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5月30日 星期四

哲學人生筆記 - 《「過河棄卒」》

 一九七八年,牆國決定戰略轉向,實施經濟的「改革開放」;以「特區試點」引入「資本主義」的「外資」來投資設廠,讓一部份人先富起來。牆國,自建國以來沉溺於「馬列主義」和「計劃經濟」,包括人口政策的「計劃生育」。這套理論的實踐,必然以走入死角自證行不得。 

「蘇聯」和「東歐國家」,撑不過一九八九年,經濟崩潰,引發政治崩潰;印證「馬克思」所預示的定言:經濟作為「下層建築」,政治是「上層建築」。樓下已崩塌,樓上豈能不塌下來?典型的「自我預期」的實現。

牆國,走不出自己歷史的「宿命」;在「天朝自滿」的心態下,沉溺於「閉關自守」的國家神學。「長城」的歷史存在,正是此一民族保守心態的象徵。


歷史上的任何改革,總是難脱「祖宗家法不可改」和「中學為體,西學為用」的守舊與反動。在這般歷史背景中,牆國從來没有真正的「改革開放」的堅定意志和意義;「改革開放」的動能與時間耗盡,也必然是趨勢的反轉,回到歷史的「皇權黑洞」。

米國對牆國發動的「戰略反制」,必須從米國建國以來積極進取的國家精神去理解:信神的「資本主義」,以自由精神為基礎,捍衛「保守主義」的高貴價值;不信任代表世俗權力的政府而信仰神。
以國家之名,米國皈依於神,表現在“In God We Trust”的國家神學宣言,也以國會立法的方式實踐此一謙卑的精神,呈現在米元的貨幣上。

國家,可以因為有高貴的價值信仰而偉大;不堪的國家品位,在於既是「無神論」的「唯物主義者」,又想涉足非自身精神領域的「資本主義市場經濟」,缺乏政治的改革和精神自由,以致只能流於虛浮的聚歛財物和掠奪資源。没有自由精神的國家,必然缺乏自身獨到的創新科技,只能淪於攔刼、盗取或援用別人的創新。 

在米國和牆國的「戰略對抗」形勢發展中,牆國,最終還是在被米國與盟邦的圍堵中回到「土法煉鋼」的自以為是。浮世的規律:“客觀形勢的發展,不以主觀意志而轉移”。

牆國,正在返回「皇權黑洞」,四十年來的「改革開放」,還是回到「過河棄卒」的歷史軌道。牆國終於自證,是不可被期待的,也不能被信賴的!

______________________

相關文章:

人生故事筆記 -《「暗夜盡頭」》

2016年2月13日

世道擾嚷不安,天災頻傳,身在無常的時代,難以期待一帆風順,安然無事。寒冬春暖交替,在似乎凍僵的世界裡,又連續多日的暖陽晴空。坦然面對世道的悲歡離合,在刼波倖存之後,祈願餘生的人群,能更堅毅謙卑。

春節長假期間,少了出遊的人擠人、車塞車的困惱;傳統的拜年禮尚往來,不如靜下心多讀書,讓自己的心情沉澱,思想運動。

雖然國內如此地休長假,國外的世界依然如常轉動;歐洲的不安、世界經濟和金融市場的動盪新聞,依然不絕於耳。身處國內的年節氣息中,還是無可自絕於激動的世界。

多日螯伏於書房,順手閱讀《世界文明圖庫-西歐大觀》與《極簡歐洲史 - 為什麼歐洲對現代文明的影響這麽深》這兩本老中同學友人送我的好書。

老友在學界,在來信中說道:"中國歷史上的啟蒙運動,總是難得又短暫,不敵封建專制的傳統,改革開放曾带來近代中國歷史上第二次的千古變局契機,却流於經濟逐利的浮面,又終於淪為權力鬥爭的整粛,最後,根本的文明再進化,思想深化的探究,終究不敵黨國的禁言令"七不講",...不勝唏噓。...改革開放的列車,還是開進蒙昧的權力黑洞裡。"

旁觀者清,老中同學的感慨,讓我回憶起多年前在德國相知問學的歲月,我曾經以《玄奘西學》共勉,期許日後各自回歸故國,能不忘慨然澄清天下之志。

看來,我倆知交已分別來到自己身處場域的翻山越嶺的進程;台灣已經越過時代精神的難關,以人民的意志改朝換代,此後,時代精神所彰顯的,是哲學征服神學的蒙昧。

展讀友情的贈書,我也不免同情老中同學,在哲學道上仍須努力,掙脫《黨國神學》的壓制,即使漫漫長夜,終有迎來黎明曙光的契機。

相關文章:

人生故事筆記 -《國家的敵人!》

2019年5月27日 星期一

園藝生活筆記- 《「一生二熟」》

「生」,也可以說,‘’緣份‘’不足夠或不到位。戀愛「陌生人」的浪漫是太誇張的事;即使一見鍾情,也需要SOP的「一生二熟」;静待成熟的時間是很重要的。在以前,不知道有對方的存在;不知怎的,現在出現在眼前,左看對,右看對,前打量,後思量,有點意思;然後,有意思極了!彼此有印象了,看上矣!「緣份」到矣!這是「熟」嗎?

抱歉!浮世許多的‘’刼難‘’,來自那個「熟」,放不下牽掛而讓人坐立不安,食不下嚥。佛教有「因緣」的說法;於是,“萬般苦業俱由念生,萬千遭遇皆是因緣”。浮世諸現象,遭遇而不生念,印象就如過眼煙雲。以上,是俺對「因緣」與浮世激動的理解。 


五月也是“報税”的月份,很熟的事!割肉餵虎;大老虎吃‘’生肉‘’嗎?不!每個「好國民」在‘’大老虎‘’眼中都是好吃的“熟人”,肥肉瘦肉都被大老虎掌握著。熟不熟?在小學生時代,‘’老師說‘’:“好國民要誠實納税,請小朋友回家轉告爸媽知道!”。小學生大概不知道,阿爹阿娘割肉餵虎的痛,實在不好玩。 

俺,不得不報税,太熟的痛!感時而抒發五月的心情,就是‘’勉強‘’與‘’無奈‘’。看著報税試算的結果,只能安慰自己:“有耕耘過就好!”。人生的結果,是多樣的得與失加減乘除出來的,酸甜苦辣都嚐過,才不虛此生。 

換個地方去玩玩,無奈的‘’報税心情‘’,向花園去紓解;梅雨的五月鮮綠了花草,真的!「無花果」有漸熟的現象,「蜜雪梨」也有少數果實由青綠轉金黄、「青梅」也轉淡黃。月初時還生硬的果子;竟然可以‘’報税‘’矣!成熟,也是耕耘的結果;摘果也算是果樹的報税;人若不摘果,誘人的果子也會向鳥客報税。

2019年5月17日 星期五

園藝生活筆記 - 《「不知足的結果」》

追求「最佳」是可以期待的,却可能有‘’悔不當初‘’的風險。生活經驗中,不乏有‘’非「最佳」不可‘’的強求;然而,可能‘’錯失機會‘’。說來殘酷,有錢也難買‘’早知道”。 

‘’錯失機會‘’而扼腕和懊惱,俺的前科累累!投資或投機’,却常事與願違。最後,只能自我安慰:“人生不如意者,十常八九”。

這個星期,本來有一粒飽滿豐潤的「波姬紅」無花果,事後想來,應該在三天前就可以採收,却因為自己的‘’不知足‘’,想要再長大一些;終於,在本日上午回去檢視果實現況時,扼腕不已:“完矣!去了!看得到吃不到‘’! 

也許,在昨日,果子的發育已達到最大收益的「臨界點」,終於撑不住自身的重量而落果在地上,果實破碎一地,蜜汁溢出;看似氣溫走高而過熟,俺已失去口腹之慾”矣。

花朵怕凋謝,最美在初綻放時,果實怕過熟,最誘人在八分熟。由花果看人生的選擇,追求「次佳」,可能才是「最佳」的解決方案,而且是“事後”才知道。

‘’不知足‘’是人性的弱點,隨著年紀增長,人生能知足是幸福的!重要的意義,在於耕耘的過程;能得到‘’不知足‘’的教訓,其實也是財富。 

看著果子落地而破損,俺只能如此自我安慰了:“下次,要見好就收”!

2019年5月15日 星期三

法哲學筆記 - 《「流亡的總統」》

「人治」心態的政治文化,在不知不覺中,將總統的「微服出巡」在外鬼混,引以為傳奇和親民。其實,「個人」不重要,「法治」和「制度」能被依循而有序,才是國家和社會穩定發展的基礎。

現代的「法治國家」,以建制的「法人」來超越「自然人」的弱點,和實踐「自然人」所缺乏的「永續」與「恆定」。

「總統」不是「個人」,所以不能淪為「遊民」。「總統」是憲法上所定的「憲政機關」;就是有「法人」性格和「機關」屬性,也是國家和「政權」的代表,更與「治權」的政府結為「國家法權」的一致性。

「總統」是唯一的,不能與政府切割。否則,在「委内瑞拉」所發生的「雙胞總統」的鬧劇,已讓政府的運作失能,國家分裂而陷於動亂。

如此,正說明,在「法治」基礎上實踐「民主制度」,以超越個人造神愚民的不義,是可欲的和值得捍衛的選項。

「個人」,選擇成為「遊民」,是自由的;但是,若視「總統」為「個人」,為所欲為,則「總統」是獨裁的無賴。

2019年5月14日 星期二

詩人之國筆記 - 《「總統官邸,打狗」》

即將崛起,南國新城/ 

終於,脱老去窮/ 

據傳,「總統」將來此“辦公”!/ 

「首都」,新貌,「月亮」出來也!/ 

流浪狗,日夜出没!/ 

南京、北,重慶、台北,「廢都」矣!/ 

「總統」,不在「舊都」/ 

不在「酒店」,就是‘’流亡‘’去矣!/ 

有‘’鳥事‘’,去「打狗」/ 

- 《「流亡政權首都」》-

2019年5月13日 星期一

園藝生活筆記 - 《「浮世繪,無花和有花」》

 愛人傳情,心心相印,你不說的,俺想也知道;俺不說的,你是懂的!「襌宗」有‘’拈花微笑‘’,以心傳法的「公案」。於是,俺想到,花與果在不同的宗教,各有隱喻和啟示,就看各自的理解。 

那麼,「植物界」中,有花的植物佔有優勢,各有姿色花香,招蜂引蝶,繁衍後代。「無花果樹」,豈不是自甘寂寥;然而,生殖繁衍不也是代代相傳? 

其實,「無花果樹」,學名(Ficus carica),不是無花,而是花發育於果內;雄花長在洞口,雌花長在頂部。俺的理解,「無花果樹」只能說,是不夠風趣也不懂情調的植物。 

人家,那些媚姿倩影的開花植物,每到花時,好不熱鬧!人類還自作多情,代辦「花季」。花謝矣!太匆匆,還附贈「花祭」,明年望君再來,謝謝收看! 

「無花果樹」,以「進化論」的理解,會有「現狀」的‘’果‘’,必有「進化」的‘’因‘’。俺的浮世人生,與「果樹植物學」有“情絆”,熱愛花果樹木而親炙植物的生命過程,實踐眾生有情的意義,也就是‘’一花一世界‘’。 

但是,俺也要替「無花果樹」抱不平:“不是無花,只是惦惦而不「招摇」;畢竟,浮世多以貌取人!何況,有花植物,花招盡出,還噴香氣,誰能不多看幾眼,欲一親芳澤?”。 

罷矣!「無花果樹」自甘寂寥,却重實用,多產又豐果,成熟前,外表和色澤生硬,人看了都知道,還不能吃,何況鳥客,豈會自殘覓食工具的鳥喙? 

有花稙物,其實也未必都吸引人,也有嚇人的花和果。俺,本日為「無花果」解套袋透氣,順便檢視和記錄果實發育的進度。忽然,自己嚇自己,好長的‘’毛毛蟲‘’,比手指細長! 

再看仔細,原來是旁植的鄰樹「殼斗科」(Fagales)的「栗樹」(Castanea),開花矣!只是開花來嚇人的!? 

幸好,俺愛蝴蝶,早已視「毛毛蟲」為眾生之一,無「差別心」看待,就看自己的命運造化,能否躲過鳥客?羽化成蝶。 

本日檢視的「無花果」,還要經歷「梅雨期」的後續考驗,如果,…風調雨順?!?「端午節」過後,再來驗收。目前,就先欣賞「波斯菊」的風姿倩影來養眼。

2019年5月11日 星期六

哲學人生筆記 -《「破功」》

俺,曾經學過「少林武術」;當年,曾有同學問:“是否有學「點穴功」?“;這... 「武俠小說」,看多矣!君子坦蕩蕩,知道人體的經脈穴位和血氣循環的原理,用於健身自衛而不宜暗施手腳害人,這是習武的基本自律。

近年,米國與牆國有戰略衝突,在經濟、軍事,...各領域互施手腳;基本上,這是文明價值信仰的衝突,在國家的層次,為意志強弱和利益大小的計較。

牆國天皇,在上位之初,曾經宣示:“打鐵還得自身底子硬!“,以及:“敢於亮劍!“,這般強硬的話語和爭強的語境,鼓動蒙昧的民族主義冒進。牆國天皇,被喻為「小熊維尼」,卻不能見容於專制的語境管控。

歷史如鏡,「法西斯」政權的前輩,義大利的「墨索里尼」外強中乾的功夫已悄然複製到牆國天皇的身體和意志。敢於向米國亮劍的結果,是被米國皇帝以「關稅戰」點穴而破功。

「墨索里尼」的下場很慘!已被載於歷史。牆國天皇,最好不知道!

相關文章:

哲學人生筆記 -《「泡沫戰」與「點穴戰」》

2017年1月18日

中國欲侵略台灣,是野心、意志和能力的「三合一」問題。先前,中國有「末將」之流,對外誇口,可在一百小時內收拾台灣;台灣也有失意新政權官場的「末流」退官,向中國的「末流」官方媒體"打折優惠時效",促銷「點穴戰」侵略台灣;只要不到七十二小時,即可收拾台灣。

這些「話語」和「語境」,經過台灣內部的「末路」中國媒體的宣染報導,中國的圖像出來了:"原來,中國一定強!不是夢;已經是事實!中國正進入盛世,可享三百年榮景;八方夷人臣服或望塵莫及"。

當代,中國的領土,受自「清帝國」盛世時代的征伐、侵略、佔領的版圖遺留;「清帝國」的國祚,也不過二百六十八年而崩潰,傳給「中華民國」,也只有三十八年而短命亡國。

回想二十世紀的元年,「清帝國」走到「末代」;「義和團」舞大刀的莽眾群氓,也是自己壯膽:"俺大刀既出,叫洋鬼子抱頭回家哭叫爹娘"。歷史的記載:「八國聯軍」既出,迅速地攻陷「清帝國」的「京城」;「太后」、「皇帝」和「奴才」,狼狽不堪地向內陸倉皇出逃。

中國,很早就有歷史,也是有古老文明的國家;但是,中國的歷史,一直缺少「歷史學」和「科學化」的歷史;是後代修前代的歷史,「成王敗寇」的史觀,多屬「神學造論」和「神鬼交雜」,反動與蒙昧兼俱。

膨脹自己,假話、大話、空話、虛話和廢話,成為「龍族神話」的語境;以血統互相安慰;無賴、文痞、大官的「語態」,在歷經百年屈辱而再起後,自卑變自大,幾近狂妄,竟然是相似的;已經很難再見到古文明的文學語境中所呈現的古樸淳厚和謙恭有禮。

語言的語境,是文化的空氣;當前,中國呈現對外的語境,就像冬天籠罩在中國自稱的「神洲大地」上空,歷久不散的污濁霧霾。太可惜了!被污染的文化語境;太可悲了!蒙塵的綠野大地和蔚藍天空。

正在此時,中國的國家主席「習近平」,帶著夫人,光鮮亮麗,風光地出席在瑞士「達沃詩」(Davos)舉行的「世界經濟論壇年會」(WEFAM - World Economic Forum Annual Meeting) ;演講中,大言不慚卻心虛地,暗示反對即將就任美國總統的「川普」,在貿易上可能實施的「保護主義」。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的演講,事實上,所反對的,應該是中國自己建國以來,所實施的「保護主義」:「黨國」,迄今在政治上的「一黨專制」、「改革開放」後,在經濟上對外貿易商品的「國家補貼」、在網路上的「封鎖多元」、在言論上的「媒體姓黨」、在空氣上的「污染輸出」,在人權上「鎮壓異議」,在生態上「製造污染」,…;都是保護「黨國專政」利益的「掠奪主義」。

中國是「經濟全球化」的最大受益國,卻以違反市場經濟和法治的「不公平競爭」,以政治手段干預經濟和外國企業的經營;操控貨幣的匯率趨貶,打擊貿易商品的競爭對手。

語言是反射文化厚薄的鏡子;當中國的「啦啦隊」幻想盛世在前,興奮過度而且期待愈高,神學的造勢極端,就背離生活的常識和經驗,離科學理性愈遠。對盛世的預言,以市場經濟的現象來描述,就是泡沫趨向自我破滅;在一百小時內或七十二小時內發生,都是有可能的。

2019年5月10日 星期五

園藝生活筆記 -《「衣裳的哲學」》


「節氣」,在五月六日已經過了「立夏」;本日上午,梅雨稍歇,看到無花果樹上已有幾顆果子的發育較突出;擇優處理,為果䆬套袋,以保存局部戰果。套袋,俺想到 “衣裳“;經驗上,未過「端午」不收冬衣。 

然而,身體,也有需要順應天時;究竟,要"穿得少"?還是,要"脫得多"?這是一個哲學問題;夏天,也是許多人的煩惱和幸福的季節。為無花果套袋,俺想到,形同對來訪的鳥客“藏私“,似乎有「差別心」,以未套袋的果子招待鳥客,實在有些... “那個“,不夠意思?!

隨後,俺又回想起,以前在德國求學時期所發生的一則「衣裳故事」,那時候,...:

在德國,女生的「年紀」,已滿十八歲;也是法律上的「成年人」;在德語的稱呼用語,不再是「中性名詞」的「少女」(Das Mädchen) ,而是「陰性名詞」的「女人」(Die Frau) 。

「脫少女化」(Die Entmädchenierung)的「女人」(Die Frau) ,明顯的外在改變,除非「懷孕」,否則,在於「衣裳」和「妝容」;那是女人個人的「美學啟蒙」。

來自義大利南部的「港都」,「那不勒斯」(Napoli)的Rosa小姐,在多年的追隨業師,同窗求學的歲月裡,也曾經是俺的「紅粉知己」;曾提供,她的"自覺":",有一種「女人的自己」在內心呼喚;於是,穿著衣裳和打扮自己,就以「女人的自己」表現出來"。

Rosa小姐,當時問俺:"男人,有感覺到作為女人的她,情境正在變化嗎?"。那時候,俺所認知歐洲的「女性自覺」,對於Rosa小姐,同樣以「哲學家」自許,她以「女人的自己」對俺的提問,一項相對於東方文化的「男女有別」的保守語境中,是可貴的、開放的分享,也是哲學的議題。 

六月的有一天,大約是「夏至」前後;Rosa小姐和俺,參加一位神學教授的「研討課」:題目很有趣:《穿衣的人,脫衣的神》。主題的背景說明是:

「宗教故事」的傳說,「夏娃」和「亞當」,本來是裸體的;「上帝」創造的「人」,是以「素人」出現,既未化妝,也未配上衣裳;就是「裸體入世」。歐洲的時尚設計,尤其法國和義大利的時尚設計的美學家,為女人開展的「美學」,是建立在一項假設上:"上帝創造女人;女人想要創造另一個自己"。

Rosa小姐,邀請俺去參加「研討課」,理解她的祖國,義大利的美學和時代精神與藝術的流變。對於"女仕的邀請,男仕不應拒絕!";這是歐洲自「中世紀」以來,傳統上可貴的「騎士精神」的表現。俺,也就義不容辭!

當時,離上課時間還很早,教授和我們,都很早就進入教室,其他的「與會者」尚未到達。望著落地窗外,綠草如茵的草地,「北半球」的溫帶地區,上午的陽光普照,不太熱而且很舒適。戶外,許多學生,男的、女的,大方地卸下衣褲,「裸體」趴在陽光綠草地的墊子上,讓身體的一面享受陽光的照射。 


Rosa小姐和俺,就坐在窗邊,隔著明亮的玻璃,看著戶外的「天體浴」;穿著整齊端莊的「神學士」套裝的神學教授,走過來打招呼後,也坐到我們的旁座,加入各有所思的行列,望著窗外「人與自然的風景,喃喃自語。似乎,想像著戶外的學生,也許認為:"天氣太好,學生本來就不應該坐在教室裡上課"。

教授,突然問我們,"為何來上課?為何沒去戶外加入,..." 言下之意,是去參加「日光浴」... ?!

怪矣!...?您,..「老人家」自己開的「討論課」!何出此「鳥問題」?

Rosa小姐,反問教授:"夏娃和亞當的「第一件衣裳」,是什麼材料做的?是什麼造型的?"。教授,答不出來;反而問我們:"夏娃和亞當,為什麼想穿衣裳?否則,戶外的學生,褪盡衣褲「日光浴」,不是很「瘋狂」嗎?"。

教授,後來言歸正題:"第一件「衣裳」,如何做出來的?請您們的那一位來解題"?

Rosa小姐,笑著看向俺,好像俺沒穿「衣裳」。當時,俺的回答,比較有「果樹植物學」的合理根據:"「伊甸園」裡的果樹,已知的有「無花果樹」、「石榴樹」、「蘋果樹」,「葡萄樹」、「橄欖樹」,... ;似乎,只有「無花果樹」的葉子較大,適合「遮體」而被用於「藏私」。"

回答以上的「問題」後,他們都點頭同意;輪到俺提問:"請誰來解題:"「天體浴」的那些學生,為什麼是趴著?從經驗所知,「煎魚」或「烤肉」,必須翻面輪流,才能熟!";問題一出;教授和Rosa小姐笑開懷。什麼... ?又什麼... 的「鳥問題」? 

教授說:"問得好;戶外的學生,才開始「煎魚」和「烤肉」,應該不會想進來上課了!我們就繼續「對話」(Gespräch)吧..."!後來,還是有「幾條魚」,笑容滿面,紅彤彤地游進教室裡。先來的人都"手指反扣"敲桌,表示歡迎。「研討課」,終於,可以準時地開課。

課後,走在「大學城」的古道林蔭下,俺告訴Rosa小姐:"在對話中,俺感覺到,那位神學教授有「裸奔」的「潛意識」和「焦慮」,源自身體已非己有,還給上帝了!不再自由了"。Rosa小姐,笑著說:"你看出來了!我也有同感!讓我們珍惜自由」。

我倆修這門「研討課」的心得:「衣裳」是「身外之物」;「穿上」或「脫下」,都會掙扎的。

2019年5月7日 星期二

園藝生活筆記 - 《吃「無花果」有感》

友人分享俺一包自土耳其進口的無花果乾,初嚐的口感很順,就接二連三;然後,適可而止。次日,摘下自家植栽上的一粒無花果,伴著其他水果一起作早餐對自己好。 

好吃又順口的農產品,尤其有營養特色的果物,在農業競争力的表現上,已經成為國家的名產特色。紐西蘭的奇異果,日本的「青森蘋果」,都帶有國家的農業意象。

土耳其,在地緣位置上的特點,與俄羅斯相同,都是横跨歐亞兩大洲的國家;土耳其掌控「黑海」出入「地中海」的「土耳其海峽」,讓「俄羅斯」向亞洲西南方的海權擴張企圖受阻於「黑海」。不過,土耳其給俺的深刻印象,是美食和乾果、香料很豐富,而且有民族特色。


吃到順口的「無花果乾」,俺想到自家栽植的「無花果」,正遭逢「立夏有雨」的滋補,梅雨中的花果如含淚的美人;俺在心理上有些患得患失。成長於春天,採收於六、七月的「夏果型」的無花果,總是會受到「時雨」多水的影響而讓生果的甜度降低。

吃著無花果乾,遥想「原產國」的風土條件:「無花果樹」的「原生地」之一,被考證是位在土耳其亞州部份領土的「安納托利亞高原」,也就是「小亞細亞」(Asia Minor)的西南方,濱臨「愛琴海」(Aegean Sea)的「卡里亞」(Caria)。 


這個地區的地形和地緣,高原又濱海,是半乾旱的風土條件,日照充足,植物的「光合作用」條件充分;有利於無花果樹的成長和果實的品質。 

雖然漢語的成語故事中有「橘越淮而枳」的典故;但是,俺有趣於「果樹植物學」和「家庭果樹」,對於台灣能成就「水果王國」,認為自有道裡。

台灣被稱為「寶島」,雖然位在地質上的造山地帶,多地震,也多颳風;但是比較地球上「北廻歸線」經過的地區;台灣的地理風土條件極佳,溫帶、熱帶地區的果樹被引進來台灣後,加上卓越的農技改良,都能適應良好而自有獨特的風味口感。 

因求學和商旅,俺有機會去遊歷過世界上許多個國家的山川、風土人情,也品嚐過許多不同的美食和地產,總是懷念台灣的水果風味特別多。正因此,有志竞成,自勉要在家庭果樹栽植中找到自己的心得。

2019年5月5日 星期日

園藝生活筆記 - 《「無花果隱喻」》

 近年,受到「全球化貿易」所賜,原產於「西亞」和「喜馬拉雅山」地區的「無花果」被引進台灣市場。「無花果」的各種健康營養的價值被介紹給消費市場。 

除了食用之外,種植「無花果」也蔚成人氣,普遍受到喜愛,尤其,「無花果樹」也是家庭住宅綠化的「人氣果樹」,易於種植和接近,如同另一項人氣果樹「藍莓」,種植栽培的技術也普遍受到詢問。

在德國求學多年,俺喜愛遊訪歐洲各國的小城、大學城和巷道,除了探索古文明遺跡和文化積沉的古典遺緒外,也留意歐洲人的家庭園藝造景的風格。


尤其,「阿爾卑斯山脈」以北的「德語區」和以南的「拉丁語區」,向臨「地中海」濱開展而去的地區,其民居造景風格有何特色?

從「果樹植物學」的地緣分佈狀况,也可以追索到宗教對選擇果樹植栽的影響;當然,地理上的氣候和風土條件的差異,也是重要的影響因素。

在「德語區」常見的家庭果樹的人氣植栽是「蘋果樹」,這需要足夠的「低溫量」;在「拉丁語區」,則是「無花果樹」,較不耐低温,愛少風日照的種植環境。 


在希臘和「羅馬帝國」,文明開化進程較早,野生果樹被馴化和分佈也較早。西亞地區的「無花果樹」被傳入「地中海」地區也就容易理解矣!

「地中海」地區的氣候,多陽光,也較溫暖,正好迎合「無花果樹」的生長偏好;在意大利,甚至有一年三次的收成。

「無花果樹」在「舊約聖經」中,和石榴、橄欖、蘋果、棗子被列為上帝的欽定水果;「猶太民族」奉為‘’天選‘’的水果,特色在於,這些果樹的結果繁衍茂盛,多子多孫,也是生機旺盛的象徵。

德國的「怪老子」哲學家「叔本華」揭示:‘’生命的本質在於生殖,完成生殖任務後,生物即可往生矣‘’!見諸「鮭魚」的返鄉生殖後死亡,「老先生」所指陳者,確實是高見!

在「古埃及」的歷史上,「無花果樹」也是權力象徵,歷史上的王權遇到叛亂事件,在出兵平亂後,必定要鏟除叛亂地區的「無花果樹」,使該地區不見「無花果樹」,以絕「後患」再起。這般現象,如同在「皇權中國」,「皇權」平亂後,必然對叛亂者大肆報復,包括鏟除先人的風水龍脈。 


「無花果」,是好吃又營養的‘’人氣水果‘’,會被隱喻至對「王權」的潛在威脅,實在不可思議。不過,「人氣」者,‘’粉絲‘’也;在現代,讓人又愛又怕,已有實例可證,以「文言文」來表述:“水能載舟,亦能覆舟”,或者,“防民如防川”。

俺種植「無花果樹」已多年矣,就怕鳥來也!一粒不留。不過,想通矣!俺築林引鳥,營造友善生態,樹上結了果子,應該人鳥有福共享,生態得以永續。

2019年5月3日 星期五

園藝生活筆記 - 《「李建國」》

暮春將去,五月六日,週一,即是「立夏」。清晨再巡「雜樹林」,看到被遺忘多時的「李樹」,想到這兩年的花期寂寥,結了幾粒幼果,又被風雨摧落,真是錯過「桃花紅、李花白」的春天;好像錯失戰場的將軍,只能位居“末將在!”。

為何「李樹」寡歡,不共襄盛舉?嚴冬末期,梅花也歡喜盛開;初春,桃花也派出代表迎春;李樹,究竟那裡不對勁?俺待其不薄,實在有負「桃李滿天下」的盛名。這個問題,俺記下矣!待得空,研究!研究!

出門後,在車上收到一位「老中友人」傳來一則「第六次中國人口普查統計」的訊息;向俺「統戰」來著?「兩岸一家親」的意思,人口總數已包括「台灣同胞」在內?真是玩不出鳥趣的「公公」!

待俺看來:“喔!糟矣!牆國人口不增反減矣!趨勢若不止跌,「龍族」恐怕會變成「恐龍族」矣”。目前,「牆國」有十三億七千多萬人,這對於「牆國」的「國民經濟」發展是警訊,包括人口結構老化和人口出生率降下降;恐步上「早衰開發中國家」的趨勢。

「國民經濟」發展的「高速列車」就怕上車的旅客開始減少,會影響整個經濟發展的動能和產業部門的結構均衡。日本在「泡沫經濟」破滅後,失落二十多年,欲振乏力,就是如此來的!台灣也有相似的發展困境。

讀過「牆國」的人口統計訊息;俺有看到「李」姓的人口數位居第一,有九千五百三十萬人,佔漢族人口的7.94%。若「李氏」獨立建國,在世界列國的人口排名中,居第十六名,在越南的九千七百二十多萬之後。

俺想到中學時代,有一位地理老師姓「孫」,師母的娘家姓「李」;夫妻每次爭吵;妻子就叫孫老師:“名落孫山”;老師就反擊:“俺家有孫中山!”。妻子不甘示弱,又說:“孫中山?由我來管!女人擅長管財”。

男人吵不過女人,氣到不行,只能說:“你……你……你,本家祖先有人投靠「匈奴」!”。

哇!夫妻吵架竟駡到祖上的祖上去矣!孫老師說:“各位同學,這是錯誤示範,不要駡人「三字經」!這也是因才施教,攻錯以求正;師母的祖上投敵者乃「李陵」也,也害到幫其緩「漢武帝」震怒的「太史公司馬遷」被下獄宫刑,損失慘重,寶貝蛋從此沒了!”。

那時候,孫老師又說:“天下「李姓」八成出自甘肅天水;「秦國」時,那兒是「隴西郡」;人口出自「西戎」,與「胡人」相關;後來的「詩仙李白」,乃來自「西域」的「胡人」”。

當然,時間有限,老師還是盡快替「李氏」平反;「李陵」乃「飛將軍李廣」之後人;「李陵」降敵乃形勢所迫,不得已也!「李氏」乃「將門傳後」,投敵乃誤國害族也。

那時候,俺是中學生,對於漢民族的「國族神學」已有不可思議之惑。現在,漢語語境中的動輒駡人「數典忘祖」,其來有自。說真個兒的,最具駡人資格者是「東非洲」的保育動物「高地黑猩猩」。

「李」的子孫繁衍眾多,人多勢眾,若獨立建國就國號「李國」,以「李花」為「國花」。俺姓「張」,會搶先支持「李建國」。

____________ 


相關文章:


園藝生活筆記 -《「桃李滿天下」》

2016年4月25日

「李」,學名是”Prunus salicina” ,一種「薔薇科」(Rosaceae),與桃、杏、梅「同科」的果樹植物,可以互相嫁接或授粉成為一家親。

在教學的領域中,「桃李滿天下」,用以形容師承的開花結果和散佈;所指涉的果樹,「桃」與「李」二果,在「果樹地理學」上,也確實是分佈很廣的水果。以「果樹植物學」的地理分佈區分,主要有「東亞李」、「歐洲李」和「美洲李」;在果樹栽培的記錄,市面上的統計至少有三十餘種各式各樣的「李」。

「桃」與「李」二果,究竟是「很會生」?還是有「實用價值」而被果農栽植來「一直生」?這應該是「雞」和「蛋」的何者為先的問題。不過,「薔薇科」(Rosaceae) 的果樹,桃、杏、梅,或蘋果,都是知名的「名果」,各有隱喻。

「桃」與「李」是可以互惠交換的等值水果;成語「投桃報李」正是「桃李結盟」的實證。然而,結盟是「肝膽相照」,就等有朝一日關係生變而「肝膽俱裂」。世道有結盟,卻不耐誰先出頭的主從關係!久了,就沒有共識。

據說,有「神仙」愛「月下偷桃」來吃,而讓「桃」被「神仙」加持,而有「仙桃」一詞流通。「桃」,背叛「桃李同盟」而出了名;更過分的,「仙桃」還被用來形容美女的豐乳;以致市面上有「仙桃牌通乳丸」在販售;有美女,意在出眾,也故意「走光」若隱若現的「仙桃」給各路的「鏡頭」;這更是氣壞「李」的惦惦地「靠邊站」。

從此,「李」對「桃」結下心結;「桃」的花運太旺時;「李」就唱衰給世道知:"小心爛桃花!";這卻壞了「桃」的好事。終於,忍不住了;「桃」斥責:"李惦惦啦!"。平地一聲雷,「桃」與「李」下不了台;鄰居吵架:驚動「桃子」和「李子」,奪門而出,擺出「靠勢」。哇!好多,…!真是「桃李滿天下」。

2019年5月2日 星期四

園藝生活筆記 - 《「梅雨苦情花」》

二月底,俺在「雜樹林」中,見有空閒地,就雜播多款「波斯菊」的種籽。當時的考慮,預期四月底起,可以有“雜花生樹”的繽紛花景。 

確實,四月初的「清明」草長,「波斯菊」陸續長大開花,「黃波斯」、「紅波斯」、「粉紅波斯」、「白波斯」的花朵豐富了「雜樹林」的景色,滿足了俺預設想定的「雜花生樹」風景。

以「家庭園藝」的哲學理解,「雜樹林」與「雜花生樹」帶有「英國式花園」的風格。雖然,俺在德國求學生活漫長多年,對於「德國式花園」那種類城堡的風格有些抗拒,總認為太有秩序感,如同德國的國土空間和交通規劃,總是有系統化的「入口」和「出口」,不致於迷路。有些無趣!


換言之,也如德國哲人「尼采」的「名言」:“人性的!太人性!”,以人為主,意在支配客觀世界,以實踐主觀意志。

俺,比較能接受英國「自由放任」的古典自由哲學,那是經驗的自然生成和沉積;歐陸和英國的觀念差異,正如表現在法學的理念,德國、法國為主的「歐陸法學」以「成文法典」明定,英國、米國的法學以「不成文法」,表現在歷史經驗積沉的「普通法」和「判例」。

不過,俺多年在德國專攻「法哲學」和「公法學」,也能讓自己有理性思想能力的涵養,包容異見,實驗創新,找到生命幸福的意義和觀察浮世表象,直探本質。生命,就是意志的自我實踐完成。 

「波斯菊」是俺最愛的花草,柔弱而多彩,在「梅雨季」中,一切的彩妝全走樣矣!可惜!如風雨中的苦情美人。雨中看去,東倒西歪,雜上加雜,真是情何以堪?!唉!俺的最愛……,總是多情被雨折…。

哲學人生筆記 -《「日常任務」》

五年矣!浮世面貌依然相似雷同,“No Bird to be used!“-“沒鳥用!“ ;眾生,自求多福!即是福!

世界,對於俺,就是俺所看到的鳥樣子!「忘世」或「妄世」 ,有不同的意境;前者,人生如「渡鳥」,後者,人生如「虛擬」。

當前,「人工智能」(AI)是「顯學」,甚至被自認很科技的「總統競逐者」列為未來的發展政策,很“神學“的鳥樣子!反正,生茫然,不知所云,隨便說說,即使想要認真去想像,也不知如何想像,這不免有「混世」以「欺世」的鳥樣子。

還是俺的「哲學檢定法則」管用:「不懂的人騙無知的人」,眾生目瞪口呆,於是“神來矣!“。

「造神」與「洗腦」,前者是目的,後者是工具;二者合成浮世的「表象」,眾生混在其中,念念相生,不忘而妄,這就是「妄世」。

「洞悉表象,直探本質」,是哲學家的日常任務;說起來,對抗「妄世」的任務,很忙的!俺不得閒!
______________

相關文章:

哲學人生筆記 -《茉莉花》

2014年5月2日

每年五月初,「夏至」之前,茉莉花綻開了,點滴似的小白花朵散佈在雨中的綠葉叢裡,有些感傷的時空氣氛。

「甲午年」,逢世局緊張,人心浮動;歐洲的形勢,因為大國「俄羅斯」干涉弱國「烏克蘭」的困境;讓歐洲的其他諸中、小國家的人民,憂心「冷戰」再起後的外部安全,大國也有自身的內部整合困難。似乎,只能無奈地等待變局。

若以氣候來比喻,大地區氣候有風暴來襲前的低壓沈悶,小地區的氣候有風有雨。人心憂慮而浮動;似乎,世界客觀形勢的發展,已經來到群龍無首,自求多福的局面了。

以歷史和世局旁觀者的視角看去,這是一個已經缺少「領導力」的時代了;在紛擾的世界,動的時代;「大國」爭勝,「小國」忡忡;「聯合國」失能,「地區安全機制」失效。出生於「冷戰」時期,成長於「後冷戰」的世代,懦弱、虛浮或貪婪皆有,普遍無能以化解世代傳承下來的「文明衝突」;「經濟全球化」之後的「分配不均」、「階級剝削」、「能源安全」的各項地區和全球問題。

泡沫式的富裕繁榮之後,如何能收拾破滅空虛,安撫茫然的人心,指出再前進的方向?紛擾的現實呈現,世界的戲台上,政治、經濟和社會諸領域,未見得以服眾的九鼎「領導人」脫顈而出;多見舉棋不定的「管理者」。這如同戲台上没有「主角」,而由不同「配角」各自搶戲,以致上演的是「悲劇」結局之前的「鬧劇」。

戲台上的許多配角,又好像「小狗」演「老狗」;「大狗」擋「小狗」;却又變不出新把戲;以致觀眾都"Give them Birds!" ;也就是,「嘘聲」和「喝倒彩」不斷,他們却又戀在台上不下來,只能表演「茫茫然」的表情,說些「前言不對後語」的台詞。台下的觀眾,不知其所云,「倒冑口」極了,而心情浮動,只好吵著要退場和退票了。

茉莉花開時,又近學校的畢業季節了;新人登台在即,却只見當前台上台下吵成一片,打成一堆。人生至此,才剛開始,就好像到「牛肉場」和「泥沼摔角場」登台「初體驗」,只能期望「英雄不怕出身低」,在混戰中出線而不出局;有朝一日能成為台上的「大卡」。

期盼以後,能脫穎而出成為帶領迷失的羊群走出困境的「領頭羊」;像帶領「以色列人」「出埃及」的「摩西」。再不濟時,也別當摇尾乞憐裝可愛的「小狗」,更不要被滑頭的「老狗」帶壞了。

"好一朵美麗的茉莉花,芬芳美麗滿枝椏,又香又白人人誇,...。"。唉!真希望能耐得住深夜來雨!祝福可愛的「茉莉花」。

2019年5月1日 星期三

詩人之國筆記 - 《「失敗者聯盟」》

 快來矣!再相忍一下!一下就好!/ 

“吃相”,稍注意一下!/

不可當面“互譙”;也不宜“背後開槍”!/

總之,爽啊!正好「夏天」矣!/

「勝利」,就等一下!/

想到就爽!「後宫」,也正在料理中/

忍不住矣,想到‘’祖上‘’,曾經一路敗逃,過「黑水溝」/

白逃矣!原來,‘’有事‘’可探討!/

可以‘’不打自己人‘’!/

誤會矣!都怪「本土人」好客!/

何必?何必?赢不過「宿敵」,就回去加入!/

不過就是「認同」,换一下,而已!/

以前,不是曾拿「綠卡」、「置產」在番邦?/

「同志」,大家“團結”一下!/

‘’一下‘’,就好!/

「勝利」,就稍等一下!/

一切,只為“回降”開路架橋/

安心矣!“中國人不打中國人”!/

爺爺、奶奶,白逃矣!/

「不肖子孫」,正準備打包,回「老鄉」‘’祭祖‘’/

- 《「歷史残渣啟示錄」》-


――――――
相關文章

世界小事筆記 -《出逃記》
2015年12月17日

那一年,1949,大勢已去,港口碼頭、機場地上,東一落,西一落歐洲的名牌皮箱堆放著;藍色黨國的權貴,鳥獸四散找出口,小脚包頭的元配,風騷媚艷的姨太,大包小箱伴著,重要的家當都在箱內,不知能否平安出逃?

沉悶、焦慮、緊張的氣氛中,《藍老爺》煙頭丢到地上,厲聲斥駡一旁嘀嘀咕咕的元配。姨太,冷著媚色臉,看好戲似地,興災樂禍。

看樣子,大勢已去,大家心情都不好,脾氣也很大;出逃匆忙,"都沒人給我報告";説走又不像走,簡直是出逃!有差別嗎?沒有,反正,就是玩完了。

出逃,能帶的黄金、珠寶,大衣,都要帶著,到一個陌生的地方,一輩子在官海撈寶,那個鳥地方,會不會是窮山惡水?管他的!先逃再說。

另一個場景,火車站擠滿了人潮,運兵專用的月台,地上坐滿了撤退轉進的敗軍。這還是幸福的場面,深秋的江淮蘇北荒野大地上,坐著、倒著或趴著殘兵敗軍。一切都去了;黨國大失民心,全盤潰敗,能逃快逃。

更多的,逃不走的,留下來的,廣大的人民等著變局底定。反正江山已去,《藍老爺》又破口開駡了:"都沒人給我報告:江山已去!"。

以上場景,是我在德國大學的圖書舘,意外看到歐洲新聞攝影師留下的1949年中國內戰埸景的記實圖片集。

2015年末,《藍老爺》的兒孫,又重演先人的出逃劇本,再逃一次。還好,早有人提醒:"美國綠卡準備好了;家人早就留在國外了!"。不意外,有家人在國外;資產早就藏在國外了。 


___________
相關文章 

哲學人生筆記 -《回降記》
2016年11月19日

外來黨國的「敗軍末將」以具體行動,向七十年前出逃中國的父祖輩證明:

"頭殼壞去,白逃了!自己嚇自己!台灣窮山惡水出刁民,不是中國遺民的主場;能撈能掏的,都到手了;回降中國,只是效法末代總統「李宗仁」而已;聽到「義勇兵進行曲」,當然起立致敬;這是除垢洗塵的宗教獻祭,交待過去父祖輩出逃的不識大體。"。

「成王敗寇」的中國歷史就是:"主場何在?誰的";成王毛澤東,不是早在詞句中提示:"江山誰主沉浮?"。不同於中國,台灣的主場是根生於土地的偉大人民和對自由民主價值的信仰。

從我的以上對"出逃到回降"歷史的啟示和詮釋:馬前總統受辱於中國的惡意打壓於出訪馬來西亞後,仍百般維護中國中央的不知情;"惡意打壓"僅出自中國駐馬來西亞的大使館。此言無知,受辱實在是咎由自取。

「敗軍末將」,已經在中國的主場立正致敬「義勇兵進行曲」了;馬前總統,只是中國的敗寇而已;依中國的「反分裂國家法」,只差還沒有向國際發佈"Wanted"而已。

敗寇,就是敗寇;強調"前總統"三字的身分地位,對中國有差別嗎?

馬前總統的「一中各表」,乃至蔡總統的「維持現狀」的「中國政策」,都是自欺誤國,貽人口實,自陷於中國主場的陷井邊緣。

「敗軍末將」已自投陷井了;馬前總統和蔡總統自甘受辱,莫非是想當作「臥薪嚐膽」,冬至進補。唉!

回憶我在金門服「預官役」的艱苦歲月,我和「老芋士官」和「蕃薯弟兄」所受到的壓迫,就是那一掛高唱「忠黨愛國」勢力,要求聽到「蔣總統」三字,心須立正挺胸有力;也不可台語交談。

如今,「忠黨愛國」勢力回降中國了;換此輩「敗軍末將」聽到「義勇兵進行曲」,挾著尾椎,自動自發起立致敬。

草民的歷史意識就是簡單二字:"報應"。
___________
相關文章:

精選文章

法哲學筆記 - 《「黑熊 vs. 白旗」》

浮世多啓示,中國政府執行的「清零防控」突然封區或封城,人民苦矣!俄國政府的「捉兵出戰」使俄國男人四方出逃。稍前時候,台灣有「黑熊民兵」和「拒絕白旗」的保國抗敵宣導。這個世界,來自地緣政治緊張和意識型態的對立,似乎和平已離去矣! 俺認為,和平是偽題,抗戰是必要的意志和理念。旁觀浮世...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