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文章

哲學人生筆記 - 《「相信」的反作用力》

圖片
取信於人,不容易!尤其,對於那些有過惡劣紀錄的背信者而言;基本上,自己「無信不立」,就沒有資格再向社會開立「信用支票」。 話術是信用的天敵,也是最廉價的欺騙工具。位高權重的人、有社會經濟地位的人、從事科學研究的人、教誨學生的老師,和學術研究工作者,法官等人必須自律,自肅而謹言慎行。 當一個人經常濫言:"一定要相信我,•••!";或者,"要相信習近平!",此類「祈使句」宣之於口,代表對自己的所言已經沒有自信,又如何能取信於人?簡言之,有詐欺和背信紀錄者又出來以話術自欺欺人了。 還是那句經典:「無信不立」!中國皇帝習近平已進入「成、住、壞、空」的「壞」期;衰象、敗象相繼浮現;偏偏新年開始,流年不利,竟然跑出一個崇拜者,台灣的馬英九,代為宣傳,要台灣人"相信習近平",真是被天上掉下「黑天鵝」砸到頭。 馬英九,在台灣最有名的背信紀錄,就是曾要支持者相信他的政治承諾:"「總統任內,平均每年經濟成長率6%、失業率降至3%以下、2016年平均國民所得達3萬美元」。當然,言而無信矣! 背信者,竟敢空口話術去為習近平的信用背書;難道,馬英九也相信中國權力黑洞文化下的「君無戲言」?習近平,正在由「壞期」轉「空期」,已有一症候群浮現,就是「精神危疑」,嚴重地不相信自己所提用的人,包括故舊或官場上的恩人;目前正在大整肅那些他認為「忠誠不絕對,絕對不忠誠」的近臣奴才。 輕言則無信:"要相信習近平!";台灣人何其不幸,有為敵人作信用背書者;應該可適用撥打「165反詐騙專線」!

園藝生活筆記 -《「衣裳的哲學」》


「節氣」,在五月六日已經過了「立夏」;本日上午,梅雨稍歇,看到無花果樹上已有幾顆果子的發育較突出;擇優處理,為果䆬套袋,以保存局部戰果。套袋,俺想到 “衣裳“;經驗上,未過「端午」不收冬衣。 

然而,身體,也有需要順應天時;究竟,要"穿得少"?還是,要"脫得多"?這是一個哲學問題;夏天,也是許多人的煩惱和幸福的季節。為無花果套袋,俺想到,形同對來訪的鳥客“藏私“,似乎有「差別心」,以未套袋的果子招待鳥客,實在有些... “那個“,不夠意思?!

隨後,俺又回想起,以前在德國求學時期所發生的一則「衣裳故事」,那時候,...:

在德國,女生的「年紀」,已滿十八歲;也是法律上的「成年人」;在德語的稱呼用語,不再是「中性名詞」的「少女」(Das Mädchen) ,而是「陰性名詞」的「女人」(Die Frau) 。

「脫少女化」(Die Entmädchenierung)的「女人」(Die Frau) ,明顯的外在改變,除非「懷孕」,否則,在於「衣裳」和「妝容」;那是女人個人的「美學啟蒙」。

來自義大利南部的「港都」,「那不勒斯」(Napoli)的Rosa小姐,在多年的追隨業師,同窗求學的歲月裡,也曾經是俺的「紅粉知己」;曾提供,她的"自覺":",有一種「女人的自己」在內心呼喚;於是,穿著衣裳和打扮自己,就以「女人的自己」表現出來"。

Rosa小姐,當時問俺:"男人,有感覺到作為女人的她,情境正在變化嗎?"。那時候,俺所認知歐洲的「女性自覺」,對於Rosa小姐,同樣以「哲學家」自許,她以「女人的自己」對俺的提問,一項相對於東方文化的「男女有別」的保守語境中,是可貴的、開放的分享,也是哲學的議題。 

六月的有一天,大約是「夏至」前後;Rosa小姐和俺,參加一位神學教授的「研討課」:題目很有趣:《穿衣的人,脫衣的神》。主題的背景說明是:

「宗教故事」的傳說,「夏娃」和「亞當」,本來是裸體的;「上帝」創造的「人」,是以「素人」出現,既未化妝,也未配上衣裳;就是「裸體入世」。歐洲的時尚設計,尤其法國和義大利的時尚設計的美學家,為女人開展的「美學」,是建立在一項假設上:"上帝創造女人;女人想要創造另一個自己"。

Rosa小姐,邀請俺去參加「研討課」,理解她的祖國,義大利的美學和時代精神與藝術的流變。對於"女仕的邀請,男仕不應拒絕!";這是歐洲自「中世紀」以來,傳統上可貴的「騎士精神」的表現。俺,也就義不容辭!

當時,離上課時間還很早,教授和我們,都很早就進入教室,其他的「與會者」尚未到達。望著落地窗外,綠草如茵的草地,「北半球」的溫帶地區,上午的陽光普照,不太熱而且很舒適。戶外,許多學生,男的、女的,大方地卸下衣褲,「裸體」趴在陽光綠草地的墊子上,讓身體的一面享受陽光的照射。 


Rosa小姐和俺,就坐在窗邊,隔著明亮的玻璃,看著戶外的「天體浴」;穿著整齊端莊的「神學士」套裝的神學教授,走過來打招呼後,也坐到我們的旁座,加入各有所思的行列,望著窗外「人與自然的風景,喃喃自語。似乎,想像著戶外的學生,也許認為:"天氣太好,學生本來就不應該坐在教室裡上課"。

教授,突然問我們,"為何來上課?為何沒去戶外加入,..." 言下之意,是去參加「日光浴」... ?!

怪矣!...?您,..「老人家」自己開的「討論課」!何出此「鳥問題」?

Rosa小姐,反問教授:"夏娃和亞當的「第一件衣裳」,是什麼材料做的?是什麼造型的?"。教授,答不出來;反而問我們:"夏娃和亞當,為什麼想穿衣裳?否則,戶外的學生,褪盡衣褲「日光浴」,不是很「瘋狂」嗎?"。

教授,後來言歸正題:"第一件「衣裳」,如何做出來的?請您們的那一位來解題"?

Rosa小姐,笑著看向俺,好像俺沒穿「衣裳」。當時,俺的回答,比較有「果樹植物學」的合理根據:"「伊甸園」裡的果樹,已知的有「無花果樹」、「石榴樹」、「蘋果樹」,「葡萄樹」、「橄欖樹」,... ;似乎,只有「無花果樹」的葉子較大,適合「遮體」而被用於「藏私」。"

回答以上的「問題」後,他們都點頭同意;輪到俺提問:"請誰來解題:"「天體浴」的那些學生,為什麼是趴著?從經驗所知,「煎魚」或「烤肉」,必須翻面輪流,才能熟!";問題一出;教授和Rosa小姐笑開懷。什麼... ?又什麼... 的「鳥問題」? 

教授說:"問得好;戶外的學生,才開始「煎魚」和「烤肉」,應該不會想進來上課了!我們就繼續「對話」(Gespräch)吧..."!後來,還是有「幾條魚」,笑容滿面,紅彤彤地游進教室裡。先來的人都"手指反扣"敲桌,表示歡迎。「研討課」,終於,可以準時地開課。

課後,走在「大學城」的古道林蔭下,俺告訴Rosa小姐:"在對話中,俺感覺到,那位神學教授有「裸奔」的「潛意識」和「焦慮」,源自身體已非己有,還給上帝了!不再自由了"。Rosa小姐,笑著說:"你看出來了!我也有同感!讓我們珍惜自由」。

我倆修這門「研討課」的心得:「衣裳」是「身外之物」;「穿上」或「脫下」,都會掙扎的。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法哲學筆記 -《"於法尚無不合"》

世界小事筆記 - 《「折磨學」》

園藝生活筆記 -《祝願飛向我家的白頭翁!》

園藝生活筆記 - 《「神豬虎頭柑」》

園藝生活筆記 - 《「伊朗來的無花果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