哲學人生筆記 - 《「一國」與「兩制」》

新年方始,牆國土皇帝繼續去年的‘’手背‘’,不順到自己去撞牆;而且,自以為十拿九穩的「發球權」,竟然開出「必死球」,倒打牆國自己砌起來的「頑牆」,就是關鍵詞:「一國」。

對於台灣,牆國所癡狂的「一國」,是虛構出來的;欠缺「國際法」的「法權基礎」(Rechtsgrundlage)。只是,仍有許多台灣人受害於「外來黨國」的長期洗腦,被內建「殖民元素」,將血緣、語言、文化、宗教、政治,與法律的概念混雜牽扯。

以致,迄今,仍有不少台灣人在社會的對話語境中,依然「我們中國人」、「中華民國人」、「中國大陸」、「大陸」,這些既不精確又自己矮化的「誤詞」。

牆國,必然自知,拿不出對台灣領土「聲索權」的「國際法」基礎,於是只能訴諸於血緣文化的「統一戰線」,自法律以外的領域下手,遠交近攻,透過讓利收買,包裝政治上的主權併吞企圖。

牆國的拙劣戰略是「兩制」;於是,在對台灣的「統一戰線」的實踐中,「一國」與「兩制」互為辯證,企圖併吞台灣;「兩制」此一無意義的「虛詞」,是牆國對自身的制度有自卑感和欠缺自信心。從香港的前車之鑑,已經顯示「香港之死」;牆國的終極野心是實踐「一國」。

從牆國的歷史來回顧;自「秦帝國」的「大一統」以來,歷朝歷代兩千三百多年來皆行「秦制」,也就是「中央集權」;政治中心以外的地區,都是「邊陲」,豈能與中心並駕齊驅?

以「國家法哲學」的理解;所有的「國家」都是出於「絕對主義」的「政治神學」的產物,具有強制、排他和獨佔的性格;這也是,國家主權不可讓渡,也不容侵犯的政治神學背景。

小英總統,就任以來的‘’手背‘’,在新年方始,藉由迅速明確地‘’反手打‘’,否決牆國土皇帝的虛構索求「兩制方案」。本質上,台灣是否決,也拒絕與牆國‘’同為一國‘’。

於是,小英總統,終於‘’反手背‘’殺出好球,使土皇帝繼被米國總統「川普君」壓著打的手背,想在對台灣的「統一戰線」找到「得點」,以紓解牆國經貿崩盤的國內壓力。

孰知,‘’癡漢帶刀亂求愛‘’,當然,只要不是天真的「小紅帽」女人,立即持棒踹共倒打「大野狼」,才是正常的表現。小英,經由此役,一戰而逆轉「昏君」的無能為力,徹底讓台灣對牆國的「一國」企圖產生絕緣。

小英反手打牆國土皇帝的「外溢效果」,也發生在阻絕台灣國內呼應「統一戰線」的勢力諂媚牆國的立場。浮世有國運,興衰之勢轉在於有堅定信念的領導人和人民勇敢堅定地捍衛國家的意志。

國家若有「昏君」與「庸民」的組合是生存的危機;然而,在面臨有併吞領土野心的敵國侵門踏户的羞辱時,領導人能登高振臂反擊,「庸民」也可藉此覺醒,先從自己的日常語境中清理與牆國牽扯「一國」的懸念。

台灣就是自己,不附屬於其他外國的獨立存在。台灣就是台灣;牆國,根本上,完全‘’不適格‘’對台灣有領土的「聲索權」(Ansprüche)。牆國與台灣,既不是「一國」,何來虛構的「兩制」?

返回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園藝生活筆記 -《二月梅》

美學史話筆記 -《“等一下,先生‧‧‧!”》

哲學人生筆記 -《在鄉愁與足跡之外!》

詩人之國筆記 -《代你保管!》

園藝生活筆記 -《人生的窗景;書房外的世界!》

法哲學筆記 -《奴性難改》

人生故事筆記 -《詩人之國的遺民》

哲學人生筆記 -《大家錯,就是對?》

哲學人生筆記 -《語言、困境與人生》

哲學人生筆記 -《那一年冬天在馬堡,等待他點亮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