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人之國筆記 - 《「非核不可」》

太昏暗了!請開燈!/ 

不成!未核不可!/ 

才黃昏,撑著!/ 

能省則省!用電付費!/ 

不反對,點蠟燭!/ 

或者,直接入睡!/ 

不核,也可以撑到天亮!/ 

唉!唉!唉!天亮,就「無利可圖」/ 

拜託!行行好,來電;非核不可!/ 

- 《「黑暗,藏在核電」》- 

---------------------

相關文章:

《黑暗,總是有原因的!》

2013年3月6日

人生中能見識到歷史和人性的幽暗,而讓自己面對誘惑和勇氣的考驗;究竟是「幸」,還是「不幸」?許多年前的故事,又在近日浮現心頭;人生如浮萍,身在其境的閱歷和見識,讓我知道太多的不堪往事!

《核能四廠》的議題熾熱,台灣的社會大眾已難以心平氣和地處理爭議了!

政府一意孤行地要興建《核能四廠》,就是既傲慢又野蠻的公共決策。台灣,迄今所有的核能發電興建計劃和政策作為,都不是為了自身的能源需求;而是「內賊通外鬼」地,未以無辜的蒼生和安身的土地為念,被權貴集團挾持,而走上了絕路!所以,乾淨能源和成本優勢,只是美麗的託辭。

《非得要核能不可!》;說穿了,看透了!就是政商權貴集團相關的利益在其中;想要代代相傳。那裡是什麼「缺電」之類的鬼話;這個政商權貴集團,壓根兒連自己也不相信!

許多年前,我曾經任職在「台灣電力公司」。當年,我注意到存在多股很強的政商勢力,有些人的背景是權貴子女,和擁用外國籍的「貝勒爺」們,有很硬的後台支柱;用盡各種荒謬的理由和手段,編織出台灣有缺電的危機;無論如何,就是想要偷渡強建「核四工程」。

因為,從之前的各次第一、第二和第三「核能工程計劃」中,藉著威權專制的政治體制,巧取豪奪順利過手;演得太逼真,而吃得太過癮。至今回味再三,欲罷不能!這其中,還與更不可告人的外國政商勢力結盟。權貴集團的子女,為何多持有綠卡或擁有外國籍,而滯留在國外就業和定居?內外有接應,有事跑得快!

尤其,「核三計劃型工程」的預算追加,自三百多億元跳到六百多億元,又追加到九百七十三億元,嚇人的三級跳。現在的「核四計劃型工程」預算,自一千六百九十七億元起跳,往上追加至三千三百億元後,仍然無止境,等於是「核三計劃型工程」最初預算的十倍之多了;這麼多年來,一般台灣人民的薪水有增加十倍了嗎?

各項「核能發電計劃型工程」,在裝填核燃料試運轉後,又再列出許多的「改善工程」項目;還不包括核能電廠在未來除役後的「末端成本」;以及「核能廢料」何處去化的問題;「核能電廠」用過的土地,在千萬年內都無法再生;外部的負面生態效應,物種的生存變異危機,更是難以估算!台灣的美好河山,南北相繼地淪陷了。

因為,各種有形和無形成本,加總之後,仍然沒有全部,而是天文數字,無底洞和社會人心的不安全感!每個人的身體和後代子孫的健康會如何?這已經不是成本和效益的精算議題了。

從《核能計劃》預算的屢次暴增,就已經說明了核能發電的不可行;更何況核能安全問題。這也不是建造技術能否自主的議題;而是對於人和土地的永續保存,生命尊嚴和安全,以及生活品質的關懷了。進出「核能電廠」,為何必須被嚴格地管制和追蹤?這些措施,不正是說明了核污染和危險的可能嗎?

許多年過去了;我想到當年,那些對我威脅和利誘,以求配合的勢力;我就已經知道,台灣沒有能源危機,只有政商界的「權貴買辦」集團私通,一步一步地掏空人民對這個國家的信心和情感的危機。

當年,我決定放棄自以為是崇高的獻身志業;離開國境南疆的山海之濱。最後,當然也離開那個複雜又黑暗的環境。許多年過去了,台灣依然沒有缺電危機,卻已經更加地黑暗了!

返回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園藝生活筆記 -《二月梅》

美學史話筆記 -《“等一下,先生‧‧‧!”》

哲學人生筆記 -《在鄉愁與足跡之外!》

詩人之國筆記 -《代你保管!》

園藝生活筆記 -《人生的窗景;書房外的世界!》

法哲學筆記 -《奴性難改》

人生故事筆記 -《詩人之國的遺民》

哲學人生筆記 -《大家錯,就是對?》

哲學人生筆記 -《語言、困境與人生》

哲學人生筆記 -《那一年冬天在馬堡,等待他點亮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