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四月, 2019的文章

詩人之國筆記 - 《「牽手」》

圖片
人之妻,以夫為主/ 
豈能說夫之事?/ 
夫,定於一尊,「後宫」紀律!/ 
「臣妾」知罪!下回不敢!/ 
「人妻」,外人稱「主人」之妻/

「主人」的「附屬」而已!/ 
妻以外,夫的女人,稱「妾」/ 
女人,以夫為貴,除非當「媽祖」/

還會‘’託夢‘’,否則,出借「子宫」/ 
讓主人‘’寄種孳息‘’/ 
「第一夫人」,又如何?/ 
女人,自求精神獨立!/

與所愛的男人「牽手」,平等「作夥」!/
-《「後宫」,一種男人反動的「封建意識」,加在女人精神上的枷鎖》-

詩人之國筆記 - 《「武統方案」》

圖片
中國,"一向不承諾放棄「武統」台灣!"/ 
以客為尊,"應該如此!"/ 
「尊重台灣」,「貴方」內部有「高見」提出/ 
"憑什麼北京要放棄武統呢?"/ 
應客户期待,中國就更不應該放棄「武統」/ 
而且,早已納入北京推出,修改後的「2025中國製造」/ 
符合「有中國特色的社會市場經濟」:"客製化解決方案"/ 
"為客户量身訂製:消滅「中華民國」"/ 
據悉:"客户已活得不耐煩,想替「中華民國」找「出路」!"/ 
客户的心意,"中國知道了!"/ 
正積極準備中,以不負客户期望!/ 
-《「外來黨國」自己,抓人的罪名:「為匪張目」和「共匪同路人」》-

哲學人生筆記 -《從「吃不飽」到「飽脹撑」》

圖片
那頭想參選總統的金牛,繼痛責別人回答提問時,没有正視他之後,又搶「話語權」,發文指控台灣的政治是「假民主」和「民粹政治」,又“悲天憫人”地說:‘’目前,台灣每天有一百六十萬人吃不飽‘’。

去年,南台灣的高雄市長選舉,一位自稱「秃子」的參選人,定位高雄市‘’又老又窮‘’;似乎,台灣如同法國大文豪「雨果」筆下的「悲慘世界」。

同一段期間內,台灣被定位為‘’亞洲最幸福的國家‘’。同一個台灣,客觀地認知和各自表述,竟然有地獄和天堂的對比。哲人「柏拉圖」對於世界的定義如下:“世界對於你,就是你看到的樣子;世界對於我,就是我看到的樣子”;看待台灣,不必透過別人的視角和認知,自己的遊訪交往經驗,才是可靠的。

為台灣的苦情世界嗚聲,對於想參選的人只有選票的極大化計算;但是,必須以事實數據為基礎,否則只是自曝短拙,談不上「學問」的能力。

為何參選人會為苦情世界嗚聲?法律用語上有「不適格」一詞;當一頭位居首富的金牛為饑饉者叫苦,不是慈悲,而是矯情與偽善,形同對乞丐丢銅板,施捨小惠以博取愛心的虚名而已。最後,還是圖謀選票,豪無可貴和客觀的實證精神。

同樣地,金牛的大批資產在中國,利用中國的極權專制壓抑勞工的痛苦而低成本生產昂貴的「米國手機」,只賺微薄的「毛利率」,對於中國的「人民民主專政」體制不敢置話,只有惦惦地謀利,作為中國對台灣「以商逼政」的鷢犬工具;這也正是在中國的台商讓企盼自由尊嚴與經濟正義的台灣人和中國人不能苟同,也不予同情遭遇的主要原因。

台灣的民主,與民主先進的國家相似,民主仍不是完美的制度,却仍是最可行的制度;成長於威權專制的「外來黨國」體制下,當本土的台灣人受到不義政權的「戒嚴令」壓迫,金牛為參選總統,臨時獲他的黨頒發「榮譽證書」,不正是如同「納粹黨」的「希特勒」為血腥的「黨衛軍」頭子「希姆萊」頒獎章嗎?

金牛的榮譽證不正是表彰自己作為不民主又反動,實施戒嚴迫害的政黨的‘’榮譽同路人‘’嗎?一時權變之計的「榮譽證書」,對照金牛的拙見,反而向台灣人民呈現「中國黨」的「黑色笑話」。

在痛責別人不敢正視金牛的「精神病理」,其實,是短拙於學問能力者的自卑心理:“老子有錢,老子偉大!老子說話,爾等敢不正視!”;這種浮世現象的時代精神如何解釋?就是“飽脹撑”的官能強迫症:“打嗝”,一種原始的肉體囗腔反應,没有用上大腦。

園藝生活筆記 - 《「雜花生樹」》

圖片
「雜」,一種不討喜的狀態,在崇尚秩序價值的人看來,「雜」是‘’脱序‘’,甚至是“被突襲”。 

歷史上,知名的哲學家「柏拉圖」是‘’恨雜‘’的導師;在他所建構的「理想國」,容不下「詩人」和「不懂幾何的人」;這兩款人,前者不守語言和語境的秩序;後者不知「對稱之美」,應該被驅逐出「理想國」。

「柏拉圖」,兩千多年來,被獨裁專制或威權偏好的信仰者奉為精神導師。表面上,萬物依序,長幼有序,老賊管小賊,平水不生波,多好!?
但是,從美學的視角出發去理解有序的浮世,就會發現,秩序井然是人為造作,專制壓抑異狀和雜染以成就「唯一」。

記得,俺在中學以前,總統不是草民可以取而代之的,只能姓「蔣」;學校老師改作文,就怕有胸懷大志的「白目學子」,立志要當「蔣總統」。
如今,時代不同矣!阿貓、阿狗、痞子、金牛、昏君,各路人馬追逐「秦」之「失鹿」,連「媽祖」、「關公」都被金牛拿來玩「腹語」。民主多元,多好 !豈止是能當飯吃而已!還可以實現追逐權力的意志。

俺,始終反對‘’萬山不許一溪奔‘’的壓制。看四月「穀雨」節氣將至,想到以前讀過的寫景文句:“雜花生樹,群鶯亂飛”;在「威權主義」信徒的理解,恐怕是社會淪落至“又老又窮”,人民生活很苦,以致「流鶯滿街」,是這樣嗎?
事實上,俺回到闊別多日的「雜樹林」,看到雜花生樹,百花齊放,二月底雜播的各色波斯菊、多年生的紅棗樹又花開矣!時逢暮春;美,正得其時和其所。

哲學人生筆記 - 《「年號」》

圖片
日本政府在「初春令月」的四月一日,正式宣佈下一位天皇的年號為「令和」。代表耐過寒冬,迎來溫暖和諧的歲月。

從外國看去,日本國民,不分老少,聚集各地公共場所,關心等待公佈和搶「號外傳單」,急切地想知道新天皇的年號。俺覺得科技大國的日本,國民有些「不可思議」地守護自己的傳統。

全世界,目前僅剩日本,仍保存帝制的年號,隨著天皇更迭。年號是國家和國民依戀帝制傳統的精神遺緒,懷念天皇作為精神信仰中心的安定價值。就天皇作為君父的角色而言,期待在自己所統治的時代,能有一個符咒,具有凝聚全體國民心願和國運的隱喻。

本日,德國的新聞媒體也就此現象,以遥遠的異文化觀點去理解和評論:為何日本,這個曾經在「明治維新」時代,法政思想取法歐陸,也曾經鼓吹「脱亞入歐」的國家,仍然保存讓人費解的年號,而且還有可能因為改元而引來類似「千禧年」改制的系統錯亂危機。

跨文化的理解對方是不容易的!主要,在於語境轉換的落差。德語新聞的評論,很費力地去探索「令和」的德語對照語境,德語的解釋是「幸福和諧」( Das Glück mit der Harmonie)。大致上,意境相似。

俺在聽著德語的新聞評論時,就感覺到,對日本的年號改元,自己比較容易理解那個「令」字,想到「當令水果」,就是「正逢此時」。「令」字出自「和歌」的「萬葉集」所出的「初春令月,……氣淑風和……」;也正是在「春分」的三月二十一日剛過一旬,梅花耐寒之後交給樱花「當令」作「主角」。至於「和」字,有祥和溫暖之意,也隱喻日本國民自稱「大和民族」的主體意義。

另外,也許這是同理心的投射,台灣不也是有一種「國號正名」的呼聲嗎?那也是國民願望、意志的聚集,只是不知道何時能實現?也可以說,是對「維持現狀」的排斥。

當然,也有另外的心聲,想要回到從前的「黨國時代」,年號不是「本黨」,就是「黨外」。但是,俱往矣!時代川流,天皇會换人即位,總統要定期改選。想來想去,作為聖國草民,俺期待的年號,就是「自由」吧!

「年號」的改元,為何讓人既興奮又期待,有些類似歲末迎新年的心情?年號代表「時代」(Die Epoche);德國的大鬍子哲學家「卡爾‧馬克思」的名言:“一個舊時代的結束是一個新時代的開始”,總是讓人百感交集的。

最後,俺來聽一首新天皇的「阿公」那個「時代」的名曲演歌「昭和流れうた」!有些日本老人聽到「令和」的「和」字,喜極而泣,以為他們曾經悲苦喜樂的「昭和…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