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小事筆記 - 《「流動性陷井」》

米國與牆國的「貿易戰」,顯然地,已經重創牆國的經濟,下行的勢趨動能正在加速;也就是,最壞的經濟情勢還未到底。這種情勢,可以由牆國的「人民銀行」在新年方始,就降低「存款準備率」,分兩階段實施,放出1.5兆人民幣到銀行體系得到證明。

因應國民經濟的「系統性危機」,就像米國在上世紀三十年代的經濟「大蕭條」,當時米國政府所實施的是「凱因斯理論」所強調的「財政政策」。也就是,擴大政府的「公共支出」,減少失業人口,也可以藉此增加或改善國家的基礎設施。

財源,來自政府大規模發行公債,提前耗用後代的負擔。若公共建設不能產生預期的效益,反而使國家的財務結構惡化,不利國家的經濟活力。世界上,許多國家的政府,為了改善經濟弱勢,大多比照米國,也援用各類「財政政策」的工具。 

值得注意的,牆國為何在本年直接採用「人民銀行」的「貨幣政策」而不再實施政府擴大內需的「財政政策」?牆國不是自誇有龐大的市場潛力,可以創造巨大的需求嗎?

原因在於,十年前,米國發生「次貸風暴」,影響全世界,米國的「聯準會」(FED)改用多次的「寬鬆貨幣量」(QE-X)政策。當年,牆國自己採用規模四兆人民幣的「財政政策」,改善國內的「有效需求不足」的經濟形勢,以維持預設至少百分之七的經濟成長率。此舉,當年還被自吹為:「米國害世界經濟,牆國救世界經濟」。

實際上,當時龐大的財政支出,產生許多不具效益的投資,也造成後續的產能過剩和對外傾銷;也惡化對米國的「貿易出超」,種下當今米國以「貿易戰」反擊的惡果。 

為了消化國內的「供過於求」,牆國政府採用「一帶一路」的戰略,將過剩的產能和國內負債外銷給參加「一帶一路」的弱勢國家。

不幸地,債務的出口移轉,結果是使「債務國」揹上更沉重的財務負擔和官吏貪污、收賄,甚至被迫出賣國家的主權,淪為牆國的「財務殖民地」。 

如今,牆國的「人民銀行」,學米國「聯準會」(FED)的「寬鬆貨幣量」(QE-X)政策,實施寛鬆的「貨幣政策」,原意在紓解國內市場的「流動性不足」。後果,將掉入「流動性陷井」;也就是,更寛鬆的「貨幣供給」,將引導「銀行體系」的放款利率走低,以刺激「投資需求」。

然而,牆國的「國內資金」,先前已如滾雪球,大部份被套在過剩的房地產業;如今,寬鬆的資金只是流去償還舊債,對投資需求的助益有限。「人民銀行」降低「存款準備率」的政治意義,就是‘’死要面子‘’的牆國間接地承認,經濟已被米國的「貿易戰」打趴。

返回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園藝生活筆記 -《二月梅》

美學史話筆記 -《“等一下,先生‧‧‧!”》

哲學人生筆記 -《在鄉愁與足跡之外!》

園藝生活筆記 -《人生的窗景;書房外的世界!》

詩人之國筆記 -《代你保管!》

法哲學筆記 -《奴性難改》

人生故事筆記 -《詩人之國的遺民》

哲學人生筆記 -《語言、困境與人生》

哲學人生筆記 -《大家錯,就是對?》

哲學人生筆記 -《那一年冬天在馬堡,等待他點亮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