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故事筆記 - 《「文明紳士郎」》

「小寒」已過,「大寒」在前,冬天的太陽於本日照暖台灣。難得應邀搭便車往北海岸金山「獅頭山」一日遊。

藍天大海,美麗寶島的愉悦感受,讓新年方始立志作好人的俺,在「金包里」的「媽祖宫」虔誠地向「媽祖」和「眾神明」祈願:“台灣是寶地,請媽祖以慈愛庇佑我們的土地、國家和人民,風調雨順、國泰民安、人和年豐、同胞互助,…”。

落落長的祈禱辭,似「拜拜達人」,讓旁邊的「上香客」也側目觀察:“真是好人!大公無私!不求名利財富?難得矣!”

俺,多年在德國「修道院」宗教生活的體驗,回國後,有緣與道上的各路的比丘、比丘尼、神學士的辯道明經,歸納出俺的「哲學人生」,在遊訪宗教場域時,唯虔誠與自肅以示尊重。

另一方面,也對於自己在宗教場域的面見神明,自有一套「說法」,就是「如在」與「奉公為先」,以成就多元社會的「包容」。在生長的土地上,俺先放下個人的哲學理解和批判,以實踐「共存」,這是「自信」的展現,也是俺在每年年初‘’立志作好人‘’的理論基礎。

在山海之間遊走,很抉地,天色已暗;在歸程台北途中,從車窗望出,皎潔的夜空中,繁星點點配著「上弦月」;想著白天的‘’艷遇‘’,就是冬天裡的陽光,來去匆匆,也許隔日又得歸隐。


在車上,想到隨遇自在,就在外‘’作好人‘’混過一天。正在回憶中,被車上的新聞報導拉回「笑場」。俺,聽到犬吠:“台獨份子有賊心有賊膽,但是他們沒有賊能力,……從中國的領土分割出去,……極少數的台獨份子也是必懲戰犯。”原來,犬吠之言乃是出自「牆國末將」的叫戰。惡犬的野蠻無下限!俺想到往事,山東來的武家師父,他的爺爺是「義和團」的「末將」,被洋槍給打掛了。

在返台北的「麥克阿瑟公路」上,回味牆國傳來的這套吠聲,俺也回憶白天在海岸山崖向北望去,曾想到「麥克阿瑟將軍」肯定‘’台灣是永不下沉的航空母艦‘’。其實,正是台灣在大國博弈中是極佳的「戰略高地」;高明的戰略家必然會善用台灣的扼海制陸的戰略優勢。 


俺也想到被關在屋內的犬,有亂吠的惡性,在無奈中,也只能吠天上的「月娘」。牆國主子才說:“不承諾放棄武力併吞台灣”,立即有惡犬知主子意出來狂吠。

據說,在米國的民俗,稱一月(January)的「月娘」與「狼嚎」有互相呼應的關係,民俗勸人在一月份的月夜,莫走在林野地,恐被狼襲,若曾被狼吻而倖存,也將成為「狼人」;平日外表正常,却在「滿月之夜」化身「狼人」出來咬人。

俺在少年時代,路過「黨國權貴」的「賊府」宅門,時運不濟,正逢「賊府」的小姐開門外出,衝出一隻惡吠,竟然朝俺的大腿小鮮肉部位咬過來;俺也知道,那裡好吃!本能的武家反應,赤手空拳搏惡犬,練家子厎以少林功夫的南拳北腿,亮出「鶴形拳」,先朝惡犬的腦門點穴,再踢出「掃蕩腿」。

惡犬變呆,只能退到小姐身旁。那女人大概不敢置信,浮世少年有此等功夫,稍後以惡言相向;還駡俺穿短褲露小鮮肉引誘她的惡犬。俺保持山東武術師父教導的修養:“打狗看主子!”,只說:“你們是同類!”。

當時,俺有被惡犬突吻的「皮肉傷」,還得‘’自費‘’去打「破傷風」。不過,日後讀到「狼人故事」,俺總會注意,自個兒是否在月圓之夜,身心有異形變化,也變成「狼人」?

很意外地,俺反而成了對待女人呵護倍增的「文明紳士郎」。

返回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園藝生活筆記 -《二月梅》

美學史話筆記 -《“等一下,先生‧‧‧!”》

哲學人生筆記 -《在鄉愁與足跡之外!》

詩人之國筆記 -《代你保管!》

園藝生活筆記 -《人生的窗景;書房外的世界!》

法哲學筆記 -《奴性難改》

人生故事筆記 -《詩人之國的遺民》

哲學人生筆記 -《大家錯,就是對?》

哲學人生筆記 -《語言、困境與人生》

哲學人生筆記 -《那一年冬天在馬堡,等待他點亮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