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2月28日 星期五

哲學人生筆記-《「權力的謙卑」》

自己,是「老生代」?「中生代」或「晚生代」?當前,社會上突然浮現「熱詞」,就是「中生代」接班;當然是有好康的「權力班」,不是「放牛班」。

「熱詞」被反覆炒作,氣死一堆難忘權力滋味的「老生代」。就「中生代」說定了:“權力”就由這個自認「中堅主流」的世代「接班」。這種現象,讓人有些不安。

“小心老賊”,是俺奉勸「中生代」的一句銘言。「老賊」是文明進程的隐憂。深受「儒教」傳統遺禍的台灣;「敬老尊賢」就可以壓死後生的世代。

「儒教」宗師,「孔仲尼」,有「遺教」;“老人戒之在得”。知老者,莫若「至聖老師」。何以出此言?正是「權力嚐過」方知「不夠用」,「金錢有過」才知「真好用」。權力的效用在於可以發揮「影響力」;金錢的效用,在於可以儲藏「購買力」;只要没有惡性的「通貨膨脹」。

為何,俺說「儒教遺禍」?關鍵在於,「儒教」作為「政治神學」,「經義」在於「秩序」二字。一句「長幼有序」的符咒,足以讓「小賊」揹上“犯上”和“大不敬”的負評。

在權力競逐的場域,「接誰的班?」,是不可語義不明的。接敗軍將帥的班?那麼,散兵遊卒不成隊形,敗軍將帥猶有遺憾不甘;日後,恐怕成事不足,敗事有餘。

台灣社會的宗教信仰是世俗的、多神的,神話和神跡由信者各自表述。權力場域的競逐,主要還是「拼大仙」的。常有以權亂政的無誠信感。

「米國」,有項對照: 「米國」總統「川普君」,上任以後,努力實現競選的承諾。「川普君」的名言:“我們,不信任政府,但是,我們信任神”!那才是在權力場域中不言自明的謙卑。

精選文章

世界小事筆記 - 《「白紙啟蒙」》

世紀大疫災將近三年;世界衛生組織的秘書長已表示,疫災已接近結束! 中國以外的世界,人們陸續恢復正常的生活。災源地的中國,却反而疫災的確診人數增加。曾經自誇對抗疫災是「親自部署,親自指揮」的中國當權者,「清零宗皇帝」習近平,仍堅持「千古一招」的「清零政策」不改;以疫災惡化的客觀事實...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