園藝生活筆記 -《「渡鳥與碩果」》

再過幾天,十二月七日,是「大雪」節氣;在台灣的平地,難得遇到下雪,更何況是大雪紛飛,積雪深及膝部。俺的大雪中行走的經驗是在「歐陸」;剛開始,有浪漫的空寂美感;但是見識和體驗多次之後,也有生活上的障礙。

大雪中行走,俺曾想到一首詩:“千山鳥飛絕,萬徑人蹤滅,孤舟蓑笠翁,獨釣寒江雪”(唐.柳宗元),那般空靈意境,主角在於「雪」的“冰封”能力;這是北國山川的專有風景。

曾經,俺到日本東北的「秋田」訪友,在那一年底,十二月下旬,也是白茫茫的雪景當前,來到日本友人家,看見門前庭園的柿子樹,早已落葉殆盡,應該在秋天採收完成的「次郎」品種的「柿子」(Diospyros kaki)却還有幾顆餘果掛在樹上。


友人見俺有些疑惑,告知原委:原來是女兒「真紀小姐」要求留給「渡鳥」果腹。善心為懷的女兒,大慈同舟,為雪中無蟲可啄的可憐「渡鳥」提供迫切的充饑救援。

此情此景,俺在冬季的「歐陸紀行」,也常在「大學城」的「主教堂」前,遇到教會神職和慈善團體正在烹煮熱食為「無殼遊民」提供解饑去寒。不遠的地方,有「基督教救世軍」正在為慈善勸募。

在求學時期,俺只要仍有餘裕,身上總會多準備幾張大學食堂的餐券,贊助路上遇到索取,有些後援空乏的貧困學生,在寒冬能有熱食填腹。這大概就是「碩果保存」的哲學意義。

浮世人生,總有困頓低潮之恃,也有志得意滿的高峰;能夠保留餘裕的空間助人轉機,正是「渡鳥與碩果」的幸福。


「大雪」節氣將至,晴空萬里的清晨,俺來到多日未曾造訪的「雜樹林」;幾隻「白頭翁」和「麻雀」竟然與俺相敬如賓,也不胆怯飛走,而是各佔一方互唱鳥歌,有些類似「山歌對唱」。

奇怪矣!俺在多日前特意留在樹上,不套袋的無花果和蜜柑,本意是給「渡鳥」過冬作準備;鳥兒反而客氣和自律替俺看守著,不敢逾越。看來,人與鳥類是可以以「共和」與「共治」的。

俺也想到,日文語境中的わがし是指「和菓子」,是「日式點心」的概稱;那個「和」字是「大和民族」的專稱;點心是用於口福和提供品嚐的愉悦。這樣的民族美食語境放到園藝生活的情境比擬,幾近「渡鳥與碩果」的共存關係,也是「餘裕與備用」的心願。

――――――――――

相關文章:

人生故事筆記 -《「浮世的冬景」》

2017年11月26日

又到寒冬,我想到人情的即景;多次在冬季的「歐陸」行走,漫步在蕭瑟的路街上;有時候,看到「行乞客」坐在路旁。也回想到,以前在德國求學的歲月,在「大學城」裡,常遇到饑寒難過的學生向我索取「餐票」;若見我有多餘,也替他的「難友」多索取一份,趕到大學食堂充饑。

「大學生」,在德國,是窮困的弱勢階級。常有沉淪大學的「遊民同學」,拒絕完成學業;自西往東,南征北伐,征討各個不同的大學,就是想要"學海無涯",以「學生」的身分,保住國家的各類優惠。


有「遊民同學」,Ralph Bretzinger,身不由己,自幼被離異的父母遺棄,知道我有「獎學金」,向我商量「借資紓困」,想修理"三手"的「寶馬車」和「加油」;等收到瑞士「公法學期刊」相關的「出版社」的「稿費」後立即歸還。不幸地,「出版社」倒閉,積欠的幾筆稿費如飛走的鳥。

「遊民同學」以著作的「原稿」送我,外加一本簽名留念的相關專業著作「抵債」。我欣然接受,如獲至寶;還讚助他三百元「德國馬克」,鼓勵他專心著述。

幾年前,這位當年的「遊民同學」,在我商旅德國時,相約招待我,和去「成人俱樂部」見識「歐陸」成人世界的「異國風情」。當時,德國老友,已經成為卓越的「歐盟法域」的「名律師」;專精於「企業破產法」和「離婚官司」,能幫客戶爭取豐富的「贍養費」和「親子權」。平日,穿著時尚,對女人特別好;「異性緣」極佳。

當時,隨侍在側,坐在他身旁、選美等級的「第三任妻子」;據老友自述,是在「法律戰」後,難得的「戰俘」。這讓我想到:"「太史公」被「宮刑」而有傳世的「史記」出"。人生有困而知進取;男人當如是也!

德國「基本法」的「民主國」、「法治國」和「社會國」的「立國原則」,規定教育和求學是「基本人權」,不可以因為貧弱出身而求學無門。所以,大學都是公立的,「學雜費」全免;還有各式的「獎學金」助讀。人的出生,自己無法選擇;但是,民主國家的功能,可以集國民公意和意志,創造「立足點」基本上平等的社會條件。

雖然是如此優遇的「社會國」,學生大多認真,也珍惜資源而主動求知,圖書館和研究室裡,常見燈火通明,學生埋首於學問;對比戶外風寒大雪的艱難早暗天色,內心很溫暖知足。那時候,「指導教授」如慈父、慈母照顧我,也安排我客居在「修道院」,與「神學士」和「神職」共同研修神學,和受到慈祥可親的德國修女的生活照顧。學業上,生活上都沒有後顧之憂。

除了領取豐渥的「獎學金」,擔任「學術助理」,替「師父」和「師母」分勞之外;在大學的寒暑假期,台灣的商界友人,到德國商旅,訪問企業客戶,或參加「商展」;尤其後者,在至少半年前已向我預約,到商展「接客」,吃住全包,每日還有豐渥的「商務顧問費」。

幾天商旅下來的報酬,足夠我一年的「生活費」和「旅遊費」;還藉商旅遊歷德國、瑞士和奧地利、列支敦斯登「德語區」(Deutsche Sprachraum)的城鄉。

幸運的人生,讓我在德國漫長的求學歲月,能體驗德國式「修道院」裡古典的宗教生活。追隨「指導教授」的「學術講座」旅驛,除了在德國的大學,也能去瑞士的「巴塞爾大學」和法國的「史特拉斯堡大學」問學。旅行增廣閱歷,認識歐洲文化,更是豐碩而難忘的見識。

「歐陸」的冬季行旅,在較熱鬧的市區,有女人掛著「救世軍」的肩帶,在寒冷的霧氣中拉「手風琴」,音樂有些悲淒。或者,「吉普賽」女人,抱著幼兒向我推銷圍巾;也有樂團公開演奏勸募。

漫步到市中心區的「大主教堂」外的廣場,尤其在寒冬,也常見到教士與教徒,煮鍋分享熱食和附送保暖的衣物給「無殼」的遊民。此情此景,冬天會愈來愈冷,但是世道有溫暖,分享所需,即使卑微相助,舉手之勞,有心意而不計較回報,卻是我所理解的浮世「功德」。

相關文章:

人生故事筆記 -《在歐陸聽到大地的鐘聲!》 

熱門文章

園藝生活筆記 -《二月梅》

美學史話筆記 -《“等一下,先生‧‧‧!”》

哲學人生筆記 -《在鄉愁與足跡之外!》

園藝生活筆記 -《人生的窗景;書房外的世界!》

詩人之國筆記 -《代你保管!》

法哲學筆記 -《奴性難改》

人生故事筆記 -《詩人之國的遺民》

哲學人生筆記 -《語言、困境與人生》

哲學人生筆記 -《大家錯,就是對?》

哲學人生筆記 -《那一年冬天在馬堡,等待他點亮燈!》

廣告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