哲學人生筆記 -《「局部戒嚴」》

「戒嚴」?不是已經「解嚴」三十二年了?觀諸台灣的現實情况,俺不得不悲傷地提示,台灣社會又有「局部」的人口,替牆國在台灣「戒嚴自己」。

近年,隨著牆國自感貧乏虛無的思想能力,致國家神學陷入空洞和自欺,索性走回皇權專制的歷史黑洞,取消領導人的任期而成為「皇帝制」。對外,呈現對自卑感的逆反,就是自大狂妄,以「銳實力」一詞自況。

本質上,這種不顧文明的蠻横作為,為了增強國力,有不少科技是經由偷、佔、搶、奪、仿的壓迫手段到手的。劣行,不怕外界知道,就是要如此!十足反映傳統地痞流氓的惡劣文化。

當然,流氓也有若干剝削而來經濟實力,用於收買那些願作鷹犬勢力的幫閒買辦。正是如此,在台灣那些有圖於牆國的現實利益的人,奉牆國為「上國」,以流氓的意志為自己的意志。

觀察奴性可見,卑微低下,深恐引起流氓主子的不悦;奴才雖然坐享台灣自由民主的福祉,却日夜深自警惕有那些人“不顧北京反對”;有這些人的存在和呼應牆國的野蠻意志,實在是台灣的不幸。

這種現象就是「局部戒嚴」,奴才奉主子的意志,自個兒給自己上枷的;還矯情地以「兩岸一家親」和「你儂我儂」作賤自己。台灣社會的病態之一,就是經常可見‘’顧及北京反對‘’的奴才,每天說些奴才諂媚主子的話。

返回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園藝生活筆記 -《二月梅》

美學史話筆記 -《“等一下,先生‧‧‧!”》

哲學人生筆記 -《在鄉愁與足跡之外!》

園藝生活筆記 -《人生的窗景;書房外的世界!》

詩人之國筆記 -《代你保管!》

法哲學筆記 -《奴性難改》

人生故事筆記 -《詩人之國的遺民》

哲學人生筆記 -《語言、困境與人生》

哲學人生筆記 -《大家錯,就是對?》

哲學人生筆記 -《那一年冬天在馬堡,等待他點亮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