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月2日 星期三

哲學人生筆記 - 《「狗咬尾巴」》

有許多浮世現象,輔助俺的理解:“時間是以曲線運動與感應”。一般以為,時間是客觀地「直線前進」的運動。不過,本質上,時間是人與空間在‘’相對‘’位置上的‘’認知座標‘’;也就是「相對運動」的「速度感」。 

换言之,「時間運動」的‘’無限動能‘’的基礎,是在「環狀曲線」上「自轉」,也就是像「狗咬尾巴」,自個兒轉不停;愈轉愈老去。人與時間的「相對立場」,必須逆向去理解。


比較簡單的比喻,舟在川流中,水流舟不流,也是一種「逆流」;更何况,逆水流行舟,就像「狗咬尾巴」,吃力又無趣。

人與時間的「相對運動」,最省力的方式,就是「順水行舟,狗追貓逃」。現實上,常見貓狗互嗆,虛張聲勢,争寵而已。這也是,明知「過年」是‘’照舊‘’,却要說‘’迎新”,正是「順水行舟,回到過去」的觀念;順著時間的方向,向未來跑,跟著時間跑到老就是了。 


只是,看出「狗咬尾巴」的「自個兒轉」;俺就是那個說:“國王沒穿衣服”的「蛋頭書生」。不好意思喔!不過,自己想想,每年迎新年的「歲末迎新」活動,千遍一律;說相似於往年的話,互相祝福。每年,其實是「過舊年」。

人性普遍「喜新厭舊」;「懷舊」被視為「反動」或「逆勢」;却在‘’過新年做往事‘’。浮世的偏好:‘’新瓶裝舊酒‘’,快樂就好!

精選文章

哲學人生筆記 - 《「活著」》

鬥啊!爭啊!終於「到站」!活著是向死亡的存在;活著,該如何活著?為什麼活著?人生從「起站」出發,何時到站?當然,一定有「終站」! 近三年來,浮世多變;大致上,分為「鬥來鬥去」和「死去活來」兩類「活著」。 前者,爭權奪利和搶來搶去,一犬吠影,眾犬吠聲,持續一陣子後才平靜下來,逐漸地...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