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2019的文章

園藝生活筆記 - 《「不知足的結果」》

圖片
追求「最佳」是可以期待的,却可能有‘’悔不當初‘’的風險。生活經驗中,不乏有‘’非「最佳」不可‘’的強求;然而,可能‘’錯失機會‘’。說來殘酷,有錢也難買‘’早知道”。 

‘’錯失機會‘’而扼腕和懊惱,俺的前科累累!投資或投機’,却常事與願違。最後,只能自我安慰:“人生不如意者,十常八九”。
這個星期,本來有一粒飽滿豐潤的「波姬紅」無花果,事後想來,應該在三天前就可以採收,却因為自己的‘’不知足‘’,想要再長大一些;終於,在本日上午回去檢視果實現況時,扼腕不已:“完矣!去了!看得到吃不到‘’! 
也許,在昨日,果子的發育已達到最大收益的「臨界點」,終於撑不住自身的重量而落果在地上,果實破碎一地,蜜汁溢出;看似氣溫走高而過熟,俺已失去口腹之慾”矣。
花朵怕凋謝,最美在初綻放時,果實怕過熟,最誘人在八分熟。由花果看人生的選擇,追求「次佳」,可能才是「最佳」的解決方案,而且是“事後”才知道。

‘’不知足‘’是人性的弱點,隨著年紀增長,人生能知足是幸福的!重要的意義,在於耕耘的過程;能得到‘’不知足‘’的教訓,其實也是財富。 
看著果子落地而破損,俺只能如此自我安慰了:“下次,要見好就收”!

法哲學筆記 - 《「流亡的總統」》

圖片
「人治」心態的政治文化,在不知不覺中,將總統的「微服出巡」在外鬼混,引以為傳奇和親民。其實,「個人」不重要,「法治」和「制度」能被依循而有序,才是國家和社會穩定發展的基礎。

現代的「法治國家」,以建制的「法人」來超越「自然人」的弱點,和實踐「自然人」所缺乏的「永續」與「恆定」。

「總統」不是「個人」,所以不能淪為「遊民」。「總統」是憲法上所定的「憲政機關」;就是有「法人」性格和「機關」屬性,也是國家和「政權」的代表,更與「治權」的政府結為「國家法權」的一致性。

「總統」是唯一的,不能與政府切割。否則,在「委内瑞拉」所發生的「雙胞總統」的鬧劇,已讓政府的運作失能,國家分裂而陷於動亂。

如此,正說明,在「法治」基礎上實踐「民主制度」,以超越個人造神愚民的不義,是可欲的和值得捍衛的選項。

「個人」,選擇成為「遊民」,是自由的;但是,若視「總統」為「個人」,為所欲為,則「總統」是獨裁的無賴。

詩人之國筆記 - 《「總統官邸,打狗」》

圖片
即將崛起,南國新城/ 
終於,脱老去窮/ 
據傳,「總統」將來此“辦公”!/ 
「首都」,新貌,「月亮」出來也!/ 
流浪狗,日夜出没!/ 
南京、北平,重慶、台北,「廢都」矣!/ 
「總統」,不在「舊都」/ 
不在「酒店」,就是‘’流亡‘’去矣!/ 
有‘’鳥事‘’,去「打狗」/ 
- 《「流亡政權首都」》-

園藝生活筆記 - 《「浮世繪,無花和有花」》

圖片
愛人傳情,心心相印,你不說的,俺想也知道;俺不說的,你是懂的!「襌宗」有‘’拈花微笑‘’,以心傳法的「公案」。於是,俺想到,花與果在不同的宗教,各有隱喻和啟示,就看各自的理解。 

那麼,「植物界」中,有花的植物佔有優勢,各有姿色花香,招蜂引蝶,繁衍後代。「無花果樹」,豈不是自甘寂寥;然而,生殖繁衍不也是代代相傳? 
其實,「無花果樹」,學名(Ficus carica),不是無花,而是花發育於果內;雄花長在洞口,雌花長在頂部。俺的理解,「無花果樹」只能說,是不夠風趣也不懂情調的植物。 
人家,那些媚姿倩影的開花植物,每到花時,好不熱鬧!人類還自作多情,代辦「花季」。花謝矣!太匆匆,還附贈「花祭」,明年望君再來,謝謝收看! 
「無花果樹」,以「進化論」的理解,會有「現狀」的‘’果‘’,必有「進化」的‘’因‘’。俺的浮世人生,與「果樹植物學」有“情絆”,熱愛花果樹木而親炙植物的生命過程,實踐眾生有情的意義,也就是‘’一花一世界‘’。 
但是,俺也要替「無花果樹」抱不平:“不是無花,只是惦惦而不「招摇」;畢竟,浮世多以貌取人!何況,有花植物,花招盡出,還噴香氣,誰能不多看幾眼,欲一親芳澤?”。 
罷矣!「無花果樹」自甘寂寥,却重實用,多產又豐果,成熟前,外表和色澤生硬,人看了都知道,還不能吃,何況鳥客,豈會自殘覓食工具的鳥喙? 
有花稙物,其實也未必都吸引人,也有嚇人的花和果。俺,本日為「無花果」解套袋透氣,順便檢視和記錄果實發育的進度。忽然,自己嚇自己,好長的‘’毛毛蟲‘’,比手指細長! 
再看仔細,原來是旁植的鄰樹「殼斗科」(Fagales)的「栗樹」(Castanea),開花矣!只是開花來嚇人的!? 
幸好,俺愛蝴蝶,早已視「毛毛蟲」為眾生之一,無「差別心」看待,就看自己的命運造化,能否躲過鳥客?羽化成蝶。 
本日檢視的「無花果」,還要經歷「梅雨期」的後續考驗,如果,…風調雨順?!?「端午節」過後,再來驗收。目前,就先欣賞「波斯菊」的風姿倩影來養眼。

哲學人生筆記 -《「破功」》

圖片
俺,曾經學過「少林武術」;當年,曾有同學問:“是否有學「點穴功」?“;這... 「武俠小說」,看多矣!君子坦蕩蕩,知道人體的經脈穴位和血氣循環的原理,用於健身自衛而不宜暗施手腳害人,這是習武的基本自律。

近年,米國與牆國有戰略衝突,在經濟、軍事,...各領域互施手腳;基本上,這是文明價值信仰的衝突,在國家的層次,為意志強弱和利益大小的計較。

牆國天皇,在上位之初,曾經宣示:“打鐵還得自身底子硬!“,以及:“敢於亮劍!“,這般強硬的話語和爭強的語境,鼓動蒙昧的民族主義冒進。牆國天皇,被喻為「小熊維尼」,卻不能見容於專制的語境管控。

歷史如鏡,「法西斯」政權的前輩,義大利的「墨索里尼」外強中乾的功夫已悄然複製到牆國天皇的身體和意志。敢於向米國亮劍的結果,是被米國皇帝以「關稅戰」點穴而破功。

「墨索里尼」的下場很慘!已被載於歷史。牆國天皇,最好不知道!

相關文章:

哲學人生筆記 -《「泡沫戰」與「點穴戰」》

2017年1月18日

中國欲侵略台灣,是野心、意志和能力的「三合一」問題。先前,中國有「末將」之流,對外誇口,可在一百小時內收拾台灣;台灣也有失意新政權官場的「末流」退官,向中國的「末流」官方媒體"打折優惠時效",促銷「點穴戰」侵略台灣;只要不到七十二小時,即可收拾台灣。

這些「話語」和「語境」,經過台灣內部的「末路」中國媒體的宣染報導,中國的圖像出來了:"原來,中國一定強!不是夢;已經是事實!中國正進入盛世,可享三百年榮景;八方夷人臣服或望塵莫及"。

當代,中國的領土,受自「清帝國」盛世時代的征伐、侵略、佔領的版圖遺留;「清帝國」的國祚,也不過二百六十八年而崩潰,傳給「中華民國」,也只有三十八年而短命亡國。

回想二十世紀的元年,「清帝國」走到「末代」;「義和團」舞大刀的莽眾群氓,也是自己壯膽:"俺大刀既出,叫洋鬼子抱頭回家哭叫爹娘"。歷史的記載:「八國聯軍」既出,迅速地攻陷「清帝國」的「京城」;「太后」、「皇帝」和「奴才」,狼狽不堪地向內陸倉皇出逃。

中國,很早就有歷史,也是有古老文明的國家;但是,中國的歷史,一直缺少「歷史學」和「科學化」的歷史;是後代修前代的歷史,「成王敗寇」的史觀,多屬「神學造論」和「神鬼交雜」,反動與蒙昧兼俱。

膨脹自己,假話、大話、空話、虛話和廢話,成為「龍族神話」的語境;以血統…

園藝生活筆記 -《「衣裳的哲學」》

圖片
「節氣」,在五月六日已經過了「立夏」;本日上午,梅雨稍歇,看到無花果樹上已有幾顆果子的發育較突出;擇優處理,為果䆬套袋,以保存局部戰果。套袋,俺想到 “衣裳“;經驗上,未過「端午」不收冬衣。 
然而,身體,也有需要順應天時;究竟,要"穿得少"?還是,要"脫得多"?這是一個哲學問題;夏天,也是許多人的煩惱和幸福的季節。為無花果套袋,俺想到,形同對來訪的鳥客“藏私“,似乎有「差別心」,以未套袋的果子招待鳥客,實在有些... “那個“,不夠意思?!

隨後,俺又回想起,以前在德國求學時期所發生的一則「衣裳故事」,那時候,...:

在德國,女生的「年紀」,已滿十八歲;也是法律上的「成年人」;在德語的稱呼用語,不再是「中性名詞」的「少女」(Das Mädchen) ,而是「陰性名詞」的「女人」(Die Frau) 。

「脫少女化」(Die Entmädchenierung)的「女人」(Die Frau) ,明顯的外在改變,除非「懷孕」,否則,在於「衣裳」和「妝容」;那是女人個人的「美學啟蒙」。

來自義大利南部的「港都」,「那不勒斯」(Napoli)的Rosa小姐,在多年的追隨業師,同窗求學的歲月裡,也曾經是俺的「紅粉知己」;曾提供,她的"自覺":",有一種「女人的自己」在內心呼喚;於是,穿著衣裳和打扮自己,就以「女人的自己」表現出來"。
Rosa小姐,當時問俺:"男人,有感覺到作為女人的她,情境正在變化嗎?"。那時候,俺所認知歐洲的「女性自覺」,對於Rosa小姐,同樣以「哲學家」自許,她以「女人的自己」對俺的提問,一項相對於東方文化的「男女有別」的保守語境中,是可貴的、開放的分享,也是哲學的議題。 
六月的有一天,大約是「夏至」前後;Rosa小姐和俺,參加一位神學教授的「研討課」:題目很有趣:《穿衣的人,脫衣的神》。主題的背景說明是:

「宗教故事」的傳說,「夏娃」和「亞當」,本來是裸體的;「上帝」創造的「人」,是以「素人」出現,既未化妝,也未配上衣裳;就是「裸體入世」。歐洲的時尚設計,尤其法國和義大利的時尚設計的美學家,為女人開展的「美學」,是建立在一項假設上:"上帝創造女人;女人想要創造另一個自己"。

Rosa小姐,邀請俺去參加「研討課」,理解她的祖國,義大利的…

園藝生活筆記 - 《吃「無花果」有感》

圖片
友人分享俺一包自土耳其進口的無花果乾,初嚐的口感很順,就接二連三;然後,適可而止。次日,摘下自家植栽上的一粒無花果,伴著其他水果一起作早餐對自己好。 
好吃又順口的農產品,尤其有營養特色的果物,在農業競争力的表現上,已經成為國家的名產特色。紐西蘭的奇異果,日本的「青森蘋果」,都帶有國家的農業意象。

土耳其,在地緣位置上的特點,與俄羅斯相同,都是横跨歐亞兩大洲的國家;土耳其掌控「黑海」出入「地中海」的「土耳其海峽」,讓「俄羅斯」向亞洲西南方的海權擴張企圖受阻於「黑海」。不過,土耳其給俺的深刻印象,是美食和乾果、香料很豐富,而且有民族特色。

吃到順口的「無花果乾」,俺想到自家栽植的「無花果」,正遭逢「立夏有雨」的滋補,梅雨中的花果如含淚的美人;俺在心理上有些患得患失。成長於春天,採收於六、七月的「夏果型」的無花果,總是會受到「時雨」多水的影響而讓生果的甜度降低。

吃著無花果乾,遥想「原產國」的風土條件:「無花果樹」的「原生地」之一,被考證是位在土耳其亞州部份領土的「安納托利亞高原」,也就是「小亞細亞」(Asia Minor)的西南方,濱臨「愛琴海」(Aegean Sea)的「卡里亞」(Caria)。 

這個地區的地形和地緣,高原又濱海,是半乾旱的風土條件,日照充足,植物的「光合作用」條件充分;有利於無花果樹的成長和果實的品質。 
雖然漢語的成語故事中有「橘越淮而枳」的典故;但是,俺有趣於「果樹植物學」和「家庭果樹」,對於台灣能成就「水果王國」,認為自有道裡。

台灣被稱為「寶島」,雖然位在地質上的造山地帶,多地震,也多颳風;但是比較地球上「北廻歸線」經過的地區;台灣的地理風土條件極佳,溫帶、熱帶地區的果樹被引進來台灣後,加上卓越的農技改良,都能適應良好而自有獨特的風味口感。 
因求學和商旅,俺有機會去遊歷過世界上許多個國家的山川、風土人情,也品嚐過許多不同的美食和地產,總是懷念台灣的水果風味特別多。正因此,有志竞成,自勉要在家庭果樹栽植中找到自己的心得。

園藝生活筆記 - 《「無花果隱喻」》

圖片
近年,受到「全球化貿易」所賜,原產於「西亞」和「喜馬拉雅山」地區的「無花果」被引進台灣市場。「無花果」的各種健康營養的價值被介紹給消費市場。 

除了食用之外,種植「無花果」也蔚成人氣,普遍受到喜愛,尤其,「無花果樹」也是家庭住宅綠化的「人氣果樹」,易於種植和接近,如同另一項人氣果樹「藍莓」,種植栽培的技術也普遍受到詢問。

在德國求學多年,俺喜愛遊訪歐洲各國的小城、大學城和巷道,除了探索古文明遺跡和文化積沉的古典遺緒外,也留意歐洲人的家庭園藝造景的風格。

尤其,「阿爾卑斯山脈」以北的「德語區」和以南的「拉丁語區」,向臨「地中海」濱開展而去的地區,其民居造景風格有何特色?

從「果樹植物學」的地緣分佈狀况,也可以追索到宗教對選擇果樹植栽的影響;當然,地理上的氣候和風土條件的差異,也是重要的影響因素。

在「德語區」常見的家庭果樹的人氣植栽是「蘋果樹」,這需要足夠的「低溫量」;在「拉丁語區」,則是「無花果樹」,較不耐低温,愛少風日照的種植環境。 

在希臘和「羅馬帝國」,文明開化進程較早,野生果樹被馴化和分佈也較早。西亞地區的「無花果樹」被傳入「地中海」地區也就容易理解矣!

「地中海」地區的氣候,多陽光,也較溫暖,正好迎合「無花果樹」的生長偏好;在意大利,甚至有一年三次的收成。
「無花果樹」在「舊約聖經」中,和石榴、橄欖、蘋果、棗子被列為上帝的欽定水果;「猶太民族」奉為‘’天選‘’的水果,特色在於,這些果樹的結果繁衍茂盛,多子多孫,也是生機旺盛的象徵。

德國的「怪老子」哲學家「叔本華」揭示:‘’生命的本質在於生殖,完成生殖任務後,生物即可往生矣‘’!見諸「鮭魚」的返鄉生殖後死亡,「老先生」所指陳者,確實是高見!

在「古埃及」的歷史上,「無花果樹」也是權力象徵,歷史上的王權遇到叛亂事件,在出兵平亂後,必定要鏟除叛亂地區的「無花果樹」,使該地區不見「無花果樹」,以絕「後患」再起。這般現象,如同在「皇權中國」,「皇權」平亂後,必然對叛亂者大肆報復,包括鏟除先人的風水龍脈。 

「無花果」,是好吃又營養的‘’人氣水果‘’,會被隱喻至對「王權」的潛在威脅,實在不可思議。不過,「人氣」者,‘’粉絲‘’也;在現代,讓人又愛又怕,已有實例可證,以「文言文」來表述:“水能載舟,亦能覆舟”,或者,“防民如防川”。
俺種植「無花果樹」已多年矣,就怕鳥來也!一粒不留。不過,想通矣!俺築林引鳥,營造友善生態,樹上結…

園藝生活筆記 - 《「李建國」》

圖片
暮春將去,五月六日,週一,即是「立夏」。清晨再巡「雜樹林」,看到被遺忘多時的「李樹」,想到這兩年的花期寂寥,結了幾粒幼果,又被風雨摧落,真是錯過「桃花紅、李花白」的春天;好像錯失戰場的將軍,只能位居“末將在!”。

為何「李樹」寡歡,不共襄盛舉?嚴冬末期,梅花也歡喜盛開;初春,桃花也派出代表迎春;李樹,究竟那裡不對勁?俺待其不薄,實在有負「桃李滿天下」的盛名。這個問題,俺記下矣!待得空,研究!研究!

出門後,在車上收到一位「老中友人」傳來一則「第六次中國人口普查統計」的訊息;向俺「統戰」來著?「兩岸一家親」的意思,人口總數已包括「台灣同胞」在內?真是玩不出鳥趣的「公公」!

待俺看來:“喔!糟矣!牆國人口不增反減矣!趨勢若不止跌,「龍族」恐怕會變成「恐龍族」矣”。目前,「牆國」有十三億七千多萬人,這對於「牆國」的「國民經濟」發展是警訊,包括人口結構老化和人口出生率降下降;恐步上「早衰開發中國家」的趨勢。

「國民經濟」發展的「高速列車」就怕上車的旅客開始減少,會影響整個經濟發展的動能和產業部門的結構均衡。日本在「泡沫經濟」破滅後,失落二十多年,欲振乏力,就是如此來的!台灣也有相似的發展困境。

讀過「牆國」的人口統計訊息;俺有看到「李」姓的人口數位居第一,有九千五百三十萬人,佔漢族人口的7.94%。若「李氏」獨立建國,在世界列國的人口排名中,居第十六名,在越南的九千七百二十多萬之後。

俺想到中學時代,有一位地理老師姓「孫」,師母的娘家姓「李」;夫妻每次爭吵;妻子就叫孫老師:“名落孫山”;老師就反擊:“俺家有孫中山!”。妻子不甘示弱,又說:“孫中山?由我來管!女人擅長管財”。

男人吵不過女人,氣到不行,只能說:“你……你……你,本家祖先有人投靠「匈奴」!”。

哇!夫妻吵架竟駡到祖上的祖上去矣!孫老師說:“各位同學,這是錯誤示範,不要駡人「三字經」!這也是因才施教,攻錯以求正;師母的祖上投敵者乃「李陵」也,也害到幫其緩「漢武帝」震怒的「太史公司馬遷」被下獄宫刑,損失慘重,寶貝蛋從此沒了!”。

那時候,孫老師又說:“天下「李姓」八成出自甘肅天水;「秦國」時,那兒是「隴西郡」;人口出自「西戎」,與「胡人」相關;後來的「詩仙李白」,乃來自「西域」的「胡人」”。

當然,時間有限,老師還是盡快替「李氏」平反;「李陵」乃「飛將軍李廣」之後人;「李陵」降敵乃形勢所迫,不得已也!「李氏」乃「…

園藝生活筆記 - 《「梅雨苦情花」》

圖片
二月底,俺在「雜樹林」中,見有空閒地,就雜播多款「波斯菊」的種籽。當時的考慮,預期四月底起,可以有“雜花生樹”的繽紛花景。 

確實,四月初的「清明」草長,「波斯菊」陸續長大開花,「黃波斯」、「紅波斯」、「粉紅波斯」、「白波斯」的花朵豐富了「雜樹林」的景色,滿足了俺預設想定的「雜花生樹」風景。

以「家庭園藝」的哲學理解,「雜樹林」與「雜花生樹」帶有「英國式花園」的風格。雖然,俺在德國求學生活漫長多年,對於「德國式花園」那種類城堡的風格有些抗拒,總認為太有秩序感,如同德國的國土空間和交通規劃,總是有系統化的「入口」和「出口」,不致於迷路。有些無趣!

換言之,也如德國哲人「尼采」的「名言」:“人性的!太人性!”,以人為主,意在支配客觀世界,以實踐主觀意志。

俺,比較能接受英國「自由放任」的古典自由哲學,那是經驗的自然生成和沉積;歐陸和英國的觀念差異,正如表現在法學的理念,德國、法國為主的「歐陸法學」以「成文法典」明定,英國、米國的法學以「不成文法」,表現在歷史經驗積沉的「普通法」和「判例」。

不過,俺多年在德國專攻「法哲學」和「公法學」,也能讓自己有理性思想能力的涵養,包容異見,實驗創新,找到生命幸福的意義和觀察浮世表象,直探本質。生命,就是意志的自我實踐完成。 
「波斯菊」是俺最愛的花草,柔弱而多彩,在「梅雨季」中,一切的彩妝全走樣矣!可惜!如風雨中的苦情美人。雨中看去,東倒西歪,雜上加雜,真是情何以堪?!唉!俺的最愛……,總是多情被雨折…。

哲學人生筆記 -《「日常任務」》

圖片
五年矣!浮世面貌依然相似雷同,“No Bird to be used!“-“沒鳥用!“ ;眾生,自求多福!即是福!

世界,對於俺,就是俺所看到的鳥樣子!「忘世」或「妄世」 ,有不同的意境;前者,人生如「渡鳥」,後者,人生如「虛擬」。

當前,「人工智能」(AI)是「顯學」,甚至被自認很科技的「總統競逐者」列為未來的發展政策,很“神學“的鳥樣子!反正,眾生茫然,不知所云,隨便說說,即使想要認真去想像,也不知如何想像,這不免有「混世」以「欺世」的鳥樣子。

還是俺的「哲學檢定法則」管用:「不懂的人騙無知的人」,眾生目瞪口呆,於是“神來矣!“。

「造神」與「洗腦」,前者是目的,後者是工具;二者合成浮世的「表象」,眾生混在其中,念念相生,不忘而妄,這就是「妄世」。

「洞悉表象,直探本質」,是哲學家的日常任務;說起來,對抗「妄世」的任務,很忙的!俺不得閒!
______________

相關文章:

哲學人生筆記 -《茉莉花》

2014年5月2日

每年五月初,「夏至」之前,茉莉花綻開了,點滴似的小白花朵散佈在雨中的綠葉叢裡,有些感傷的時空氣氛。

「甲午年」,逢世局緊張,人心浮動;歐洲的形勢,因為大國「俄羅斯」干涉弱國「烏克蘭」的困境;讓歐洲的其他諸中、小國家的人民,憂心「冷戰」再起後的外部安全,大國也有自身的內部整合困難。似乎,只能無奈地等待變局。

若以氣候來比喻,大地區氣候有風暴來襲前的低壓沈悶,小地區的氣候有風有雨。人心憂慮而浮動;似乎,世界客觀形勢的發展,已經來到群龍無首,自求多福的局面了。

以歷史和世局旁觀者的視角看去,這是一個已經缺少「領導力」的時代了;在紛擾的世界,激動的時代;「大國」爭勝,「小國」忡忡;「聯合國」失能,「地區安全機制」失效。出生於「冷戰」時期,成長於「後冷戰」的世代,懦弱、虛浮或貪婪皆有,普遍無能以化解世代傳承下來的「文明衝突」;「經濟全球化」之後的「分配不均」、「階級剝削」、「能源安全」的各項地區和全球問題。

泡沫式的富裕繁榮之後,如何能收拾破滅空虛,安撫茫然的人心,指出再前進的方向?紛擾的現實呈現,世界的戲台上,政治、經濟和社會諸領域,未見得以服眾的九鼎「領導人」脫顈而出;多見舉棋不定的「管理者」。這如同戲台上没有「主角」,而由不同「配角」各自搶戲,以致上演的是「悲劇」結局之前的「鬧劇」。

戲台上的許多配角,又好像「小狗」演「老狗」;「大狗」擋「…

詩人之國筆記 - 《「失敗者聯盟」》

圖片
快來矣!再相忍一下!一下就好!/ 

“吃相”,稍注意一下!/

不可當面“互譙”;也不宜“背後開槍”!/

總之,爽啊!正好「夏天」矣!/

「勝利」,就等一下!/

想到就爽!「後宫」,也正在料理中/

忍不住矣,想到‘’祖上‘’,曾經一路敗逃,過「黑水溝」/

白逃矣!原來,‘’有事‘’可探討!/

可以‘’不打自己人‘’!/

誤會矣!都怪「本土人」好客!/

何必?何必?赢不過「宿敵」,就回去加入!/

不過就是「認同」,换一下,而已!/

以前,不是曾拿「綠卡」、「置產」在番邦?/

「同志」,大家“團結”一下!/

‘’一下‘’,就好!/

「勝利」,就稍等一下!/

一切,只為“回降”開路架橋/

安心矣!“中國人不打中國人”!/

爺爺、奶奶,白逃矣!/

「不肖子孫」,正準備打包,回「老鄉」‘’祭祖‘’/

- 《「歷史残渣啟示錄」》-


――――――
相關文章:

世界小事筆記 -《出逃記》
2015年12月17日

那一年,1949,大勢已去,港口碼頭、機場地上,東一落,西一落歐洲的名牌皮箱堆放著;藍色黨國的權貴,鳥獸四散找出口,小脚包頭的元配,風騷媚艷的姨太,大包小箱伴著,重要的家當都在箱內,不知能否平安出逃?

沉悶、焦慮、緊張的氣氛中,《藍老爺》煙頭丢到地上,厲聲斥駡一旁嘀嘀咕咕的元配。姨太,冷著媚色臉,看好戲似地,興災樂禍。

看樣子,大勢已去,大家心情都不好,脾氣也很大;出逃匆忙,"都沒人給我報告";説走又不像走,簡直是出逃!有差別嗎?沒有,反正,就是玩完了。

出逃,能帶的黄金、珠寶,大衣,都要帶著,到一個陌生的地方,一輩子在官海撈寶,那個鳥地方,會不會是窮山惡水?管他的!先逃再說。

另一個場景,火車站擠滿了人潮,運兵專用的月台,地上坐滿了撤退轉進的敗軍。這還是幸福的場面,深秋的江淮蘇北荒野大地上,坐著、倒著或趴著殘兵敗軍。一切都去了;黨國大失民心,全盤潰敗,能逃快逃。

更多的,逃不走的,留下來的,廣大的人民等著變局底定。反正江山已去,《藍老爺》又破口開駡了:"都沒人給我報告:江山已去!"。

以上場景,是我在德國大學的圖書舘,意外看到歐洲新聞攝影師留下的1949年中國內戰埸景的記實圖片集。

2015年末,《藍老爺》的兒孫,又重演先人的出逃劇本,再逃一次。還好,早有人提醒:"美國綠卡準備好了;家人早就留在國外了!"。不意外,有…

詩人之國筆記 - 《「牽手」》

圖片
人之妻,以夫為主/ 
豈能說夫之事?/ 
夫,定於一尊,「後宫」紀律!/ 
「臣妾」知罪!下回不敢!/ 
「人妻」,外人稱「主人」之妻/

「主人」的「附屬」而已!/ 
妻以外,夫的女人,稱「妾」/ 
女人,以夫為貴,除非當「媽祖」/

還會‘’託夢‘’,否則,出借「子宫」/ 
讓主人‘’寄種孳息‘’/ 
「第一夫人」,又如何?/ 
女人,自求精神獨立!/

與所愛的男人「牽手」,平等「作夥」!/
-《「後宫」,一種男人反動的「封建意識」,加在女人精神上的枷鎖》-

詩人之國筆記 - 《「武統方案」》

圖片
中國,"一向不承諾放棄「武統」台灣!"/ 
以客為尊,"應該如此!"/ 
「尊重台灣」,「貴方」內部有「高見」提出/ 
"憑什麼北京要放棄武統呢?"/ 
應客户期待,中國就更不應該放棄「武統」/ 
而且,早已納入北京推出,修改後的「2025中國製造」/ 
符合「有中國特色的社會市場經濟」:"客製化解決方案"/ 
"為客户量身訂製:消滅「中華民國」"/ 
據悉:"客户已活得不耐煩,想替「中華民國」找「出路」!"/ 
客户的心意,"中國知道了!"/ 
正積極準備中,以不負客户期望!/ 
-《「外來黨國」自己,抓人的罪名:「為匪張目」和「共匪同路人」》-

哲學人生筆記 -《從「吃不飽」到「飽脹撑」》

圖片
那頭想參選總統的金牛,繼痛責別人回答提問時,没有正視他之後,又搶「話語權」,發文指控台灣的政治是「假民主」和「民粹政治」,又“悲天憫人”地說:‘’目前,台灣每天有一百六十萬人吃不飽‘’。

去年,南台灣的高雄市長選舉,一位自稱「秃子」的參選人,定位高雄市‘’又老又窮‘’;似乎,台灣如同法國大文豪「雨果」筆下的「悲慘世界」。

同一段期間內,台灣被定位為‘’亞洲最幸福的國家‘’。同一個台灣,客觀地認知和各自表述,竟然有地獄和天堂的對比。哲人「柏拉圖」對於世界的定義如下:“世界對於你,就是你看到的樣子;世界對於我,就是我看到的樣子”;看待台灣,不必透過別人的視角和認知,自己的遊訪交往經驗,才是可靠的。

為台灣的苦情世界嗚聲,對於想參選的人只有選票的極大化計算;但是,必須以事實數據為基礎,否則只是自曝短拙,談不上「學問」的能力。

為何參選人會為苦情世界嗚聲?法律用語上有「不適格」一詞;當一頭位居首富的金牛為饑饉者叫苦,不是慈悲,而是矯情與偽善,形同對乞丐丢銅板,施捨小惠以博取愛心的虚名而已。最後,還是圖謀選票,豪無可貴和客觀的實證精神。

同樣地,金牛的大批資產在中國,利用中國的極權專制壓抑勞工的痛苦而低成本生產昂貴的「米國手機」,只賺微薄的「毛利率」,對於中國的「人民民主專政」體制不敢置話,只有惦惦地謀利,作為中國對台灣「以商逼政」的鷢犬工具;這也正是在中國的台商讓企盼自由尊嚴與經濟正義的台灣人和中國人不能苟同,也不予同情遭遇的主要原因。

台灣的民主,與民主先進的國家相似,民主仍不是完美的制度,却仍是最可行的制度;成長於威權專制的「外來黨國」體制下,當本土的台灣人受到不義政權的「戒嚴令」壓迫,金牛為參選總統,臨時獲他的黨頒發「榮譽證書」,不正是如同「納粹黨」的「希特勒」為血腥的「黨衛軍」頭子「希姆萊」頒獎章嗎?

金牛的榮譽證不正是表彰自己作為不民主又反動,實施戒嚴迫害的政黨的‘’榮譽同路人‘’嗎?一時權變之計的「榮譽證書」,對照金牛的拙見,反而向台灣人民呈現「中國黨」的「黑色笑話」。

在痛責別人不敢正視金牛的「精神病理」,其實,是短拙於學問能力者的自卑心理:“老子有錢,老子偉大!老子說話,爾等敢不正視!”;這種浮世現象的時代精神如何解釋?就是“飽脹撑”的官能強迫症:“打嗝”,一種原始的肉體囗腔反應,没有用上大腦。

園藝生活筆記 - 《「雜花生樹」》

圖片
「雜」,一種不討喜的狀態,在崇尚秩序價值的人看來,「雜」是‘’脱序‘’,甚至是“被突襲”。 

歷史上,知名的哲學家「柏拉圖」是‘’恨雜‘’的導師;在他所建構的「理想國」,容不下「詩人」和「不懂幾何的人」;這兩款人,前者不守語言和語境的秩序;後者不知「對稱之美」,應該被驅逐出「理想國」。

「柏拉圖」,兩千多年來,被獨裁專制或威權偏好的信仰者奉為精神導師。表面上,萬物依序,長幼有序,老賊管小賊,平水不生波,多好!?
但是,從美學的視角出發去理解有序的浮世,就會發現,秩序井然是人為造作,專制壓抑異狀和雜染以成就「唯一」。

記得,俺在中學以前,總統不是草民可以取而代之的,只能姓「蔣」;學校老師改作文,就怕有胸懷大志的「白目學子」,立志要當「蔣總統」。
如今,時代不同矣!阿貓、阿狗、痞子、金牛、昏君,各路人馬追逐「秦」之「失鹿」,連「媽祖」、「關公」都被金牛拿來玩「腹語」。民主多元,多好 !豈止是能當飯吃而已!還可以實現追逐權力的意志。

俺,始終反對‘’萬山不許一溪奔‘’的壓制。看四月「穀雨」節氣將至,想到以前讀過的寫景文句:“雜花生樹,群鶯亂飛”;在「威權主義」信徒的理解,恐怕是社會淪落至“又老又窮”,人民生活很苦,以致「流鶯滿街」,是這樣嗎?
事實上,俺回到闊別多日的「雜樹林」,看到雜花生樹,百花齊放,二月底雜播的各色波斯菊、多年生的紅棗樹又花開矣!時逢暮春;美,正得其時和其所。

哲學人生筆記 - 《「年號」》

圖片
日本政府在「初春令月」的四月一日,正式宣佈下一位天皇的年號為「令和」。代表耐過寒冬,迎來溫暖和諧的歲月。

從外國看去,日本國民,不分老少,聚集各地公共場所,關心等待公佈和搶「號外傳單」,急切地想知道新天皇的年號。俺覺得科技大國的日本,國民有些「不可思議」地守護自己的傳統。

全世界,目前僅剩日本,仍保存帝制的年號,隨著天皇更迭。年號是國家和國民依戀帝制傳統的精神遺緒,懷念天皇作為精神信仰中心的安定價值。就天皇作為君父的角色而言,期待在自己所統治的時代,能有一個符咒,具有凝聚全體國民心願和國運的隱喻。

本日,德國的新聞媒體也就此現象,以遥遠的異文化觀點去理解和評論:為何日本,這個曾經在「明治維新」時代,法政思想取法歐陸,也曾經鼓吹「脱亞入歐」的國家,仍然保存讓人費解的年號,而且還有可能因為改元而引來類似「千禧年」改制的系統錯亂危機。

跨文化的理解對方是不容易的!主要,在於語境轉換的落差。德語新聞的評論,很費力地去探索「令和」的德語對照語境,德語的解釋是「幸福和諧」( Das Glück mit der Harmonie)。大致上,意境相似。

俺在聽著德語的新聞評論時,就感覺到,對日本的年號改元,自己比較容易理解那個「令」字,想到「當令水果」,就是「正逢此時」。「令」字出自「和歌」的「萬葉集」所出的「初春令月,……氣淑風和……」;也正是在「春分」的三月二十一日剛過一旬,梅花耐寒之後交給樱花「當令」作「主角」。至於「和」字,有祥和溫暖之意,也隱喻日本國民自稱「大和民族」的主體意義。

另外,也許這是同理心的投射,台灣不也是有一種「國號正名」的呼聲嗎?那也是國民願望、意志的聚集,只是不知道何時能實現?也可以說,是對「維持現狀」的排斥。

當然,也有另外的心聲,想要回到從前的「黨國時代」,年號不是「本黨」,就是「黨外」。但是,俱往矣!時代川流,天皇會换人即位,總統要定期改選。想來想去,作為聖國草民,俺期待的年號,就是「自由」吧!

「年號」的改元,為何讓人既興奮又期待,有些類似歲末迎新年的心情?年號代表「時代」(Die Epoche);德國的大鬍子哲學家「卡爾‧馬克思」的名言:“一個舊時代的結束是一個新時代的開始”,總是讓人百感交集的。

最後,俺來聽一首新天皇的「阿公」那個「時代」的名曲演歌「昭和流れうた」!有些日本老人聽到「令和」的「和」字,喜極而泣,以為他們曾經悲苦喜樂的「昭和…

哲學人生筆記 -《「局部戒嚴」》

圖片
「戒嚴」?不是已經「解嚴」三十二年了?觀諸台灣的現實情况,俺不得不悲傷地提示,台灣社會又有「局部」的人口,替牆國在台灣「戒嚴自己」。

近年,隨著牆國自感貧乏虛無的思想能力,致國家神學陷入空洞和自欺,索性走回皇權專制的歷史黑洞,取消領導人的任期而成為「皇帝制」。對外,呈現對自卑感的逆反,就是自大狂妄,以「銳實力」一詞自況。

本質上,這種不顧文明的蠻横作為,為了增強國力,有不少科技是經由偷、佔、搶、奪、仿的壓迫手段到手的。劣行,不怕外界知道,就是要如此!十足反映傳統地痞流氓的惡劣文化。

當然,流氓也有若干剝削而來經濟實力,用於收買那些願作鷹犬勢力的幫閒買辦。正是如此,在台灣那些有圖於牆國的現實利益的人,奉牆國為「上國」,以流氓的意志為自己的意志。

觀察奴性可見,卑微低下,深恐引起流氓主子的不悦;奴才雖然坐享台灣自由民主的福祉,却日夜深自警惕有那些人“不顧北京反對”;有這些人的存在和呼應牆國的野蠻意志,實在是台灣的不幸。

這種現象就是「局部戒嚴」,奴才奉主子的意志,自個兒給自己上枷的;還矯情地以「兩岸一家親」和「你儂我儂」作賤自己。台灣社會的病態之一,就是經常可見‘’顧及北京反對‘’的奴才,每天說些奴才諂媚主子的話。

哲學人生筆記 - 《「飄然而落似吹雪」》

圖片
三月起,樱花的季節;「花見」是浪漫的美學,也是哲學智慧的追尋。俺有許多年的花見體驗,迄今依然;那是對親情的回憶,在樱花綻開的風景裡。

樱樹上,飽滿而狂放的樱花是許多人去花見的當下印象;然而,俺喜愛看到微風吹來,飄然而落的「樱吹雪」。樱花滿樹,落下而乾脆,留下花客的美好回憶 。
這般風景,俺的哲學理解在於,“曾經有過即已自足”。權力,正是如此,必須審時度勢,自己決定進退和取捨。也就是,較好的選擇是, 功成身退,其次,若時不予我,則急流勇退;再來,是較差的留戀不退。最低下的遭遇是不得不退。
審時度勢的基礎在於“客觀形勢的發展不以主觀意志而轉移”。樱花季節正逢“秦失其鹿天下共逐之”的總統大選的起跑;各路競逐者在主觀上,展現捨我其誰的意志。於是,有的人強調意志的勝利;不過,也有的人認為鹿向己奔來,不捉可惜。
客觀的波浪現象總有起落,逐鹿者大多捉到烏龜。尤其,大位只有一座;唯天時、地利、人和俱在,才有利於得鹿。究竟,如何逐鹿而不失鹿?先去花見,以俺的四種境界回味,即可得到自足,有没有鹿?已經不重要矣!

詩人之國筆記 - 《「另類接待」》

圖片
說要去,敲鑼打鼓!/ 
奇怪,對方沒有‘’千呼萬唤‘’?/ 
也没聽到,“歡迎光臨!”/ 
糟糕!出外靠「朋友」,怎麼「行」?/ 
總不能, ‘’千山萬水走著瞧‘’!/ 
那些‘’朋友‘’,怎麼啦?/ 
手頭緊?還是……?另結‘’新歡‘’?/ 
唉……!唉……!都說要‘’去‘’矣!/ 
没有「接待」,到時,只能在機場「席地而坐」/ 
「手機」,恐怕没電!要帶「鴿子」去放?/ 
‘’Mother‘’! 啥麼‘’鳥朋友‘’?/ 
没有「接待」,也不加上“恕不”,實在‘’不夠意思‘’!/ 
很奇怪!還“發聲明”,啥麼?……又啥麼嗎?/ 
還列出「九大罪狀」,這……算是,「另類接待」?/ 
怎麼辦?被‘’先下手為強‘’矣!還去得成‘’吃豆花‘’?/ 
- 《「君子之交在於義」;視人為「工具」的無情者,「無義」!必然淪為「被拒絕往來户」》-

園藝生活筆記 - 《「大地甦醒」》

圖片
三月六日,節氣「驚蟄」;前--晚夜歸,走在路上,俺感覺春寒細雨綿綿,空氣中聞到春天的「生意」;即將「變天」;「關節」和「呼吸道」的感應已經在預報。 

人,也是天地生物之一,無法超越「自然律」;「驚蟄」就是很有意境的‘’隱喻‘’,喚醒冬眠中的有機「生物」和「組件」。那是「天時」,好像「鬧鐘」的「喚醒」。 一夜過後,大地被春雨滋潤;清晨巡視雜樹林,「白頭翁」已在為求偶啼唱。東看西看,啊!太好矣!幾天前播下的「黄波斯」種籽,早苗已經「出土」矣!

「立春」時,被嫁接到「福爾摩沙白雪樱樹」的「加拿大樱桃果樹」的三枝「穗木」,也已經長出新綠的潤葉;再也没有此項實驗的初步成果更讓俺喜悦。「良率」百分之一百。 

再轉身,看到久經休眠不醒,而被俺以「剪定鋏」剝皮高壓的「波姬紅無花果樹」,意然不甘落後,也冒出葉芽,看來活矣!‘’置之死地而後生‘’,不磨不成器,有理!

當然,一年多前就嫁接成功的「晚生種秋可得酪梨」和「大實桑樹」不是來花噴出,就是結果豐碩;甚至「黄金茂谷柑」嫁接到「馬蜂橙樹」的「穗木」也有新葉突破「糯米薄包膜」,好像破繭而出的蛹,迎向初春的寒風細雨。 一切的新綠鮮意,讓俺賞心悦目,養眼極矣!「諸法啟動」,都歸於那一聲、那一刻的喚醒,「驚蟄」;「天時」促生機矣。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