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故事筆記 - 《「醉客行」》

「醉客行」,一種時代精神的愚痴現場,也是家庭、企業、社會和國家的隐憂。當代有一種進化版的「刺客」,公共治理上防著有「自殺炸彈」的「恐怖」。其實,「醉客行」也是其中一種「變異」。

「醉」,是一種"茫然有知"的現象,知道自己還活著,只是自己失控自己,被失常牽引。糟糕地,有人愛上這種狀態,沉溺其中一種自以為是的滿足;精神上的「瘾」。"「瘾」是依戀,拒絕人格上的獨立。

人,從出生斷奶後,意志一直在抗拒「瘾」;也就是要「過瘾」而實踐作為人的獨立。「不過瘾」而依戀「他者」或「異物」的人生是被牽引的客體,也是無意義的!"。這也是「精神病理」上對「過瘾」的哲學理解。

「醉客行」,可能發生在許多種不同的場域和對象;最常見的,是「戀」。俺聽過至少有兩首「日本演歌」名曲與啜酒求醉有相關:“「醉在愛裡」”(「酔い惚れて」;「若山かずさ」唄)“「女人酒」”(「おんな酒」;「堀內美和」唄);都是指涉女人對失戀的婉惜和不甘;「酒」是「藥引頭」,很像「和式料理」中常用的提味食料「味噌」。

藉「酒」,迷惘於「 戀」的過去;在此,「戀」所指涉的,有特定的對象,就是那個「負心的人」,若能走出若有所失的場域而超越"醉的自己",是可以昇華而重生自由的。以上的場域情節都是個別的故事,不涉公共場域的利益。

有意思地;近日,有一件「醉的鳥事」,讓俺有所見識;就是「軍職」的「國防醫學院」、「少將官階」的「院長」,酒醉而在「高鐵」車上失態大鬧而被壓制下車。可惜矣!高階將官的養成而至「少將」,已屬歷練選尖、人格和專業俱屬優秀的軍職菁英。竟然淪落失態不堪的場面,好像「醉兵鬧事」。當然,至此風景,上級長官也不能再愛護有加而"官官相護",只好先調離現職隱藏。

「戒嚴時期」,俺在外島前線「金門」,曾處理過責任防區內發生上級單位的「梅花軍官」,三更半夜,假藉視察佈防,以宵禁通行證,酒駕自行車,闖過衛哨,逕闖宵禁戒嚴前早已打烊的「軍中樂園」,要找「老相好」不成而大鬧於樂園門外。當然,被「外人」壓制後,渾身酒色氣送交憲兵,帶回去給「星星長官」慰安。典型地,陸軍的臉蛋很薄,破不得。自家料理,必須獨門藏私矣!

觀看故事情境,俺也好奇的,是「醉客行」大鬧高鐵上的公眾場域時,諸法無我,竟能不忘自己的代表名器:“我代表「國防醫學院」!”;一再地,大聲強調,唯恐眾人不知。顯然地,「國防醫學院」,將因此而名留青史,奪下歷史地位;原來,酒客是可以"醉在官威裡"的。

俺,常搭高鐵往來南北,也見識過多次醉客大鬧或乘客爭吵的鳥事。其中,有一位想當「和事人」的知名公眾人物正好在同車廂裡,主動上前勸慰,還報出自家企業的名器,自稱知名企業的「董事長」。

不說還好;那位"女醉客",竟然脱口而出:“懂…?你懂個X?”。俺,不忍卒睹;咦?.. ,咦!那位見義勇為、奉行公益的「歐雞桑」是俺大哥的同學;也認識小弟俺。Hurry! 俺笑著上前,勸「老董大哥,回您董座去吧!」。

「董事長」見俺;一見如故:“張老弟,幸會!令兄好否?”。那位"女醉客"又大聲吼叫:…,蝦米碗糕啦!當下,同車不知情的觀眾,可能以為俺也是「賣碗糕郎」?碗糕啦!快脫身為上策!

俺勸「老董」,此款「鳥事」,術業有專攻,不能自己作「正義達人」,包辦所有的「善人缺」,宜交些鳥事給「專人」來處理。除非,自己手癢,想和藉酒起肖的「醉客」決鬥比智商;否則,請「兄台老董」宜愛惜羽毛!天才不宜對戰白癡。

「日本演歌」:

「酔い惚れて」;「若山かずさ」唄

「女人酒」;「おんな酒」;「堀內美和」唄

返回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園藝生活筆記 -《二月梅》

美學史話筆記 -《“等一下,先生‧‧‧!”》

哲學人生筆記 -《在鄉愁與足跡之外!》

園藝生活筆記 -《人生的窗景;書房外的世界!》

詩人之國筆記 -《代你保管!》

法哲學筆記 -《奴性難改》

人生故事筆記 -《詩人之國的遺民》

哲學人生筆記 -《語言、困境與人生》

哲學人生筆記 -《大家錯,就是對?》

哲學人生筆記 -《那一年冬天在馬堡,等待他點亮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