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2月26日 星期三

法哲學筆記 - 《「勉予愛你」》

「勉予同意」,非常矯情的權力用語;漢文成語有「瑕不掩瑜」,更可以指涉到官場用人的「熱詞」:“聖人難求,不計前嫌”。大話、空話、假話、虛話都是「表象」的呈現,終將面對「本質」的對立。

權力場域的用語熱詞:「勉予同意」,嚴重到隱藏著「不負責任」的“不得已”;也是挑戰「法哲學」所論述的「法治國家」的基礎:實質的價值「恆定」與「誠信」;也違背權力的「責任倫理」。

國家、社會與文明的發展進步,有賴於精確踏實的國民素質表現在語境上和文化上的風景。為何有的國家和民族得到較大的被信任?有的國家和民族總是被懷疑「可靠度」?「差不多」,或“不滿意,但是,可以接受”,是「寬容」或「自由心證」?於是、各領域有「容許誤差」的空間。

浮世,只剩偉大的德國哲人「康德」,在論述「純粹理性批判」;太不務實的「蛋頭哲人」。浮世文明,不就是‘’得過且過‘’;或“得放水,就放水”’的官場好修行之道乎?

然而,此又涉及,對「平等」的檢定;有些事,涉及人命,例如,對於「酒駕」,社會上常見痛責「肇事者」而有‘’喝酒不開車‘’的「自戒」。但是,若對「微醺者」的情境,「勉予同意」駕車,就等於防線被突破。

又或者,明知飛機有‘’小故障‘’,却「勉予同意」起飛。又或者,「疫情」防備,對於少量的「違禁物」,海關「勉予同意」通關。

又或者,「皇后貞操」被質疑,「皇上」被「戴綠帽」却「勉於同意」。「皇家鳥事」,「禮炮」是誰放的?草民也無權又無言矣!反正,有識的草民,總覺得皇上有怪怪的病態;必須藉助「皇后」的外食來助性慰安。

「權力者」使用「同意權」,却又冠上「贅語」:“勉予”,看似委屈、無奈,却是「不負責任」的「官言官語」。「曾國藩」的名言:“「風俗之厚薄奚自乎?自乎一二人心之所嚮而已。」”;那些‘’一二人‘’的「勉予」垂式來者。

浮世的夫妻、戀人的調情熱詞又添新語:“勉予愛你”。典型在夙昔,古道照顏色。餐飲食品,若有被發現污染瑕疵,賣方也似可對買方援引比照;各位食客:請“勉予吞下‘’吧!

浮世多鳥事,歲末迎新,蛋頭草民俺,「勉予同意」過新年。

精選文章

世界小事筆記 - 《「白紙啟蒙」》

世紀大疫災將近三年;世界衛生組織的秘書長已表示,疫災已接近結束! 中國以外的世界,人們陸續恢復正常的生活。災源地的中國,却反而疫災的確診人數增加。曾經自誇對抗疫災是「親自部署,親自指揮」的中國當權者,「清零宗皇帝」習近平,仍堅持「千古一招」的「清零政策」不改;以疫災惡化的客觀事實...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