園藝生活筆記 - 《「雜花生樹」》

春天已到,「名分」未足;「雨水」幾天,滋潤春耕,等待三月六日的「驚蟄」。「名分」充足,在三月二十一日的「春分」,才正式進入春天,「花季」也才算名正言順。

不過,循規蹈矩不吃香,至少,近幾天,俺發現,草木逢春,已經等不及矣!

「酪梨」已來花;那是一株被大修剪和矮化的「秋可得酪梨」(Choquette Avocado),曾經多次被“取穗”的「母株」,俺曾以為“没救了!”。

孰知,生存危機激起‘’來花繁衍‘’的傳種意志,就在「雨水」節氣後大量來花,樂壞了早起的蜜蜂,趁著蝴蝶仍在避寒氣,獨享花蜜。早來的蜜蜂有甜頭,俺見識矣!

每年二月底,接近長假「二二八和平紀念日」,也是台灣品種的「福爾摩沙白雪樱」來花的時間,雪白無瑕惹人惜。俺喜愛樱樹,在於那「風吹雪」和「殞落不戀」的轉化意境,帶有俺對父母親的思念。

每逢樱樹來花初始,總會想到,往昔陪伴母親在樱樹前的「花見」。如今,樱樹漸開,總覺得若有所失,那是「絆」,喚起俺對「雜花生樹」的「戀」。

初春二月將去,然後,花汛來潮,「春分」,……「清明」,繁花過目,樹木華實的季節風景如川流,應接不暇,多年來的園藝生活實踐,俺已有園丁的自娛心得,盡在生活筆記中。

返回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園藝生活筆記 -《二月梅》

美學史話筆記 -《“等一下,先生‧‧‧!”》

哲學人生筆記 -《在鄉愁與足跡之外!》

園藝生活筆記 -《人生的窗景;書房外的世界!》

詩人之國筆記 -《代你保管!》

法哲學筆記 -《奴性難改》

人生故事筆記 -《詩人之國的遺民》

哲學人生筆記 -《語言、困境與人生》

哲學人生筆記 -《大家錯,就是對?》

哲學人生筆記 -《那一年冬天在馬堡,等待他點亮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