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4月19日 星期五

園藝生活筆記 - 《「雜花生樹」》

 「雜」,一種不討喜的狀態,在崇尚秩序價值的人看來,「雜」是‘’脱序‘’,甚至是“被突襲”。 

歷史上,知名的哲學家「柏拉圖」是‘’恨雜‘’的導師;在他所建構的「理想國」,容不下「詩人」和「不懂幾何的人」;這兩款人,前者不守語言和語境的秩序;後者不知「對稱之美」,應該被驅逐出「理想國」。

「柏拉圖」,兩千多年來,被獨裁專制或威權偏好的信仰者奉為精神導師。表面上,萬物依序,長幼有序,老賊管小賊,平水不生波,多好!?

但是,從美學的視角出發去理解有序的浮世,就會發現,秩序井然是人為造作,專制壓抑異狀和雜染以成就「唯一」。

記得,俺在中學以前,總統不是草民可以取而代之的,只能姓「蔣」;學校老師改作文,就怕有胸懷大志的「白目學子」,立志要當「蔣總統」。

如今,時代不同矣!阿貓、阿狗、痞子、金牛、昏君,各路人馬追逐「秦」之「失鹿」,連「媽祖」、「關公」都被金牛拿來玩「腹語」。民主多元,多好 !豈止是能當飯吃而已!還可以實現追逐權力的意志。

俺,始終反對‘’萬山不許一溪奔‘’的壓制。看四月「穀雨」節氣將至,想到以前讀過的寫景文句:“雜花生樹,群鶯亂飛”;在「威權主義」信徒的理解,恐怕是社會淪落至“又老又窮”,人民生活很苦,以致「流鶯滿街」,是這樣嗎?

事實上,俺回到闊別多日的「雜樹林」,看到雜花生樹,百花齊放,二月底雜播的各色波斯菊、多年生的紅棗樹又花開矣!時逢暮春;美,正得其時和其所。

精選文章

園藝生活筆記 -《「大佛手與小愛玉」》

暖陽初冬的好時光即將在今夜變天;遠望高聳的台北一〇一金融大樓方向,西北方淡水方位的天空已有厚重的雲系靠攏。 天邊的概念有多大?雲聚遠天,風起雲湧,真壯觀!但是,這也是東北季風的鋒面將至的天象。換言之,北方的鋒面將帶來風雨,氣溫會急降;今夜起,將有冬天已至的感受。 晴朗的天空下,...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