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文章

哲學人生筆記 - 《「相信」的反作用力》

圖片
取信於人,不容易!尤其,對於那些有過惡劣紀錄的背信者而言;基本上,自己「無信不立」,就沒有資格再向社會開立「信用支票」。 話術是信用的天敵,也是最廉價的欺騙工具。位高權重的人、有社會經濟地位的人、從事科學研究的人、教誨學生的老師,和學術研究工作者,法官等人必須自律,自肅而謹言慎行。 當一個人經常濫言:"一定要相信我,•••!";或者,"要相信習近平!",此類「祈使句」宣之於口,代表對自己的所言已經沒有自信,又如何能取信於人?簡言之,有詐欺和背信紀錄者又出來以話術自欺欺人了。 還是那句經典:「無信不立」!中國皇帝習近平已進入「成、住、壞、空」的「壞」期;衰象、敗象相繼浮現;偏偏新年開始,流年不利,竟然跑出一個崇拜者,台灣的馬英九,代為宣傳,要台灣人"相信習近平",真是被天上掉下「黑天鵝」砸到頭。 馬英九,在台灣最有名的背信紀錄,就是曾要支持者相信他的政治承諾:"「總統任內,平均每年經濟成長率6%、失業率降至3%以下、2016年平均國民所得達3萬美元」。當然,言而無信矣! 背信者,竟敢空口話術去為習近平的信用背書;難道,馬英九也相信中國權力黑洞文化下的「君無戲言」?習近平,正在由「壞期」轉「空期」,已有一症候群浮現,就是「精神危疑」,嚴重地不相信自己所提用的人,包括故舊或官場上的恩人;目前正在大整肅那些他認為「忠誠不絕對,絕對不忠誠」的近臣奴才。 輕言則無信:"要相信習近平!";台灣人何其不幸,有為敵人作信用背書者;應該可適用撥打「165反詐騙專線」!

哲學人生筆記 - 《「麵包師撞牆」》

 以「法國麵包」之名,在台灣賣得很貴;俺吃過幾次,甚無特色。其實,在法國;那些法式麵包只是生活上的食品。麵包的食物地位,有可能,在日本「脱亞入歐」的文明開化進程中,被歐化的勢力誇大了。 

日文語境的「麵包」一詞,以「片假名」註記:“パン”(pan);法文語境的麵包註記為“Le pain” 。有名的法國「長棍麵包」註記為‘’ la baguette‘’。

日本,從「歐化」起至今,有些人為了表現自己是文明開化的「歐式人」,特意指定要買 ‘’ la baguette‘’;然後以「牛皮紙袋」套底,露出一大截長棍,抱在胸前,走在路上,上了電車。女人頭戴歐式淑女的圓盤帽,引人側目。

台灣本土,對於麵包,讀音似漢字“胖”的音述。俺,曾有機會受邀到夫妻俱留學法國而結婚的友人家作客,女主人偏好雅痞的法式生活,男主人是紅酒愛好行家,認為紅酒是「靈魂的甘露」,夫妻每日必小啜。

主人,特別破例開放,引領俺到「儲酒庫」;介紹當次精選,準備上桌的紅酒和白酒;也逐一介紹法國產地、年份和當年的產地氣候。
女主人,持家有方的「好家後」,邀請俺上桌前,拿出 ‘’ la baguette‘’問俺:“客倌,您老人家之尊齒啃長棍,可乎?”。此一問,俺想到‘’老狗啃老骨頭‘’的津津有味的意境。回以:“大丈夫!”。

當然,此景也喚起俺在德國修道院多年清修生活中啃「德式麵包」的練牙磨齒歲月。「德國麵包」,就表現出“硬實力”,也是對牙齒耐受實力的考驗。

大致上,「德式麵包」主要分為「白麵包」(das Weissbrot)、「黑麵包」(das Graubrot)、「全麥麵包」(das Vollkornbrot)、「麩皮麵包」(das Mehrkornbrot)和「酸麵包」(das Sauertaigbrot);大都偏硬。

當然也有「軟麵包」(das weiche Broetchen);接近製作「漢堡包」的那款「軟麵包」。

台灣知名的「麵包師」到「牆國」去展店,立即撞牆;必須卑躬屈膝地「政治表態」才能「苟且偷生」。可預期地,「牆國」始亂終棄是必然的,麵包師以往的盛名也回不去了!

貧寒出身而學習製作「法式麵包」成名,受本土台灣人的追捧支持,却得了「大頭症」被「紅衣女」牽魂赴「牆國」而淪為無體的「計較小商」,必須矯情地扭曲自己的「法式麵包師」專業,在「牆國」講政治的語境中,按被設定好的「定式句型」表態,賣起「牆國饅頭」。

有些台灣人,天真地以為:“政治是窗外風雨,自己不管政治,只想「拼經濟」”。歷史的實踐證明;「講政治」是「牆國」的「國家神學」;不管政治的人就只能被政治來管。

「法式麵包師」看來只能改賣「牆國」的「山東大饅頭」矣!俺在高雄、台北,看其興,也見其撞牆,「大頭症」發作,可惜矣!唉!浮世之夢而已!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法哲學筆記 -《"於法尚無不合"》

世界小事筆記 - 《「折磨學」》

園藝生活筆記 -《祝願飛向我家的白頭翁!》

園藝生活筆記 - 《「神豬虎頭柑」》

園藝生活筆記 - 《「伊朗來的無花果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