可能就像出國後一樣的陌生。曾有「老中友人」自嘆,對中國地理和文化的理解,還得請俺指教。

人生,東西南北跑,比較像「渡鳥」,指涉的情境是自由,也是自己有選擇去留空間的「命運」;實在已經没啥麼無可奈何,非在特定地方不可。自己,若真地想回「桑梓青山」,或有心探望家中「親老」,買了車票就可以很快地到家。

為一時的選舉而背離實境,虛構無奈的悲情,在台灣強說外來語境的「北漂」,實在是既不衛生也没營養。

精選文章

世界小事筆記 - 《「白紙啟蒙」》

世紀大疫災將近三年;世界衛生組織的秘書長已表示,疫災已接近結束! 中國以外的世界,人們陸續恢復正常的生活。災源地的中國,却反而疫災的確診人數增加。曾經自誇對抗疫災是「親自部署,親自指揮」的中國當權者,「清零宗皇帝」習近平,仍堅持「千古一招」的「清零政策」不改;以疫災惡化的客觀事實...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