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哲學筆記 - 《「情勢變更」》

為了那‘’四字符咒‘’,「九二共識」,以此自欺欺人的族群,不許別人「面對事實」的否認;而且,尋死不活,有如「發瘾瘋」和「抗戒瘾」交錯的「痛苦症候群」。

看到或聽到「戒符咒」的各種惡形惡狀的難堪,以哲人「尼采」的用語,唯一能作為解釋的,就是“正視惡的存在!”;或者,以哲人「柏拉圖」的說法,就是:“世界對於你,就是你看到的樣子;世界對於我,就是我看到的樣子”。

現實上的偏執與爭議,在於台灣內部對於自身「主體意義」的認知和詮釋很混亂。本質上的疑問,就是“為何會對符咒上癮”?

可以說,這些「瘾患者」,在「精神病理」上,是屬於奴性未除的「虛無主義者」,深陷在奴主的「邏輯陷井」和論述中,以奴主的意志為自己的意志,隨著奴主的鞭子起舞,躭心與關心的事,是奴主的喜怒;恐懼的對象,是鞭子尾端的落點;隨時活在奴主的恐嚇陰影之下。

奴性偏重的人,將自己「異化」成為奴主可掌控的「客體」,很可悲地,已無能以「主體立場」去看出「情勢變更」正在進行中,不能藉著情勢的發展挣脱奴主強加的枷索,反而指責幫忙解放的力量。

對於想‘’尋死不活‘’的「符咒偏執者」,歷史終會給出「定位」;哲學上,已經先標誌這種「符咒奴癮者」為「歷史的虛無主義者」。

返回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園藝生活筆記 -《二月梅》

美學史話筆記 -《“等一下,先生‧‧‧!”》

哲學人生筆記 -《在鄉愁與足跡之外!》

園藝生活筆記 -《人生的窗景;書房外的世界!》

詩人之國筆記 -《代你保管!》

法哲學筆記 -《奴性難改》

人生故事筆記 -《詩人之國的遺民》

哲學人生筆記 -《語言、困境與人生》

哲學人生筆記 -《大家錯,就是對?》

哲學人生筆記 -《那一年冬天在馬堡,等待他點亮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