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5月1日 星期三

詩人之國筆記 - 《「失敗者聯盟」》

 快來矣!再相忍一下!一下就好!/ 

“吃相”,稍注意一下!/

不可當面“互譙”;也不宜“背後開槍”!/

總之,爽啊!正好「夏天」矣!/

「勝利」,就等一下!/

想到就爽!「後宫」,也正在料理中/

忍不住矣,想到‘’祖上‘’,曾經一路敗逃,過「黑水溝」/

白逃矣!原來,‘’有事‘’可探討!/

可以‘’不打自己人‘’!/

誤會矣!都怪「本土人」好客!/

何必?何必?赢不過「宿敵」,就回去加入!/

不過就是「認同」,换一下,而已!/

以前,不是曾拿「綠卡」、「置產」在番邦?/

「同志」,大家“團結”一下!/

‘’一下‘’,就好!/

「勝利」,就稍等一下!/

一切,只為“回降”開路架橋/

安心矣!“中國人不打中國人”!/

爺爺、奶奶,白逃矣!/

「不肖子孫」,正準備打包,回「老鄉」‘’祭祖‘’/

- 《「歷史残渣啟示錄」》-


――――――
相關文章

世界小事筆記 -《出逃記》
2015年12月17日

那一年,1949,大勢已去,港口碼頭、機場地上,東一落,西一落歐洲的名牌皮箱堆放著;藍色黨國的權貴,鳥獸四散找出口,小脚包頭的元配,風騷媚艷的姨太,大包小箱伴著,重要的家當都在箱內,不知能否平安出逃?

沉悶、焦慮、緊張的氣氛中,《藍老爺》煙頭丢到地上,厲聲斥駡一旁嘀嘀咕咕的元配。姨太,冷著媚色臉,看好戲似地,興災樂禍。

看樣子,大勢已去,大家心情都不好,脾氣也很大;出逃匆忙,"都沒人給我報告";説走又不像走,簡直是出逃!有差別嗎?沒有,反正,就是玩完了。

出逃,能帶的黄金、珠寶,大衣,都要帶著,到一個陌生的地方,一輩子在官海撈寶,那個鳥地方,會不會是窮山惡水?管他的!先逃再說。

另一個場景,火車站擠滿了人潮,運兵專用的月台,地上坐滿了撤退轉進的敗軍。這還是幸福的場面,深秋的江淮蘇北荒野大地上,坐著、倒著或趴著殘兵敗軍。一切都去了;黨國大失民心,全盤潰敗,能逃快逃。

更多的,逃不走的,留下來的,廣大的人民等著變局底定。反正江山已去,《藍老爺》又破口開駡了:"都沒人給我報告:江山已去!"。

以上場景,是我在德國大學的圖書舘,意外看到歐洲新聞攝影師留下的1949年中國內戰埸景的記實圖片集。

2015年末,《藍老爺》的兒孫,又重演先人的出逃劇本,再逃一次。還好,早有人提醒:"美國綠卡準備好了;家人早就留在國外了!"。不意外,有家人在國外;資產早就藏在國外了。 


___________
相關文章 

哲學人生筆記 -《回降記》
2016年11月19日

外來黨國的「敗軍末將」以具體行動,向七十年前出逃中國的父祖輩證明:

"頭殼壞去,白逃了!自己嚇自己!台灣窮山惡水出刁民,不是中國遺民的主場;能撈能掏的,都到手了;回降中國,只是效法末代總統「李宗仁」而已;聽到「義勇兵進行曲」,當然起立致敬;這是除垢洗塵的宗教獻祭,交待過去父祖輩出逃的不識大體。"。

「成王敗寇」的中國歷史就是:"主場何在?誰的";成王毛澤東,不是早在詞句中提示:"江山誰主沉浮?"。不同於中國,台灣的主場是根生於土地的偉大人民和對自由民主價值的信仰。

從我的以上對"出逃到回降"歷史的啟示和詮釋:馬前總統受辱於中國的惡意打壓於出訪馬來西亞後,仍百般維護中國中央的不知情;"惡意打壓"僅出自中國駐馬來西亞的大使館。此言無知,受辱實在是咎由自取。

「敗軍末將」,已經在中國的主場立正致敬「義勇兵進行曲」了;馬前總統,只是中國的敗寇而已;依中國的「反分裂國家法」,只差還沒有向國際發佈"Wanted"而已。

敗寇,就是敗寇;強調"前總統"三字的身分地位,對中國有差別嗎?

馬前總統的「一中各表」,乃至蔡總統的「維持現狀」的「中國政策」,都是自欺誤國,貽人口實,自陷於中國主場的陷井邊緣。

「敗軍末將」已自投陷井了;馬前總統和蔡總統自甘受辱,莫非是想當作「臥薪嚐膽」,冬至進補。唉!

回憶我在金門服「預官役」的艱苦歲月,我和「老芋士官」和「蕃薯弟兄」所受到的壓迫,就是那一掛高唱「忠黨愛國」勢力,要求聽到「蔣總統」三字,心須立正挺胸有力;也不可台語交談。

如今,「忠黨愛國」勢力回降中國了;換此輩「敗軍末將」聽到「義勇兵進行曲」,挾著尾椎,自動自發起立致敬。

草民的歷史意識就是簡單二字:"報應"。
___________
相關文章:

精選文章

園藝生活筆記 -《「大佛手與小愛玉」》

暖陽初冬的好時光即將在今夜變天;遠望高聳的台北一〇一金融大樓方向,西北方淡水方位的天空已有厚重的雲系靠攏。 天邊的概念有多大?雲聚遠天,風起雲湧,真壯觀!但是,這也是東北季風的鋒面將至的天象。換言之,北方的鋒面將帶來風雨,氣溫會急降;今夜起,將有冬天已至的感受。 晴朗的天空下,...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