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6月13日 星期四

哲學人生筆記 - 《「會敗事的墨索里尼」》

曾經在英國治理下享有法治保障的香港,在「主權移交」牆國後,被承諾和保障的「一國兩制」下的「自治權」正逐一地流失;或者說,被牆國逐一地收繳。

牆國的‘’言而無信‘’,不可期望,已經是罄竹難書;漢語語境中有「君子重然諾」的強調,隱喻「漢語人」中多言而無信的「小人」;以話術和語障先欺騙過手再揚長而去。

德國友人到牆國行商訂約,俺的送行祝福語必然有“漢語人多欺,自欺也欺人”;那是「漢民族」的民族精神病態,不欺無以過活;擅於說大話、謊話、虛話、廢話,假話以志得意滿,對方才轉身,被背後開槍捅刀是家常便飯。俺的「祝語」變「警語」,老德友人事後相逢,頗有同感,已是不堪回首。

目前的香港,正受「一國兩制」破滅之苦;台灣人貪財、怕死又好名,偏又「鸚鵡學舌」,學說捲舌音的漢語,被自欺欺人也是必然的。「南國打狗城」和「北國天龍城」的「特首」,正打算一事無成就“落跑”,是城民「現世報」的「自欺欺人」最佳話術案例。

俺,在年初接待來訪的牆國友人,杯酒交談牆國鳥事,「老中友人」對俺暢言不止,看得出來,悶壞矣!在牆國「七不講」又被監控,言論不自由,見到俺如見「自由女神」;友人笑說牆國出不了「希特勒」,却出了「墨索里尼」。俺聽完鳥話,理解矣!

「墨索里尼」是「法西斯義大利」的元首,想獨裁集權,也想學「納粹德國」的元首「希特勒」的擴張野心,却成事不足,敗事有餘而被拘失勢;還有勞「希特勒」派出特種部隊營救出來。同樣是獨裁暴君却敗事,「希特勒」在言談中流露出不屑與鄙視。

「牆國天皇」想超越「牆國太祖」集大權於一身,意圖爭強於域外,對囊中物香港的「一國兩制」更是視為獨裁路上的障礙而逐步侵蝕收權。同時,對內的整黨、肅軍以清敵更是必然,以求皇權永固。

歷史昭彰,能力不足的庸人,遇強則弱,在對米國的貿易談判中屢戰屢敗,終至大勢已去,俺與「老中友人」都不意外。

__________

相關文章:

人生故事筆記 -《香江紅火》

2014年9月30日

香港人民,在主權回歸中國後,流失權利的危機感日益嚴重;有中國學者友人表示困惑:"香港人,所享有的自治權利和自由,已好過中國內地各省和自治區的人民了,直選「特首」,頂多也只能有一人當選,又不是每個香港人都成為「特首」 ;「中央」讓權給香港是輸血吶!"。

另一位香港女性友人,在同一個商務場合,用「港音」感謝我的關懷和鼓勵:"真想不懂,北京讓香港人真正地直選「特首」,有這麼嚴重嗎?"。口氣,很像台灣的「阿扁總統」。

她,一個有英國律師資格的中年專業女性;為弟弟在「佔中」行動中,被「阿Sir.」的「辣椒水」傷了雙眼而憂心不已。她,手機不離手,關心情勢的變化和弟弟的傷情。

香港,在「英治」的一百五十餘年期間,是「日不落國」的治理典範,也發展成為英國在世界上的重要貿易和金融中心,被譽為「東方明珠」。

「主權回復」,是中國的歷史機遇,可以補充實踐英國治理時期的不足,讓香港更進步繁榮,以向世界證明中國的包容與支持。

可惜啊!香港的現實發展,事與願違,竟然在 「主權回復」 十七年,就發生了‘’關門打孩子‘’的「家暴」事件。希望情勢不要惡化成類似六十八年前在台灣曾發生的「二二八悲劇」。

對於身為台灣人的我,究竟能對朋友的「中國結」和「香港結」的糾葛,有何解决方案?

也許,現實的困境,在於不同文明價值的衝突所致。雙方的文明認知,有磨合的困難;正如中國的漫長歷史中,佛教傳至東土,唯有博大包容的文化才足以融合來自古老印度文化的偉大宗教。乃至後來,蔚然有中土偉大的「漢傳佛教」。

中國過於強調「大一統」的中央集權「正統論」,抱持‘’夷狄入中國,則中國之‘’的「同化觀」意志。殊不知,「多元並存」是偉大文化的特色。

最後,我以詩人「白居易》」的「憶江南」的部份詩句,與中國和香港友人共勉:‘’日出江花紅勝火,春來江水綠如藍‘’。

漫長的歷史長河中,能存在的精神價值,只有偉大的文化。至於任何個人的權力和歷史地位,是無意義的。相互包容的文明精神,才能成為生命共同體。

精選文章

世界小事筆記 - 《「白紙啟蒙」》

世紀大疫災將近三年;世界衛生組織的秘書長已表示,疫災已接近結束! 中國以外的世界,人們陸續恢復正常的生活。災源地的中國,却反而疫災的確診人數增加。曾經自誇對抗疫災是「親自部署,親自指揮」的中國當權者,「清零宗皇帝」習近平,仍堅持「千古一招」的「清零政策」不改;以疫災惡化的客觀事實...

返回