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哲學筆記 - 《「國家利益」》

「現實主義」的政策論述,核心在於「利益」;此又可分為「絕對利益」和「相對利益」。前者,常見於「國家利益」,不可被國內的「局部利益」僭越;後者,常見於「貿易利益」,互相比較利益的大小和找出互相合作或交换利益的方向,達成交易。

通常,「國家利益」被喊得震天響,例如,米國總統「川普君」揭示的國家戰略:“讓米國再偉大!”;於是,據此「絕對利益」的方向而對中國發動「貿易戰」。實際上,利益,必須歷經談判程序,援引「比較利益」的大小,希望達成互有最大所得和最小損失的貿易協議。

春節過後,「中華航空」的「機師罷工」和隨後的勞資雙方的談判,也是相似的情境,彼此先宣示各自的「絕對利益」,看似不可妥協;現實上,必須進入談判程序,找到各自一方最大的「比較利益」,互相妥協,達成共存的協議。

另有一例,就是「米國在台協會」(AIT)的「前任理事主席」Richard Bush,卸任多年仍不甘寂寞,發表「公開信」反對台灣的人民團體「喜樂島聯盟」推動的「台灣獨立公投」;所援引的理由竟然是,此事涉及米國的「國家利益」,事先未徵求米國的同意。

儼然地,此君,以前任米國的「台灣總督」心態自居,視台灣為米國的「殖民地」。誤謬者,在於,米國對於「台灣」的法律立場,僅限於其「國內法」位格的「台灣關係法」,只拘束「米國總統」的政府;米國對台灣無統治上的管轄權;其他的互動空間在於台灣政府和人民對米國國會立法通過的「台灣關係法」的認知、理解和尊重與否而已。

正如同,中國也經常陳腔濫調地反對台灣不順從其「國家統一」的意志。但是,那些主張美國、中國的「國家利益」,甚至是「絕對利益」,對台灣人那又如何?台灣人作為自己生存的土地上的主人,可與任何外國,包括米國、中國皆和平共存,却絕無服從任何外國「國家利益」的義務;所依據者,台灣人不是其他國家的國民,既未享有各外國的國民權利,豈有義務服從各個外國的國家意志。 

Richard Bush對台灣侈言米國的「國家利益」,是妄自尊大;台灣人見識外人無知矣!爾後不宜自卑而視米國、中國為「上國」;外人的見識不過如此這般水準!

此一論述,說明,台灣有不少人持有外國護照、居民證,正是混淆國家認同和傷害台灣國家利益的主要原因。台灣的國會有必要修「國籍法」,廢除對「雙重國籍」的承認;否則,對於歷經多年難辛,最後歸化台灣,成為「正港台灣人」的「烏克欗」出身的「名模」李瑞莎小姐,何其折磨和不公平。 


同樣他,社會上仍有:‘’既是中國人,也是台灣人‘’的語境,正足以說明當前在台灣,自總統到草民,對「國家法權」的混淆荒謬。真是「昏君混民在一國」!可悲矣!

返回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園藝生活筆記 -《二月梅》

美學史話筆記 -《“等一下,先生‧‧‧!”》

哲學人生筆記 -《在鄉愁與足跡之外!》

園藝生活筆記 -《人生的窗景;書房外的世界!》

詩人之國筆記 -《代你保管!》

人生故事筆記 -《詩人之國的遺民》

法哲學筆記 -《奴性難改》

哲學人生筆記 -《語言、困境與人生》

哲學人生筆記 -《大家錯,就是對?》

哲學人生筆記 -《那一年冬天在馬堡,等待他點亮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