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一月, 2019的文章

詩人之國筆記 - 《「加減」》

圖片
拋、出、減、去/
真夠本!以前,收太多矣!/
不到新年,不知除舊/
丢!這個不用,那個不要!/
以前,能要就要!積存不少!/
減了又減,還有不少!/
真希望,沒有過去!/
貪多!食古不化!/
以前,享受收藏/
現在,享受拋棄/
文士,不丢書/
武士,不離劍/
- 《「該放下,還是放不下!」》-

詩人之國筆記 - 《「去哈佛」》

圖片
哈……哈……!/ 
「佛」,在那裡?/ 
無佛,就智障/ 
就是要!「哈」……「哈」,哈啾!/ 
好吧!去哈佛!/ 
無智無障,空空無有/ 
- 《「哈……哈,哈啾!佛,即是悟;哈了即通!」》-

詩人之國筆記 -《「豬黨」》

圖片
沒有「好下場」,……!/ 
近來,很背;一直被人「打壓」/ 
豬哥、豬母,都被‘’搜查‘’/ 
太肥、太瘦,都無妨/ 
就是不能有「非洲黑死病」/ 
“冤枉啊!”,又没去過「非洲」!/ 
叫狗來東嗅西聞,找啥鳥蛋?/ 
笨狗啊!替人代工,只賺到‘’摸頭‘’/ 
看人算罰款,還幫人「摇尾巴」/ 
本來,「狗豬一家親」;殿後的,不計較矣!/ 
如今,樑子結大矣!/ 
豬哥、豬母要團結,「組黨」!/ 
「豬黨」報復「狗黨」,好戲可看!/ 
逼人,「交出戰犯」,就是那些「走狗」/ 
否則,讓人吃不到「滷肉飯」!/ 
讓狗,没有骨頭可啃!/ 
還可以參選「總統」/ 
執政後,「去高雄」,復名「打狗」/ 
可以公然伸出「鹹豬手」/ 
還要跳舞,‘’踢死狗‘’……,那些「走狗」!/ 
「本黨」的「豬脚」,從此,不讓人「滷豬脚」!/ 
- 《「組黨」就可以「尚黑」!》-

園藝生活筆記 - 《「庇護逃亡鳥」》

圖片
“Asyl”,一個有高貴價值和精神自信的古典名詞;原意來自古代希臘城邦的「難民庇護」。當一個人的自由被自己的城邦威脅著,異議不能見容於城邦的權力者,於是找機會逃亡到別的城邦,而受到庇護,予以居留;人身自由受到異邦的保護。

迄今,民主先進,珍惜和保障人權的國家,都備有「難民庇護權」(Asylrecht)的制度,給予合格的庇護申請者「難民庇護權」。這也是國家和人民有自信的展現。
俺,很珍惜自由,也希望浮世皆自由,看到浮世仍有人權迫害,總覺得“人生而自由,却經常不自由”。於是,俺立志成為「義人」,掩護「逃亡者」,對抗強權霸凌的惡勢力。 
以前,在德國求學時,俺曾經伸出援手給來自牆國的流亡者。最近的一次,就在本日清晨;俺在「雜樹林」烙影花果,在陽光漸強時,發現一隻類似「五色鳥」色彩的「鸚鵡」,就停在果樹苗培育區的樹枝上覓食。
顯然地,這隻鸚鵡是逃出主人掌控的「逃亡鳥」;想必是在主人家不自由?也許主人很無趣?也許,被主人冷落?尤其,近來流行「家暴」,虐待妻小的惡行此起彼落?鸚鵡眼不見為淨,趁隙脱逃出來?也許,最近窗外寒冬的艷陽天太有吸引力?

總之,外面的天地就是自由,若能像一般的「渡鳥」自由自在,飛來飛去,太好了!

俺發現,鸚鵡不怯生,幾乎可以被抓住,送交「派出所」,幫忙招領走失的寵物。也許,主人是一位愛鳥的小姐,正在搥心肝、乾焦急中?

也許,日夜温差大,鸚鵡已沒有謀生能力,恐怕有不測的後果,遇到惡貓?更何况,顏色鮮艷,附近已有一隻「斑鳩」在徘徊,嚇得鸚鵡寧可先在俺這裡避危? 
總之,俺天性慈悲,園子裡的「渡鳥」來去自如,就提供鸚鵡自由自在的空間吧!正想著,俺好偉大!簡直出凡入聖,「佛心上人」一般,給「逃亡鳥」提供「政治庇護」,任憑來去自由。
不久之後,鸚鵡在斑鳩遠離後,也跟著飛向鄰舍的倉庫屋頂,還回首向俺道別。飛行,看來仍有些生澀,不免讓俺憂慮,可以嗎?但是,自由自在就好,既然要逃亡,承擔失足或落翅的風險是必要的!冬陽晴空下,就帶著俺的祝福,快樂逃亡去吧!

世界小事筆記 - 《「禮尚往來」》

圖片
台灣政府,正針對牆國的網路資訊和電信安全相關的企業,訂定「資訊安全黑名單」,要求「公部門」的網路和電信設備商和使用者,予以較高等級的安全防範。

就國際貿易的精神而言,除非不得已,否則,開放自由是重要的珍貴價值,財貨與勞務互通有無,貨暢其流,以「比較利益」來促進各方人民的福祉。

以上,是貿易的「普世原則」,但是,對於牆國,"自由開放"的原則是不適用的!牆國,至今以「黨國資本主義」和政治上的「皇權專制」,操控法律和不公平的貿易,形成「畸形市場」,引來米國的強烈反感而發動「關税戰」。至今,有愈來愈多的國家加入反制牆國的電信企業的行列。

牆國對於台灣的抵制,早已在進行;無論外交或企業、或文化、或藝人,無不被要求在政治上表態,自我矮化隸屬牆國。因此,台灣予以反制是正當的防衛,讓牆國也品嚐被抵制的「孤立咖啡」;否則,牆國沉溺在妄自稱大的弱智語境中不可自贖。

世界的形勢已不同於以往的三十年,目前,「新冷戰」已經開始矣!這是一九八九年的「後柏林圍牆」時代,再一次的「意識形態」上「捍衛自由」的戰争,以解決歷史的「神學迷惘」。

從「歷史哲學」的理解出發,俺以為,没有「歷史終結」的「迷思」;人類文明發展的進程,就是「爭自由」和「反奴役」。自由是一切價值的基礎,自由讓文明更豐富,却始終不乏敵人,享受自由所創造的福祉,却偏要極權專政,剝奪更多人有選擇的天賦權利。米國,以「基督教十字軍」的「救贖意志」再開展「新冷戰」,是其立國以來的「國家神學」。
以此理解,台灣人不要對自己的土地和高貴的價值信仰疲弱了意志。歷史在辯證實踐中,台灣人幾百年來選擇「作自己」和「是自己」的「公義國家」的心願,會在看似困境深重中找到出口。

俺的理解和觀察浮世,那一絲光明已在黑暗中出現矣!

兩年前,米國總統「川普君」的「使米國再偉大!」的自信心,俺分析其義理而有文如下,在此與本文前後呼應。

____________

相關文章:

哲學人生筆記 -《「往事」,已不堪回首》

2017年1月25日

一位德國同學,在修業期間,曾經選修「漢學」;多年後,這位「老德」,被服務的德國企業派駐中國,分別在「天津」、「北京」和「上海」開疆拓土。

「老德」,想起往年的同門學誼;到台灣商旅時,相約見面敘舊。對於在學時期,他所選修的「漢學」,對中國文化和語言的理解,成為他被德國企業,委任外派中國市場業務總監的原因。我讚賞他當年有遠見。

然而,我理…

詩人之國筆記 - 《「鸚鵡大合唱」》

圖片
“打人,就是不對!但是,……”/ 

那一天,歷史的驚天一響,“啪!”/ 


鸚鵡,正好看到場景,也被嚇到/ 


記憶與學習的本能,“啪!啪!”/ 


振翅,也發出「模仿聲」:“啪!啪!”/ 


奇怪,主人學到的,不一樣!/ 


“打人,就是不對!但是,……”,「主人」糾正鸚鵡/ 


鸚鵡,飛出窗外,找到流浪的鸚鵡群/ 


有新的句型、語法,來分享!/ 


“打人,就是不對!但是,……”,快學起來!/ 


此起彼落:“打人!打人!……”/ 


路過樹下的貓,“???……?”/ 


有鸚鵡,發現貓:“小心!貓來了!”/ 


大合唱開始,一部、二部:“打人!打人!小心,貓來了!” 


振動翅膀,此起彼落:“啪!啪!……啪!啪!……” 


貓,“???……俺正盯著你們看,那有「打人」?”/ 


-《小心!鸚鵡學打人!》-

園藝生活筆記 - 《「暖冬烙影」》

圖片
明日,元月二十日,是最後一個節氣「大寒」;再過兩週,二月四日就是新一輪節氣循環的第一個節氣「立春」。感覺上,寒冷難受的凍感迄今不明顯,普遍的「體感」是‘’暖嗳的冬陽天‘’;昨日和今日的上午,天氣表現出風和日麗的怡人感。 

多日未去巡視的「雜樹林」,迄今應該不致於有「寒害」,感謝「天時」照拂!本日清晨,俺被「鳥啼」喚醒,前去關心,「立春」將到,鳥先知嘵。不過,真正的‘’大寒‘’,是在二、三月份的「春寒料峭」;「北半球」有些地區會受到幾波強烈冷峰寒流的侵襲。
植物,尤其是果樹的生長表現,包括開花和結果,決定於「立春」的氣候條件。迄今,「暖冬」,俺的觀察,果樹的生長表現還算及格,得感謝風調雨順的天時條件;只怕夏季的水果豐產,將出現豐產敗市,果農叫苦的無奈現象。
幾天前,有一則消費者爆料,相同品牌的智利進口「藍莓」,在「百貨超市部」的一盒售價是「量販店賣埸」的至少‘’三倍半‘’。嚇人啦!

十年前,俺發現,藍莓被各路的「鸚鵡營養師」齊聲推薦:“護眼、抗氧化”的營養價值後,有機栽培的進口藍莓的售價一直偏高。俺懷疑,那是市場炒作的手法。

那時候,俺收看日本NHK的「趣味の園芸」節目和「月刊」,都推薦,藍莓是「人氣家庭果樹」。這種「溫帶果樹」是「杜鵑花科」,原產於「北美洲」,被歐洲移民在野外採擷後作糕餅點心的食材,此後口碑相傳,被馴化成為溫帶地區的「家庭果樹」。
家中常自製乾果糕點,於是,俺起心動念,自家也種植藍莓、覆盆子、紅棗、無花果等多種果樹植栽。經歷多次的失敗和改良管理技術後,如今已經有把握豐產矣。

家庭果樹的樂趣,不在水果的購買價格和自己種植的成本的計較,而在忙碌奔波之餘的自娛和「療癒效果」。尤其,在暖冬晴空下,看著鐘型的藍莓花朶已開始結果,無花果也撑過上月的冬雨而留在樹上;梅花滿枝,紅楓葉正逢轉紅時節。

「大寒」在即,俺先為冬景烙影,一輪的節氣流轉,園丁的成績由俺來自評:“老天庇佑,過關!”。

詩人之國筆記 - 《「假等特考」》

圖片
「考」,考鳥!/ 

眾鳥報名!/

雞、鴨也來!/

「鳥考官」質疑資格,不許可!/

投訴「上級鳥官」:“為何不許?”/

嗯……嗯??嗯……爾等,鳥的近親?遠親?/

「馬」,也要考!/

「鳥考官」請示:“可否?”/ 
「上級鳥官」:“嗯……嗯,有「靠山」在後!再想想!”/

「馬」:“俺會「馬殺雞」!雞可以考,馬有「特殊才能」,可以壓雞”/

「虎」,聞訊,也來報考/

「鳥考官」驚悚:“ 有何「鳥關係」?”

「虎」:“「馬馬虎虎」,虎在馬後‘’靠腰‘’,「馬殺雞」更有力!”/

「狐」,也來‘’趕考‘’:“俺是「虎」的「換帖」,「狐假虎威」,跟著「虎」走!”/

眾「鳥考生」齊呼不妙:“「四隻脚的」參加「兩隻脚的」考試,不公平!”/

「鳥上級」呈報「鳥皇」:“該當如何處置?”/

「鳥皇」英明,「下聖旨」:
“奉天承運,鳥皇詔曰:

爾等「鳥奴才」不知權變!何不分等取「奴才」?

「四隻脚的」有來頭,係考假的!就歸類「假等特考」;其他的“會飛的「鳥奴才」,高人一等,歸類「高等考試」;至於「雞」、「鴨」;平常在地上或水上混的,人類拜拜作獻祭的,就歸類「普通考試」。

眾奴才,皆可為联和大內所用,爾等著辦取奴才即是!欽此”。

「鳥試」辦矣!銀子豐收矣!/

「鳥考選部」呈報各等「入選榜單」,請「鳥皇」硃批「點榜」/

「鳥皇」先從「假等特考」點榜:“「馬」可以到「大內」,作朕的「座騎」;「虎」惹不得!可以出面當「門神」!「狐」可以作文胆機要,替朕欺騙「眾鳥民」”。

放榜矣!「眾鳥」嘩然!

「馬」高興極矣!“俺是「假等特考第一名」!皇上英明,識奴才犬馬之能!”

「犬」,聞訊,怨馬不夠意思,未相邀報考。
「馬」慰安「犬」:“天生爾才必有用,此際,豬流年不利,不可進京,爾等可先以編制外約僱,到海關找出「豬跡」”!/

榜前,「眾鳥」失望不已!譙聲不絕,…:“X奶奶的啥麼……啥麼……吹喇叭的「鳥考試」,考假的!Lonshigay!”。

「鳥皇」笑開懷:“Gadarnizarzei! 奴才可使由之,現在才知,遲矣!”

年復一年,鳥考生依然「進京趕考」,巴望不已,想到「大內」給「鳥皇」當奴才。此乃「候鳥現象」!

「金榜題名」者,後顧無憂,公的、母的,順便「辦鳥事」生蛋,傳宗接代。

哲學人生筆記 -《「夫婦善哉」》

圖片
「結婚」,是喜劇,卻有悲劇的背影!不是相戀而愛,互許終身,才生活在一起的嗎?

俺為企業服務,曾經有一位「美眉」心情秀在臉上,似「白雪公主」:"我要結婚耶!";被祝福找到「白馬王子」之後,不到一年,以「貓熊」的「悲劇萌」出現;戴著墨鏡、「漁夫帽」和「N95」進入公司。就是常在電視新聞中出現的「被家暴女人」的制式裝扮。

同事關心上前,探明究竟?不說還好;竟然是狂愛之後,必有悲悲;「被家暴女人」的受創,無週休二日,有附贈「宵夜」,被家暴不已。「白馬王子」與婚前完全異樣,變成「狼人」。

俺,知矣!我見猶憐,致以慰問和顧問:包括家暴鳥事的「解決方䅁」,附贈「精神分析」的善後。其他涉世未深的「美眉們」:"好可怕耶!"。

俺,以哲學家的先知慰安「美眉們」:"婚姻自由的時代;重點不在身逢的「時代」,而在「自由」,就是「選擇」;不要被花前月下的浪漫氣氛和「動情激素」衝昏而走上悲劇的坎坷人生道"。

選擇人生伴侶,本質上,也是選擇「另一半」的「家教」和「成長過程」。傳統的「門當戶對」觀念有參考價值,那是社會經濟地位的考量;重要地,還是在「家教」和最好有相似的「人生故事」和家庭的歷史背景;有助於相互理解和同理心。

男人擇妻,先看未來岳母的言行心態;女人擇夫,先看未來婆婆的言行心態。女人寵兒子或溺女兒,都在養成那款「變態者」。未來的「姻家」,有家教修養的家風;子女比較會心存厚道,與人為善;寬恕為善,以同理心處世,貼心自己的另一伴。

俺,常鼓勵「白雪公主們」和「白馬王子們」,戒掉以「老公」和「老婆」的「粗俗陋詞」互稱或外稱;才訂婚就未老先衰,「老公」、「老婆」不離口,怎能不又老又疲。不妨以咱本土的浪漫用詞:「牽手」相稱。

女人若志在「賢妻」的歷史地位,不妨自謙「家後」;對那個婚後變成「死鬼」的「白馬王子」就禮讓,尊稱「先生」,或「亭主」。那個「死鬼」會從此自尊自重,成為愛「家後」的「頭家」。 

相關「日文演歌」:「夫婦善哉」,由「石川小白合」小姐唄,頗有夫妻「為愛而活」的意境。
__________________
相關文章:

哲學人生筆記 -《「男人,女人和獅子」》
2012年9月7日

本文,原先是我對朋友Maureen Kao小姐PO文的三則個別的回應;當時,我的本意,是想寫出我對《老虎被當作病貓》的感言;因為在現實的男女兩性的互動關係中,幾乎呈現著類似《大貓與老鼠》的賽局;有時候,老鼠未必會…

詩人之國筆記 - 《「口譯」》

圖片
拜託!聽嘸啦!/ 
說些蝦米鳥話?/ 
番人說番語?/ 
#@&$¥£€%,蛤???&@₩$£¥?蛤蝦米?/ 
聽懂否?/ 
莫宰羊?/ 
俺,來「口譯」!/ 
番人,正在駡ing你們,鳥不起!/ 
不懂番語,口才太差!只會忌妒!/ 
患「眼紅症」!去掛「精神眼科」,自費!/ 
-《老賊症候群之一,「眼紅狹心症」,見不得別人好運!》-

哲學人生筆記 - 《「自由廣場」》

圖片
牆國「土皇帝」,在新年方始,對不屬於「天朝皇權」所及的域外,在國際法權上「事實獨立」的台灣,發出「招降」歸附牆國,以成一國的「蛋頭聖旨」。否則,域外雖遠,牆國匪軍必征。牆國矚意的「過渡方案」,乃不知淺陋的「一國兩制」。

謬矣!台灣與牆國,在十九世紀末期的「馬關條約」生效後,法權上即已互不相涉,故不同制,何需強迫為「笨蛋一國」,而興攻伐台灣之併吞妄圖?必然地,「蛋頭土皇帝」起床踢到鐵板,出門撞石牆,自己貪吃而砸鍋矣!

「一國」所指,當然被預設為牆國;何以讓多數台灣人疑斥?觀牆國之歷史演進,是「前現代」的「極權專制」國家;精神內容迄今充斥「成王敗寇」又「反動」的國家神學,歷史的進程始終圍繞「皇權永固」的「天朝秩序觀」,呈現吞噬異議和進步的「歷史虛無主義」。

牆國的「天朝秩序觀」,以近代「帝國主義」的領土野心,摻入歐陸義大利為主的「法西斯主義」和德國為主的「納粹主義」;本質上,「國家性格」是壓迫的「排異主張」。當「天朝」妄想回復「歷史主權」的領土,則意味著,欲擴張和吞併野心所在的目標領土。

歐洲國家,歷經慘痛的數百年「歷史主權」的領土爭議和戰爭,對於擴張國家功能的政冶、經濟和社會的廣泛整合,所採取的程序,是「合約加盟」,視「強迫」為違反人權和自由意志的禁忌。英國與歐盟的合與分,均以民主的、法治的和社會的程序,尊重各個平等主體的自由意志;所彰顯的意義,是對高貴的、普世的進步價值的信仰和自信。

六年多前,俺為德國來台灣訪問的三位教授、學者「導遊說故事」;其中一位出身英國籍,任教於「柏林洪堡大學」的教授,在台灣的「自由廣場」上,面對被俺視為「法老王金字塔」的「中正紀念堂」,有他的典型英國式的風趣見識;俺迄今依然記得。

在英國即將完成「脫歐」(Brexit)程序,重返「世界國家」之前;在那些崇尚自由不受綁約的英國人心中,即使價值已屬人權的、進步的歐盟,依然是可疑的合作夥伴,不如「脫歐」拆夥,來得自由自在。

在「疑歐者」心中,歐陸的封建、反動的根底依然難除;仍然是孳生「法西斯主義」和「納粹主義」的肥沃土壤。證諸近年,歐陸的「民族主義」、「排外暴力」、「反伊斯蘭」和「反猶運動」再興得權,可見「疑歐」和警惕「惡的存在」,是必要的心理準備。

六年多前,英國籍的教授和同行的夥伴,兩位德國教授的互相挖苦說笑,俺以臨場的跨文化見證者,深有理解。似乎,本年英國的「脫歐」(Brexit),在那一…

人生故事筆記 - 《「文明紳士郎」》

圖片
「小寒」已過,「大寒」在前,冬天的太陽於本日照暖台灣。難得應邀搭便車往北海岸金山「獅頭山」一日遊。

藍天大海,美麗寶島的愉悦感受,讓新年方始立志作好人的俺,在「金包里」的「媽祖宫」虔誠地向「媽祖」和「眾神明」祈願:“台灣是寶地,請媽祖以慈愛庇佑我們的土地、國家和人民,風調雨順、國泰民安、人和年豐、同胞互助,…”。

落落長的祈禱辭,似「拜拜達人」,讓旁邊的「上香客」也側目觀察:“真是好人!大公無私!不求名利財富?難得矣!”

俺,多年在德國「修道院」宗教生活的體驗,回國後,有緣與道上的各路的比丘、比丘尼、神學士的辯道明經,歸納出俺的「哲學人生」,在遊訪宗教場域時,唯虔誠與自肅以示尊重。

另一方面,也對於自己在宗教場域的面見神明,自有一套「說法」,就是「如在」與「奉公為先」,以成就多元社會的「包容」。在生長的土地上,俺先放下個人的哲學理解和批判,以實踐「共存」,這是「自信」的展現,也是俺在每年年初‘’立志作好人‘’的理論基礎。

在山海之間遊走,很抉地,天色已暗;在歸程台北途中,從車窗望出,皎潔的夜空中,繁星點點配著「上弦月」;想著白天的‘’艷遇‘’,就是冬天裡的陽光,來去匆匆,也許隔日又得歸隐。

在車上,想到隨遇自在,就在外‘’作好人‘’混過一天。正在回憶中,被車上的新聞報導拉回「笑場」。俺,聽到犬吠:“台獨份子有賊心有賊膽,但是他們沒有賊能力,……從中國的領土分割出去,……極少數的台獨份子也是必懲戰犯。”原來,犬吠之言乃是出自「牆國末將」的叫戰。惡犬的野蠻無下限!俺想到往事,山東來的武家師父,他的爺爺是「義和團」的「末將」,被洋槍給打掛了。

在返台北的「麥克阿瑟公路」上,回味牆國傳來的這套吠聲,俺也回憶白天在海岸山崖向北望去,曾想到「麥克阿瑟將軍」肯定‘’台灣是永不下沉的航空母艦‘’。其實,正是台灣在大國博弈中是極佳的「戰略高地」;高明的戰略家必然會善用台灣的扼海制陸的戰略優勢。 

俺也想到被關在屋內的犬,有亂吠的惡性,在無奈中,也只能吠天上的「月娘」。牆國主子才說:“不承諾放棄武力併吞台灣”,立即有惡犬知主子意出來狂吠。

據說,在米國的民俗,稱一月(January)的「月娘」與「狼嚎」有互相呼應的關係,民俗勸人在一月份的月夜,莫走在林野地,恐被狼襲,若曾被狼吻而倖存,也將成為「狼人」;平日外表正常,却在「滿月之夜」化身「狼人」出來咬人。

俺在少年時代,路過「黨國權貴」的「…

法哲學筆記 - 《「情勢變更」》

圖片
為了那‘’四字符咒‘’,「九二共識」,以此自欺欺人的族群,不許別人「面對事實」的否認;而且,尋死不活,有如「發瘾瘋」和「抗戒瘾」交錯的「痛苦症候群」。

看到或聽到「戒符咒」的各種惡形惡狀的難堪,以哲人「尼采」的用語,唯一能作為解釋的,就是“正視惡的存在!”;或者,以哲人「柏拉圖」的說法,就是:“世界對於你,就是你看到的樣子;世界對於我,就是我看到的樣子”。

現實上的偏執與爭議,在於台灣內部對於自身「主體意義」的認知和詮釋很混亂。本質上的疑問,就是“為何會對符咒上癮”?

可以說,這些「瘾患者」,在「精神病理」上,是屬於奴性未除的「虛無主義者」,深陷在奴主的「邏輯陷井」和論述中,以奴主的意志為自己的意志,隨著奴主的鞭子起舞,躭心與關心的事,是奴主的喜怒;恐懼的對象,是鞭子尾端的落點;隨時活在奴主的恐嚇陰影之下。

奴性偏重的人,將自己「異化」成為奴主可掌控的「客體」,很可悲地,已無能以「主體立場」去看出「情勢變更」正在進行中,不能藉著情勢的發展挣脱奴主強加的枷索,反而指責幫忙解放的力量。

對於想‘’尋死不活‘’的「符咒偏執者」,歷史終會給出「定位」;哲學上,已經先標誌這種「符咒奴癮者」為「歷史的虛無主義者」。

哲學人生筆記 - 《「開始好心情」》

圖片
日曆,開始於「元旦」,俺收到許多各路好友的賀年和祝福:“新年快樂!”。照理,收下祝福起,俺應該與時同樂。

然而,新年方始,俺忙其他有的、没的鳥事,包括駡「牆國土皇帝」,發揮俺台灣自由的優勢,讓來商旅的牆國友人羡慕不已。

俺,為了彰顯草民憂時憂國的苦心,找上「昏君」的臉書,留下幾句‘’高瞻遠矚‘’的「花言鳥語」; 讓「昏君」感動不已,特地又發文感謝許多「蛋頭草民」,包括俺在內的不吝指教。似乎,一言而天下動!眾多「蛋頭草民」,竟然被「昏君」奉為「國師」。

如此這般,為國徂勞,自以為,已為國家鳥事分憂;俺的心情可以趕快追上「新年快樂」的時程;也開始夜裡好眠不覺曉。

本日上午,元月已一週矣!俺出門辦鳥事,總覺得心情輕鬆,自勉:“從此要慈眉善目,好好作人!見人就笑”。言下之意,以前為非作歹乎?非也!以前是隨遇而混,從春天混到冬天;現在才有覺悟。

浮世人生,得過且過,自己何必以聖人為師?俺已年紀徒增,不得不同意,知天命、不逾矩和從心所欲,身體堪用,就是幸福。

上午,去談公務前,先去向俺的牙醫報到,定期回診;醫生的三位正妹助理,嬌美甜笑兮接待俺;:“張先生,有那裡不舒服嗎?”;俺,笑口常開:“當然没有,多年來,承李醫師的細心照顧,俺可以常吃芭啦!如今,看到眼前的各位小姐,俺豈能帶著痛苦而來!”。

隨後,俺被推上「醫療椅」,醫生動手檢查和助理隨侍在側,不再讓俺說鳥話矣!

約十分鐘,醫生恭禧俺:“張先生的尊牙情況甚佳,平常保養得宜;可以再吃芭啦!”。顯然,李醫師已先聽到俺的鳥話。

又約了下次回診的日期時間。下一位客人還未到,醫生挽留俺慢走,陪他開講浮世的鳥事。隨侍在側的三位正妹聽得也忘了自己應負責的善後工作。俺起身,欲趕下一行程;醫生和正妹萬般不捨,還動之以情說:“張先生,不必等到約定的日期時間,若尊牙有不測風雲,歡迎提前回來插隊”。謝矣!俺會善自珍重! 

隨之,到了其中三家往來的銀行;平常,俺多透過「網銀」和ATM,已一年多未進銀行店面。如今,銀行的人事已全非,裝潢設計也改矣。

正觀望打量空間設計,「分行經理」上前來打招呼:“張先生,好久不見!”;又遞來名片:“哇!您這蛋頭一年多不見,竟然混到升官了!貴行没人可升乎?”

經理趕緊笑臉相陪:“不好意思耶!去年的年金改革威脅,有些老同事搶退休矣!您看!第一線的菜鳥被當鴨子趕上架!”。經理,並向俺逐一介紹營業廳的幾位在二線的副理:“張先生…

哲學人生筆記 - 《「充氣娃哇」》

圖片
中國的土皇帝對台灣推出單邊專斷的「一個中國原則的一國兩制統一聖旨」。本質上,這種宣示是「帝國主義式」的「納粹主張」,對虛構的「歷史主權」劃定勢力範圍。

顯然地,中國知道自己的「納粹主張」在台灣是没有國際法的「法權基礎」,却依然侵略性地宣示和羞辱台灣。正如「納綷德國」的「希特勒」,公然地,在地圖上將「日耳曼民族」在歐陸「北方蠻族」時代,遷徙過的路線地區指定為「德意志民族」未來「千年帝國」的生存空間。

先從「納粹德國」接壤的週邊小國開始,捷克、斯洛伐克、波蘭、匈牙利、…,更進一步地,烏克蘭、俄羅斯。西邊的,荷蘭、比利時、盧森堡。北邊的,丹麥、挪威、瑞典,東南方的,遠至希臘;都陸續地被侵佔。向東,帝國的野心,甚至遠到「亞利安人」的先祖起源的印度西北部。

如此,「納粹德國」對外侵略和欲擴張的帝國版圖,成為後來發動戰争和屠殺的埸域。中國土皇帝的「聖旨」也是宣示擴張式的領土野心;既已頒下,然而,中國所聲索的歷史領土主權,在法權基礎上,對台灣,在國際法上是不適格的。當然,中國的治權更不及於台灣。為何中國偏執癡妄?如何實踐其土皇帝的「聖命」?

以往例回顧:中國的「一國兩制台灣版」只會淪為「魯迅」筆下的「阿Q式」的「山寨」。甚至,中國只能在自己可統治的土地上劃地,虛擬為「一國兩制台灣行政特區」。

在「台灣行政特區」裡面,找若干台灣的失意政客去擔任「特首」和‘’台灣的各政黨代表‘’、「偽台軍」、「偽台警」作傀儡,補發在台灣被删減的「退休金」,以吸引心嚮中國的「爺爺、奶奶,各業別的台賊們」;在‘’台灣行政特區‘’內可能使用「偽版新台幣」,比照早期「中國共產黨」建立的「蘇區」;或者,類似現代的「Disneyland遊樂區」。

中國的國家品位和文化上曾經偏好「女人纏小脚」、「納妾」、「閹割男人作太監」的惡習;現實上,不缺「比賽造假」,只缺「崇尚真實」;對於不屬於自己領土的台灣,以「山寨版」仿造是可能的。目的,在對外國宣傳:“統一的中國”已實現;即使,台灣與中國在法理上無涉。

在法理上和事實上,中國得不到的台灣,在土皇帝的「中國夢」中,一如以往,早已被虚構,揑造成精神變態的癡漢用於意淫的「充氣娃娃」。表象上,中國蠻横霸道,為所欲為;本質上,却流露出民族自卑變異成自大的可悲病態。

哲學人生筆記 - 《「騙道上失事」》

圖片
本來是一夥行騙的「詐騙集團」,日久互疑,竟然一套劇本有不同版本的內容,而且,互拆台詞。不甘被道友擺道的一方騙子,無顏回頭從良,既然已無法再欺人,只能改為自欺。

問題大矣!詐騙集團內鬨,此後彼此疑神疑鬼,內亂將起;主要在對詐騙劇本的詮釋莫明其妙;騙道上護身的符咒,究竟指涉的本意是啥麼?

以哲學的「現象學」分析浮世的表象,面對事實真相;「迷信符咒」,只求心安和通關;却是「虛無主義」。

曾有一位佛門師父,被佛道上的信徒供養,‘’以金錢見師父即見如來‘’,真是十方殊勝,佛法人間難聞。徒眾,人生每遇困難疑惑,一概教信徒口誦:“阿彌陀佛”。信徒皆大歡喜,如獲至寶。

終有一日,師父包養俗家情婦,被「狗仔」抓包揭露。信徒皆不信而幫師父解圍說事;“師父給民女俗家說法去已矣!”。草民莫誑語相傳!

遇刼歸來,師父感謝信徒伸援,不離不棄。信徒喜極而泣:“安矣!没有師父,即没有阿彌陀佛!徒眾恐難以茍活”。

換師父感動而泣:“阿彌陀佛,善哉!幸好有眾生善徒”。師父與信徒相安無事共誦:“阿彌陀佛,有你真好”!

那位俗家民女依然被師父包養雙修「AV法」,捐資亦不曾斷。數著鈔票,買著名牌包和穿著性感的「戰鬥內衣」,照著鏡子,自己欣賞自己的色身子,不禁笑出來:“阿彌陀佛,騙道上失事,是佛門法身的鳥事,臣妾乃俗門民女,色身本自在,拜託阿彌陀佛保佑阿彌陀佛,永保浮世衆生平安無鳥事”。

此一色僧養色身的故事,正好符合當前牆國土皇帝砸鍋騙道上的「九二共識」,自行擅改內容指涉為「一國兩制」;却讓「騙道之友」錯愕,應變不及;只好硬著蛋頭,自圓其說「九二共識」就是「阿彌陀佛」。

至於,「阿彌陀佛」為何?‘’佛,不可說‘’!阿彌陀佛!就別追究矣!不自欺,自己的法身就玩不下去。

俺,乃俗眾「蛋頭書生」草民,在故事案例中,站在鏡子前,欣賞民女情婦這邊,給讚:“色身了得!能看破騙道表象而能直探本質:色不迷人,乃人自迷也;色身自得,諸法皆空”。

騙道上失事又不能不騙下去,一年之計在於春,只好再自欺,實在讓騙子不開心!

世界小事筆記 - 《「流動性陷井」》

圖片
米國與牆國的「貿易戰」,顯然地,已經重創牆國的經濟,下行的勢趨動能正在加速;也就是,最壞的經濟情勢還未到底。這種情勢,可以由牆國的「人民銀行」在新年方始,就降低「存款準備率」,分兩階段實施,放出1.5兆人民幣到銀行體系得到證明。

因應國民經濟的「系統性危機」,就像米國在上世紀三十年代的經濟「大蕭條」,當時米國政府所實施的是「凱因斯理論」所強調的「財政政策」。也就是,擴大政府的「公共支出」,減少失業人口,也可以藉此增加或改善國家的基礎設施。

財源,來自政府大規模發行公債,提前耗用後代的負擔。若公共建設不能產生預期的效益,反而使國家的財務結構惡化,不利國家的經濟活力。世界上,許多國家的政府,為了改善經濟弱勢,大多比照米國,也援用各類「財政政策」的工具。 
值得注意的,牆國為何在本年直接採用「人民銀行」的「貨幣政策」而不再實施政府擴大內需的「財政政策」?牆國不是自誇有龐大的市場潛力,可以創造巨大的需求嗎?

原因在於,十年前,米國發生「次貸風暴」,影響全世界,米國的「聯準會」(FED)改用多次的「寬鬆貨幣量」(QE-X)政策。當年,牆國自己採用規模四兆人民幣的「財政政策」,改善國內的「有效需求不足」的經濟形勢,以維持預設至少百分之七的經濟成長率。此舉,當年還被自吹為:「米國害世界經濟,牆國救世界經濟」。

實際上,當時龐大的財政支出,產生許多不具效益的投資,也造成後續的產能過剩和對外傾銷;也惡化對米國的「貿易出超」,種下當今米國以「貿易戰」反擊的惡果。 
為了消化國內的「供過於求」,牆國政府採用「一帶一路」的戰略,將過剩的產能和國內負債外銷給參加「一帶一路」的弱勢國家。

不幸地,債務的出口移轉,結果是使「債務國」揹上更沉重的財務負擔和官吏貪污、收賄,甚至被迫出賣國家的主權,淪為牆國的「財務殖民地」。 
如今,牆國的「人民銀行」,學米國「聯準會」(FED)的「寬鬆貨幣量」(QE-X)政策,實施寛鬆的「貨幣政策」,原意在紓解國內市場的「流動性不足」。後果,將掉入「流動性陷井」;也就是,更寛鬆的「貨幣供給」,將引導「銀行體系」的放款利率走低,以刺激「投資需求」。
然而,牆國的「國內資金」,先前已如滾雪球,大部份被套在過剩的房地產業;如今,寬鬆的資金只是流去償還舊債,對投資需求的助益有限。「人民銀行」降低「存款準備率」的政治意義,就是‘’死要面子‘’的牆國間接地承認,經濟已被米國的「貿易…

哲學人生筆記 - 《「一國」與「兩制」》

圖片
新年方始,牆國土皇帝繼續去年的‘’手背‘’,不順到自己去撞牆;而且,自以為十拿九穩的「發球權」,竟然開出「必死球」,倒打牆國自己砌起來的「頑牆」,就是關鍵詞:「一國」。

對於台灣,牆國所癡狂的「一國」,是虛構出來的;欠缺「國際法」的「法權基礎」(Rechtsgrundlage)。只是,仍有許多台灣人受害於「外來黨國」的長期洗腦,被內建「殖民元素」,將血緣、語言、文化、宗教、政治,與法律的概念混雜牽扯。

以致,迄今,仍有不少台灣人在社會的對話語境中,依然「我們中國人」、「中華民國人」、「中國大陸」、「大陸」,這些既不精確又自己矮化的「誤詞」。

牆國,必然自知,拿不出對台灣領土「聲索權」的「國際法」基礎,於是只能訴諸於血緣文化的「統一戰線」,自法律以外的領域下手,遠交近攻,透過讓利收買,包裝政治上的主權併吞企圖。

牆國的拙劣戰略是「兩制」;於是,在對台灣的「統一戰線」的實踐中,「一國」與「兩制」互為辯證,企圖併吞台灣;「兩制」此一無意義的「虛詞」,是牆國對自身的制度有自卑感和欠缺自信心。從香港的前車之鑑,已經顯示「香港之死」;牆國的終極野心是實踐「一國」。

從牆國的歷史來回顧;自「秦帝國」的「大一統」以來,歷朝歷代兩千三百多年來皆行「秦制」,也就是「中央集權」;政治中心以外的地區,都是「邊陲」,豈能與中心並駕齊驅?

以「國家法哲學」的理解;所有的「國家」都是出於「絕對主義」的「政治神學」的產物,具有強制、排他和獨佔的性格;這也是,國家主權不可讓渡,也不容侵犯的政治神學背景。

小英總統,就任以來的‘’手背‘’,在新年方始,藉由迅速明確地‘’反手打‘’,否決牆國土皇帝的虛構索求「兩制方案」。本質上,台灣是否決,也拒絕與牆國‘’同為一國‘’。

於是,小英總統,終於‘’反手背‘’殺出好球,使土皇帝繼被米國總統「川普君」壓著打的手背,想在對台灣的「統一戰線」找到「得點」,以紓解牆國經貿崩盤的國內壓力。

孰知,‘’癡漢帶刀亂求愛‘’,當然,只要不是天真的「小紅帽」女人,立即持棒踹共倒打「大野狼」,才是正常的表現。小英,經由此役,一戰而逆轉「昏君」的無能為力,徹底讓台灣對牆國的「一國」企圖產生絕緣。

小英反手打牆國土皇帝的「外溢效果」,也發生在阻絕台灣國內呼應「統一戰線」的勢力諂媚牆國的立場。浮世有國運,興衰之勢轉在於有堅定信念的領導人和人民勇敢堅定地捍衛國家的意志。

國家若有「昏…

詩人之國筆記 - 《「俺的帳單」》

圖片
怎麼打混仗?/ 
當「牆國」欺台灣,俺「踹共」/ 
還譙「牆國」/ 
當男人欺女人,俺護女人/ 
還動手動脚相助/ 
當然,女人多認為,俺別有企圖!/ 
罷矣!自己回家躺著喘/ 
當老賊逼昏君?/ 
這,…這,逼醒就好/ 
當老男賊欺女昏君,俺女士優先/ 
想辦法活下來!或call me! 
「迷兔」,待命中!/ 
當然先出口回駡:“老不識大體!”/ 
被扣發「敬老金」,合理!/ 
還要鼓勵徵「老賊税」/ 
說真地,老賊太閒而不賢,不是國家之福!/ 
當老賊駡小賊,俺鼓勵小賊/ 
不是支持,而是聽道上前輩的經驗/ 
當年,為何落居下風?/ 
啥?…蝦?蛤?原來是搶位置?這款「鳥事」/ 
俺,全部改為「博愛座」,有創意吧?/ 
總之,年紀實在不公平/ 
懷胎十月,出生時辰却不相同/ 
只能哭著回家問媽咪/ 
- 《「昏君」遇難則堅強,好兆頭!打不垮後,還要反擊!》-

人生故事筆記 -《「牆國叫戰」》

圖片
牆國土皇帝,在自說自唱的《發表「告台灣同胞書」四十週年》的講話,又陳腔濫調地再唸相同的「帝國主義領土野心」的符咒。


牆國土皇帝,據俺來自北京的老中同學的觀察:既自卑又沒自信,擔心自己的下場不堪,會像「墨索里尼」;於是,一切作為以「皇權永固」為重。

先回憶,四十年前,俺在前線金門服役,夜裡傳來隔海的「心戰喊話」;在查哨時,總訥悶著:‘’劇本是那些「土八路」編寫的‘’?毫無賣點!現在「土皇帝」的講話內容,就像當年的心戰喊話一樣乏味無趣。

當年,反而,另有一些地方樂曲、「梁祝協奏曲」、「黃河協奏曲」,或民曲樂風,如泣如訴;再加上年老的老爹、大娘出於親情思念渡海東去的兒子,哀怨感人的播音呼唤,在三更半夜,隨陣風傳來,似波浪的淒然。俺回想「四面楚歌,江東弟子泫然而泣」的歷史場景,大概如此。

當年,有些官兵,曾冒著敵前叛逃的「唯一死罪」,意圖夜渡回老家。大時代的人倫悲劇啊!四十年來,渡海東去台灣的第一代,大都已作古了。第二代的認同仍略有猶豫,第三代以後,生根在台灣,概已融入本土。正如米國先民,渡洋來到「新大陸」後,展望的,是從今以後安身發展的「新世界」。

牆國對台灣的「文攻武嚇」,始終只能在牆內說給牆國人和在台灣的中國勢力窩心。然而毫無新意矣!此,正是證明了:台灣的身份、地位皆與牆國無涉,只能虛構。主要在於,二戰後的「舊金山和約」所建構的國際政治秩序所賦與台灣的,不屬於任何其他國家的「存在」;而主導戰勝日本的米國,也没有將台灣置於「軍事佔領」的情勢下。

正如一八一五年的「維也納會議」,將歐洲列强互争不讓的戰略高地「瑞士」承認為「永久中立國」。台灣的戰略地位,只要米國、日本兩大海權強國不讓,陸權的牆國只能犬吠火車。自十五世紀,航海探險以來,浮世争勝,只有海權壓倒陸權。

天佑台灣!正好位在「西太平洋」的海權前哨;據有牽制牆國下腹的東南經濟要害部位的海權高地;也扼牆國海權東探的水道。這也是牆國必須重複對台灣叫戰,乃是惡犬牆內吠,宣示「帝國主義的領土野心」。當米國的黑船東來,並以「關税戰」攻其經貿要害;牆國只能低聲下氣認輸矣。

老中友人來台灣商訪,在本日餐聚中,聽俺說以上天下事和傳其皇上的鳥話,乃自嘆:“誰說二十一世紀是牆國人的世紀?應該是你老張的世紀,巍巍我牆國,被你說得不堪一擊”!

俺問:“成!貴國敢和米國對戰乎!「義和團」故事將再現矣!”。老中也只能苦笑:“以和為貴嘛”!

俺又…

詩人之國筆記 - 《「大商無算」》

圖片
不是「人」,真,不是「人」!/ 
那兒有「人」?/ 
只在乎那個「次」/ 
有多少「人@柵欄裡」?/ 
不流動,不算「人次」/ 
「庫存」而已!/ 
只在乎「週轉」/ 
人來人去,才是「活動」/ 
計較「人次」,「小商」矣!/ 
「量是價的指標」,炒作榮景表象/ 
衝高「人次」,「泡沫現象」/ 
左右手互換「人質」/ 
高地不勝寒,能玩「幾次」?/ 
「邊際效用」遞減/ 
動能衰竭,趨勢反轉!/ 
「非理性繁榮」,精盡人枯/ 
那能每日玩樂?/ 
多「次」征戰,累死「西門慶」/ 
妻妾多人,「存量」也!/ 
掛上「紅燈籠」,「流量」也!/ 
「人次愈多」,利多出盡/ 
峰頂的鄰居,深崖也!/ 
「冰川」,涓滴細流成大河,惦惦地!/ 
-《只算「人次」,「花街」生意》- 

哲學人生筆記 - 《「狗咬尾巴」》

圖片
有許多浮世現象,輔助俺的理解:“時間是以曲線運動與感應”。一般以為,時間是客觀地「直線前進」的運動。不過,本質上,時間是人與空間在‘’相對‘’位置上的‘’認知座標‘’;也就是「相對運動」的「速度感」。 

换言之,「時間運動」的‘’無限動能‘’的基礎,是在「環狀曲線」上「自轉」,也就是像「狗咬尾巴」,自個兒轉不停;愈轉愈老去。人與時間的「相對立場」,必須逆向去理解。

比較簡單的比喻,舟在川流中,水流舟不流,也是一種「逆流」;更何况,逆水流行舟,就像「狗咬尾巴」,吃力又無趣。

人與時間的「相對運動」,最省力的方式,就是「順水行舟,狗追貓逃」。現實上,常見貓狗互嗆,虛張聲勢,争寵而已。這也是,明知「過年」是‘’照舊‘’,却要說‘’迎新”,正是「順水行舟,回到過去」的觀念;順著時間的方向,向未來跑,跟著時間跑到老就是了。 

只是,看出「狗咬尾巴」的「自個兒轉」;俺就是那個說:“國王沒穿衣服”的「蛋頭書生」。不好意思喔!不過,自己想想,每年迎新年的「歲末迎新」活動,千遍一律;說相似於往年的話,互相祝福。每年,其實是「過舊年」。

人性普遍「喜新厭舊」;「懷舊」被視為「反動」或「逆勢」;却在‘’過新年做往事‘’。浮世的偏好:‘’新瓶裝舊酒‘’,快樂就好!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