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2月28日 星期五

園藝生活筆記 - 《「冬實與渡鳥」》

多日的冬雨,又濕又冷,心情總覺得老天整人;本日清晨仍然陰沉沉地。出門前,俺先來關照「雜樹林」,渡鳥如何覓食?有那些果實,可以分享?

前幾天,綿密的冬雨中,俺發現「紅妃無花果」樹上,有一粒果仔已經飽滿變紅紫色,隔日待雨停就可以摘果了。奈何,渡鳥可能在「霜降」後已經無蟲可以啄了;何況,節氣已過「大雪」之後。

「大雪」的‘’大‘’字,意指‘’盛‘’也!天地滿載積雪;四野白茫茫,掩蓋一切生物的景象;野生動物覓食不易,有生存危機。台灣是「寶島」,仍有山野果實可以補充。只是,可能饑餓難熬碩果的「色誘」,俺矚意的那粒「紅妃無花果」被渡鳥捷足先登了,啄去大半,只剩半粒。

另一邊,還有「黄金無花果」數顆和「台灣扁柏」的果實,仍然未成熟,渡鳥似乎懂得待熟再啄。舉目望去,鄰舍倉庫的屋頂上,果然,已排了一班渡鳥,好像「班兵」在等待俺的「早點名」。

俺權充「鳥班長」,代替渡鳥‘’報數‘’;這一班「天兵」,正好十員鳥兵。食之者眾,俺決定開放「義倉」濟食;解開封裝半年的「蜜雪梨」的套袋;果然長得渾圓飽滿,共兩落五粒。

然而,渡鳥却相望茫然,未敢造次來啄,想必懷疑其中有詐。看來,俺的善意仍未得到渡鳥的信任。這樣也好!只好留給俺自己吃吧!再套袋回去,等到年底再來決定蜜雪梨的歸屬。也許,目前熟度不足,「蜜雪梨」仍然硬梆梆的,渡鳥也無意爭食而自損「鳥喙」。

精選文章

世界小事筆記 - 《「白紙啟蒙」》

世紀大疫災將近三年;世界衛生組織的秘書長已表示,疫災已接近結束! 中國以外的世界,人們陸續恢復正常的生活。災源地的中國,却反而疫災的確診人數增加。曾經自誇對抗疫災是「親自部署,親自指揮」的中國當權者,「清零宗皇帝」習近平,仍堅持「千古一招」的「清零政策」不改;以疫災惡化的客觀事實...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